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青葫剑仙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六指遗骨
    开口说话之人,正是一路尾随至此的莲心大士。

    他此刻目光微微闪动,脸上神色复杂至极,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那人。

    胡同深处,一个曼妙背影俏立于月光之下,淡黄色的碧霞罗配上一条雪白拖地长裙,虽然只是个背影,却依旧给人一种清新典雅之感。

    莲心大士喊出了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此女的任何回应,甚至连面都没有转过来。

    两人沉默无言,在空荡荡的胡同中静静而立。

    许久许久之后,方才听莲心大士轻轻一叹,又接着开口道:

    “我去过几次玉竹山,想看看你,但是你都不在.........”

    “哦。”

    前面那个女子终于有所回应,但也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莲心大士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激动之色,一向口齿伶俐的他,说话居然有些磕巴起来。

    “你.........这些........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女子的声音平淡如水,根本听不出一丝感情波动。

    得到她冷冰冰的回答,莲心大士眼中的激动之色也逐渐消退,此时轻叹了一声,又开口问道:“你怎么不待在玉竹山修炼?”

    “乐天翔!”

    黄衣女子的肩头轻轻颤动,情绪忽然有些激动,片刻之后,就见她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满含怒意的俏脸。

    “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我待不待在玉竹山又关你什么事?今日若不是在春江阁被你撞上,我一辈子也不想看见你!”

    “乐天翔”乃是莲心大士出家前的本名,他自成名以来,一直用的“莲心”这个师门所赐的法号,极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

    然而眼前这个女子却是一语道破,而且丝毫不给他半点面子。

    莲心大士听得眉头微皱,眼中隐有一丝薄怒,但更多的还是悔恨与愧疚。

    “飞扬,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躲着我..........难道你就不能叫我一声............”

    “住口!”

    黄衣女子面若寒霜,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冷冰冰地喝道:“当年之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除非江河倒流,死人复生,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认你。”

    莲心大士听得面色微变,稍稍沉默了一会,又苦笑道:“飞扬,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

    “好了!你现在做什么,将来做什么,通通都不用告诉我,我只关心结果!”

    黄衣女子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此时淡淡说道:“我要走了,你别跟着我!”

    话音刚落,她便一个纵身,跳上了胡同的围墙。莲心大士见状,刚要追上去,就听黄衣女子的声音冷冷传来:

    “你若再敢追过来一步,我便和你玉石俱焚。”

    这个声音几乎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就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莲心大士听后,却是从头冷到脚,几乎是瞬间就停下了脚步。

    那黄衣女子见他不再追来,便头也不回,一个翻身跳下了围墙,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微不可闻...........

    莲心大士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神色变幻不定,半晌之后,忽然抬起一手,盯着手里面的东西摇了摇头,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乐飞扬啊乐飞扬,你的戒心还是不够...........”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此,就能看到,他手中拽着的乃是一根丝带,看上去像是刚才那黄衣女子身上的流苏,只是不知何时居然到了他的手中!

    .............

    当天夜里,莲心大士在天河城中随便找了个洞府,支付了相应的灵石之后,便在里面盘膝打坐,一整夜都没有挪动一下。

    他身前放着一个小型的罗盘,看上去和计来曾经用过的十分相似,罗盘上面还漂浮着一条长长的黄色丝带,看上去像是女子身上的服饰。

    到了第二天正午的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的罗盘,忽然飞速转动了起来,片刻之后,指针骤然停下,却是指向了北面的位置。

    正在闭目打坐的莲心大士,猛然睁开了双眼,目光在罗盘上轻轻一扫,下一刻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抬手一招,就将罗盘收入了手中,紧接着人影一闪,下一刻便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莲心大士出来以后,一边压低自身气息,一边按照罗盘的指引向前赶去。

    天河城环境独特,城中既有坊市街道,又有水上仙山,大小岛屿,不少修士都在这些仙山和岛屿上租住了洞府。

    但天河城实在太大,也有一些偏僻的小岛,因为灵气不算特别浓郁,故而一直少有人问津。

    莲心大士按照罗盘的指引追出一段之后,就发现自己离开了修士汇聚的大型岛屿,来到了河流中的一座孤僻小岛。

    这一座小岛,据说曾经是某位通玄真君炼制法宝的地方,因为炼制过程中不小心出了岔子,将整座小岛的灵脉炸毁,从那以后便极少有人踏足。

    莲心大士登上小岛之后,心中也是暗暗有些纳闷。

    他之所以跟踪黄衣女子,便是因为沈三痴告诉他,想要找到“六指神算”冯玉兰的指骨,线索就在此女身上。

    莲心大士昨日与黄衣女子叙旧,对方丝毫情面不给,他虽然表现得十分愧疚,但也没有真的就愣在原地,而是偷偷取了对方身上的一根流苏。

    凭借着这根流苏,再加上沈三痴所赠送的法宝罗盘,莲心大士轻易就追踪到了这里。

    可是对方上岸以后,就立刻隐藏了气息,一直躲在小岛中的某个位置,显然也不想让人发现。

    “奇怪了!”

    莲心大士暗暗忖道:“这孤岛上面一个人都没有,小丫头藏起来干什么?”

