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真不想读档 > 606 她已经睡了
    国庆长假到来之前还有中秋节,林小贤在中秋三天假期中办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抛姨弃妹”,在夏落秋的公寓住了两天。

    如今林小贤肯定不敢瞒着沐长卿,沐长卿按照“流程”虽然肯定会百般不依,不过实际上也就是要林小贤哄她高兴。

    等高兴了,也不能真地太牵制自己的男人,该给他自由的时候也不能任性,就放他去了。

    “但是我必须警告你啊。”

    “啥?”

    沐长卿冷哼一声,凑到他耳边小声,吐气如兰:

    “跟她的时候…必须戴上…只有跟我的时候可以看情况,懂?”

    “懂懂懂…”

    林小贤听得口干舌燥,不过也是真懂。

    他没有沐长卿想的那么不堪,就算是跟沐长卿,大部分时候也是一定优先考虑安全的。

    不过有一说一,她这番话说的嘛,属实颇为撩人,以至于林小贤去夏落秋那里的时候,一开始就是怀着满满的高涨兴致而去,然后在简单的卿卿我我逛街吃饭后,夏落秋当天晚上翻白眼儿就翻了四五次。

    “你…你今晚…干嘛这么凶啊…”夏落秋语气幽幽怨怨,但脸上满是一片幸福的酡红和淋漓香汗。

    男朋友肯定是比他嘴上说的还要更想她了,所以才这么凶吧?

    要么就是今天cos的兔女郎很成功。

    或者两者都有。

    而林小贤呢,只能心虚地敷衍着“因为爱”,他总不可能说是因为受了沐长卿的刺激吧?

    之所以今晚对你这么狠,是因为我来的时候被另一个女人搞的兴奋了?

    虽然都是一家人,不过感觉多少沾点儿ntr…

    但林小贤也并没有因此愧疚啥的,毕竟自己的确是思念学姐了才会在中秋节专门拿出两天陪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事后等夏落秋睡着了,林小贤还是要照例跟其他几位女友聊聊天,最后顺便也给【红颜知己】发一条祝福。

    【林小贤:夏阿姨中秋快乐~】

    【红颜知己:快乐个屁!】

    ???

    这火气哪来的?

    林小贤还没问,夏辛瑶的下一条消息已经过来了。

    【红颜知己:林小贤我问你!我女儿呢!】

    “……”

    林小贤看了一眼枕边漂亮的脸蛋儿,抹了一把汗。

    【林小贤:萌萌她,没跟你说?】

    【红颜知己:说什么!本来我们娘俩约好了中秋去外面玩儿,结果她一放假之后突然说学校有事,要中秋当天再回来!谁信啊!是不是跟你有关!】

    林小贤心说好嘛,敢情是自己的思念拆散了人家母女团聚。

    不承认可不行,林小贤老老实实跟岳母大人交代:

    【林小贤:夏阿姨,对不起,萌萌的确和我在一起…】

    夏辛瑶那边沉默了。

    林小贤隐约感觉这沉默不对头,于是直接发了条语音过去:

    “夏阿姨,你不会准备给落秋打电话吧?”

    很快,夏辛瑶的语音回了来,久违的好听的声音里面却是嗔中带怒:

    “我是当妈的,不能给女儿打电话了是吧!”

    “不是不是。”

    林小贤是真地心疼学姐:

    “那什么,阿姨你明天吧,主要落秋她已经睡了…”

    又是一段沉默后。

    “睡…睡了我也要打!”

    “……”

    夏辛瑶的语气吞吞吐吐,好像就是那种,已经知道女儿干了什么,但出于面子和尊严,还是硬要较劲的感觉。

    林小贤对于这样可爱的丈母娘也是略感头疼,只好再劝劝她:

    “阿姨,落秋她…今晚真的很累…”

    别说,此话一出,对面总算久久都不再有动静了,显然是放弃了打电话。

    不过,就在林小贤十分钟后也准备睡觉的时候,夏辛瑶又来了一条语音。

    秦仁打开一听,只有忿忿的三个字。

    “臭驴子!”

