三七中文 > 一切从退婚开始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今非昔比!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今非昔比!

    一直等到上午九点。

    顾辰买了一些补品,还有一些药材跟着白如月开车回白家去。

    老爷子都是一把年纪了,送其他东西其实他也用不了,用烟反倒是伤人家身体,干脆就买了一箱燕窝,然后去药房拿了一些稀有药材出来。

    并且还是顾辰以老板的名义,去金陵城分店儿取的稀有药材,比如火灵芝,千叶草!

    这些药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拿出来卖的,主要是准备给豪门,世家急用的时候用。

    “你先下车吧,我去将车给停一下!”

    白如月望着他轻声说道,顾辰开门就是朝着白家公馆那边走了进去,推开大铁门,那两个家丁看了一下他,也是没敢拦。

    估计也是知道,前天顾辰带着十个手下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来干仗的呢。

    后面发现老爷子还是亲自送他出来的,这一下就知道是白家的客人了。

    尤其是今天跟着白如月进来的,再不明事理,估计第二天就可以从白家离职了。

    可顾辰刚走进去,一个黑色的大藏獒突然朝着顾辰就是冲了过来。

    “汪汪汪——!”

    那藏獒足足有一米二高,躺下起码都有一米五,而且毛发特别蓬松,这突然一下窜出来看着特别大一只。

    顾辰拎着东西双手往上一提,身手敏捷的一下闪开,这狗随后就是刹不住车般的朝着大铁门撞了上去。

    发出了砰的一声,那大藏獒竟然将那大铁门都撞的颤抖了起来。

    可见这冲过来的力度有多大,这不由让顾辰感觉,这狗是不是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谁让你打我狗的?

    !”

    这时,一个青年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怒吼道。

    这让顾辰很是无语,望着他轻笑道:“狗是你的吧?

    !差点儿咬到人知道吗?

    !”

    “我现在是在问你,为什么打我的狗!这狗我养了五年了,我一直当做是我的亲人对待,你凭什么打他?

    !”

    那青年冲着顾辰怒吼道。

    旁边站着的门卫这时小声说道:“少爷,是雪瑞差点儿咬到这位先生……”

    啪——!

    “要你多嘴了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心里没有数吗?

    !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马上自己去收拾东西滚蛋!吃里扒外的东西,绑着外人说话了?

    !”

    这青年冲着那家丁没好气的说道。

    就这样一下,顾辰对这青年好感全无,一件小事儿而已,说开了就是了,而且人家说的只是一句实话,这年头说实话都得挨打了?

    !

    “这是你姐夫,谁是外人了?

    !”

    这时,白如月从门外走了进来沉声说道:“还有!!谁给你的权利随便开除人的?

    !”

    “我是白家少爷,开除个下人的权利都没有了?

    !”

    这青年冲着白如月吼道。

    她也是不甘示弱回怼了回去:“对!你没资格开除任何人!人家靠本事赚钱吃饭,而你只会花家里的钱,你连人家都不如,还好意思开除别人?

    !靠着白家你是少爷,没有白家,你狗屁不是!把你这狗拴好,否则我给你炖了!”

    “你……!白如月,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吗?

    !你信不信我去告诉我妈去?

    !”

    这青年也是没想到白如月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估计也是被家里人宠坏了,现在竟然敢直呼其名。

    别说他是做弟弟的,就是放在外面任何一个人,那见到白如月也得尊称一声白小姐。

    以前是懒得跟自己那些亲戚计较,忍让是不想让亲戚之间矛盾越来越大,不是让他们变本加厉的找事儿!

    院子里面又是跑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这人就是白如月的大娘!

    光是面相来看,那就是个尖酸刻薄的人,见到自己儿子被骂,那是连忙跑过来护犊子:“你们什么意思?

    !联合起来欺负我儿子是吧?

    !你这才找个男人几天啊?

    !亲戚都不要了?

    !”

    “亲戚?

    !”

    白如月冷冷的笑道:“我高兴了,就叫你一声大娘,不高兴你又是谁?

    !”

    “你怎么说话的?

    !没大没小的!”

    这中年女人怒斥道。

    “从现在开始,摆清楚你们各自的位置!没有我白如月,能有你们的今天吗?

    !”

    白如月也是冷哼了一声说道:“让你儿子给章叔道歉,否则我马上停了他出过进修的资金!让你们家自己出!”

    “…………”

    这一刻,这中年女人瞬间感觉眼前的白如月远比之前来比更有气势,更有力量了一些。

    别说是其他人感觉到了,就是白如月自己也是有深刻的感受,真的是改变了。

    她以前也是不想将脸皮撕破很多时候选择的是忍让,可这一次,她不退了!

    也许正是因为身后有顾辰给自己顶着,让她有了靠山,所以说话做事儿才是有着这么足的底气。

    那中年妇女低着头也是盘算了一下,反手给了自己儿子头顶一巴掌:“道歉!牵个死狗都牵不住,你还有个什么用!”

    别看那青年刚刚叫嚣的那么狂妄,其实就这样被怼两句,那眼眶里面就是泪花闪烁了起来。

    这让顾辰都是有点儿无语了。

    就这样两句就哭了?

    !

    他希望现在的年轻人是那种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铁骨铮铮的汉子,而不是那种吃个桃子,好凉凉的人!

    越是豪门,越是家世显赫,男人就越是阴柔,越是挑不起重担,当然了这是大部分,但还是有那么一部分比较优秀,比较杰出。

    往往是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家族,对后人的溺爱程度远超真正的豪门,世家!

    白家算是后来居上的豪门,以前都不能算,顶多算是个小家族,近几年才是晋级为上豪门,所以底蕴真的还是差了一点儿,突然一下就有钱的人,可一直几代人都有钱的人,那生活的方式,说话的方式真的有很大的不一样!

    “对不起……”这青年冲着那门卫低着头小声说道。

    那中年妇女又是给了自己儿子头一巴掌没好气的说道:“哭哭哭,还不是你没什么用,要不然也不至于什么好处都被你这姐姐给拿走了,真是没用的东西!”

    “大娘,你大可不比含沙射影的说我!你们家要真有本事,直接分家出去,我绝不干涉,甚至还可以给予帮助,免得你在这儿说我占据了家族的资源!”

    白如月冷声说道。

    “难道不是吗?

    !你这大权独揽,可不就是占用资源吗?

    !有本事了也不知道提拔提拔自己弟弟妹妹,有你这么做的吗?

    !”

    “大权给你,你拿得住吗?

    !”

    “…………”

    让这女人瞬间语塞了,平时嘴上叫嚣的厉害,真正管事儿起来那怕是一塌糊涂。

    、

    之前白如月也是去了鸡鸣寺待了一个月,除了南方商会还在她手里以外,其他权利家族内部的人瓜分了干净,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也是查了一下,就给白家赔了九百多万!

    要知道很多都是赚钱的产业,哪怕你不管理每个月都会盈利赚钱,让他们插手进来反倒是越管越赔钱。

    顾辰看了一下旁边坐着的这大藏獒,这狗还在不断的跟顾辰龇牙咧嘴,可他是丝毫不惧,直接上前将这狗头给抬了起来看了一下品相:“ 不错嘛!正宗的,蒙古大藏獒,只可惜啊!跟错了主人!”

    将手放在了这藏獒嘴边儿,盯着它的眼睛,这狗硬是没敢咬下去,甚至还讨好似的舔了舔顾辰的手。

    说完,他便是带着白如月大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本来想给个下马威,没想到被白如月给教训了一顿,也许这也不能算是下马威,这就是她们家的一种日常!

    只是白如月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