    他心中捉摸不定,此时也不想暴露自己,于是学着黄衣女子的样子,也在小岛的另外一端藏了起来。

    整座岛屿方圆不过数十里,上面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山丘以及一些残垣断壁,显然当年这里也曾有过宫殿洞府,只是灵脉炸毁之后,就变得彻底荒芜起来。

    小岛之上,两人相安无事,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样的安静没有持续太久,大概一个时辰过后,就看到河岸边上有几道遁光划破长空,朝着这边急速冲来。

    这些遁光分作前后两拨,前面那拨只有一人,看上去正被追赶,而后面那拨却有三人,此时各自散开,隐隐有将前面那人包围在中间的趋势。

    被追赶之人似乎受了伤,速度越来越慢,眼看大势已去,索性落在了孤岛之上。

    他身后的三人见状,也同时按落了遁光,彼此之间十分默契,各自站定了一个方位,将那人围在了中间。

    莲心大士藏身在暗处,此时抬眼看去,只见追捕一方的队伍中,有两人都是金丹巅峰的境界,而为首之人则有通玄境初期的修为。

    此人身材极为修长,明明是个女子,却身穿一件蓝色祥云劲装,头发向后高高扎起,做男子打扮。

    而她手下的两人,其中一人个子高瘦,头戴斗笠,身穿一套青色长袍,背后背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竹篓,腰间还挎着三柄细长的入鞘直刀。

    另一人则是个身穿紫色长袍的高大汉子,生得浓眉大眼、气宇轩昂,看上去十分豪爽。

    至于被追捕的那人,修为同样是金丹境巅峰,穿着一套黑色短衫,个子极为矮小,生得也是獐头鼠目。

    他的右肩此时鲜血横流,左手却死死拽着一张符箓,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叛徒,到了这个时候,还妄图负隅顽抗吗?若不是你手里那张‘浑天符’帮你蒙混过关,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被我们捉住了!”

    身穿紫袍的高大汉子厉声喝道,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哼!方立人,你小子不要狐假虎威,这次若非姓宋的出手,凭你和不闻居士两人,未必就能留得住我!”矮个男子一脸不屑地说道。

    “呵,你这叛徒还有脸在此大放厥词,速速将六指前辈的遗骨交出,随我等回无双城领罪!”方立人厉喝道。

    “回去?回去我还有命吗?”

    矮个男子疯狂大笑了起来,眼中尽是不甘的神色。

    “傻子才和你们回去!哈哈,哈哈哈!”

    便在他的疯狂笑声之中,身穿蓝色劲装的女子忽然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纪帆,你出身凡人世家,十岁那年被陈道友抱入无双城,修炼至今也有快八百年了。你且抿心自问一下,师门待你如何?无双城待你如何?”

    矮个男子听后,眼中的疯狂之色渐渐消失,笑声也逐渐停下,沉默了半晌之后,忽然开口笑道:“师尊对我自然是好的没话说,这些年来不仅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还将自己保命的‘浑天符’赐给我..........”

    “既然如此!”蓝衣女子眼神蓦的一狠,厉声喝道:“你为什么还要做下这欺师灭祖的事情来?!”

    “欺师灭祖?”纪帆哈哈笑道:“纪某也想尊师重道,但首先也得活下去再说啊!”

    “我现在已有八百多岁了,还困在金丹后期,如果按照师门功法修炼,根本看不到突破的希望!再过几年,我纪某恐怕也就化作黄土一抔,世上还有谁会记得我?”

    “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却有人告诉我,只需将师祖的一根指骨盗出,便可助我打破那层瓶颈!姓宋的,如果换做是你,会不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蓝衣女子听后,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摇头答道:

    “不可能!修炼瓶颈乃是天道法则之一,岂是那么容易被外力打破的?你身为六指一脉的传人,本身的师门功法就足以修炼到化劫境,是你自己天赋不够,又不思进取,如何怨得了别人。如今你异想天开,居然妄图借助外力打破瓶颈,为此不惜盗出师祖遗骨,当真是愚蠢至极!”

    “哈哈哈!”

    纪帆的笑声重又变得疯狂起来,此时大笑道:“你们不知道给我做出承诺的人是谁!说我愚蠢也好,疯狂也罢,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我将此物交给他们,就能换来上百年的寿元以及突破瓶颈的契机!”

    “他们?”蓝衣女子眉头微皱,忽的冷冷笑道:“你口中所谓的‘他们’,恐怕就是天河城的人吧?你这叛徒,倒是做了一个好狗腿!跑到这里来,怎么不见天河城的人来接应?”

    纪帆的眼珠转了两转,嘿嘿笑道:“姓宋的,你很快就知道了,这里可是天河城,由不得你们这些无双城的修士蛮横下去!”

    “哼!我现在就一掌毙了你,看有谁会来拦我!”

    蓝衣女子厉喝一声,手中灵力汇聚,蓦的向前狠狠一拍,半空中顿时激荡起层层涟漪,一只苍蓝大手由天而降,朝着纪帆的头顶一掌劈去。

    ..............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动四方,只见高空之中,一个龙头龟身,长有麒麟尾巴的巨大灵兽正在踏浪而行,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灵兽背上,正负手立着一位中年道士,此人头戴纯阳太一巾,身穿青色八宝道服,脸色阴沉如水,一双凤目则死死盯着前方。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地方,坐落着一座庞大的院子,足有上百里方圆。

    院子的围墙通体朱红,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画有一个巨大的八卦图,上面灵气涌动,显然蕴含了极为精妙的禁制。

    而在院子的内部,则耸立了大大小小上百个丹房,互相之间以青玉石板串联起来,上面还有不少道童的身影来回穿梭,看上去十分忙碌。

    唯独中间一座金色宝塔,周围没有任何青玉石路相连,也没有一个道童进出其中。

    此时的宝塔顶端,还有淡淡青烟冒出.........

    中年道士看到这一缕青烟,眼角不由得跳了跳,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庞大的煞气。

    底下那些忙碌着的道童,感觉到这股煞气之后,同时惊呼了一声,然后满脸畏惧地抬头看向了半空。

    “尔等速速离开!”

    中年道士根本看也不看他们,只是大声吩咐道。

    那些道童听后,哪里还敢有丝毫迟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向院子门口冲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这时就听见中年道士浑厚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何方道友盗我丹房?不如出来现身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