    “……”

    秦仁对此,只能默默地发一句“对不起”,想了想,再加了一句:

    “阿姨,天气预报说待会儿深夜会有雷阵雨,要注意一点儿,晚安。”

    发完这句,秦仁觉得自己也算是礼至义尽了。

    而远在别墅里的夏辛瑶则是皱眉头,在闷闷不乐地盯着屏幕看了很久,辗转反侧之后,把莫妮卡叫进了卧室。

    “夫人?”金发女仆疑惑地来到夏辛瑶床边。

    “今晚有雷,你跟我一起睡吧。”

    夏辛瑶淡淡地嘟囔了两声,等莫妮卡去换睡衣的时候,又把关掉的手机掏出来,重新点开刚刚臭驴子的那句语音听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说不清的东西,最后冷冷地“哼”了一声,裹了裹被子闭上了眼睛。

    “死驴子…”

    ——————————

    陪夏落秋过两天假期是秦仁要做的第一件事。

    而第二件,则是在第三天也就是中秋节当天的时候,专门亲手做了一批月饼,并在淘宝上订做了相关的模具。

    自己做月饼,当然是冰皮月饼比较方便,不用烤制什么的。

    模具方面林小贤一共订做了五种,为了凸显“手工制作”,模具也做的很接地气。

    一种写着【升官】,这是要送给顾家的。

    一种写着【发财】,这是要送给苏家。

    还有一种是【幸福】,给周家,【中秋】留着自己吃,以及送给隔壁王阿姨和小区里的其他熟人。

    最后还有一种,【爱你】,送给几位女朋友们。

    别的不说,反正当林小贤提着月饼去几个老丈人家里拜访的时候,受到了空前的欢迎。

    同时,也有空前的一丝诡异。

    比如苏国阳的关注点并没有全部放在自己女儿身上,而是时不时问林小贤一下顾小颜和周佳的情况。

    顾大宝和周爱民也是。

    这就搞的林小贤蛮很心虚,问了下三小只吧,她们也跟谜语人似的,也不知道到底清不清楚其中的猫腻。

    “唉,当女婿难啊…”林小贤在团圆夜的饭桌上不禁发出了如此的感慨。

    “唉,当三家的女婿更难啊…”

    有人阴阳怪气,林小贤锁定了沐长卿,一拍桌:

    “放肆!”

    “?”

    沐长卿杏眼一瞪,也拍桌,比林小贤的响:

    “说谁!没大没小的东西!”

    “咳…”

    林小贤脖子一缩,尬笑两声,好像是有些狂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可以对不听话的小姨呼来喝去,但现在对大老婆就要收敛一些了。

    “我去倒垃圾。”林小书撇撇嘴,总感觉这俩人又要开始打情骂俏了,还是避开比较好。

    的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趁着酒劲儿,林小书前脚走,林小贤后脚就端着酒杯哄老婆去了。

    一边哄一边赏月。

    啪——

    沐长卿打掉他赏月的大猪蹄子:

    “发情期啊你?昨天前天在夏落秋那还没快乐够?”

    “不不不,今天的快乐不一样。”

    秦仁说的是正事,一边嘿嘿笑着,一边打开手机给沐长卿看了几张聊天截图。

    沐长卿看着看着,眼里的欣喜就越来越盛:

    “房子定啦?!”

    “对啊。”

    秦仁乐滋滋地把沐长卿拥入怀里:

    “这两天陪落秋也不是光顾着玩,朗越玉玺是夏氏集团旗下的楼盘,我昨天专门找落秋帮我联系了一个负责人,我们之前看好的那套,会直接帮我们留着,等小颜满十八过后,名字一写,我,你,小书…当然,其他人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就都可以一起搬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