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诸天次元掌控者 > 八百八十四章 一护:我又要开始装逼了!
    “一护,你不要这么丢人好吧……”

    田越和雪绪,已经把魔咒和游戏空间解除,站在屋里,看着跪地泪流满面,神志已经近乎崩溃的一护,银城的脸上满是嫌弃:

    “不过是重新失去了力量,而且这力量本来就是靠着我们才取回来的!”

    “可以理解……”

    田越耸了耸肩膀:

    “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一般人也是很难接受的,更别说他才只是个高中生。”

    “所以我才没有取他的性命,他就应该感激我们才是!

    滚吧……”

    银城对着一护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你已经对我们没有用了!”

    “银城!”

    巨大的绝望感包围着一护,让他再也无暇思考其他。

    凭借着一腔怒火,一护对着银城发起了自杀性的攻击,而就在这时,两道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一柄白色的刀刃,也从后背捅进了一护的身体,从一护的胸前冒了出来!

    “老爹、浦原店长……”

    身处巨大绝望,已经放弃思考的一护,扭头呆愣楞的看着门口的两人:

    “你们为什么也攻击我……”

    “笨蛋,这可不是攻击用的刀……”

    黑崎一心无奈的捂着脸:

    “而且捅你的也不是我们,仔细看看你的身后!”

    “露琪亚!”

    自从失去了死神之力后,一护同样失去了灵视之力,换言之,他已经无法再看见所有的虚和死神了。

    而眼见背后的露琪亚缓缓自空气中由虚转实,以及感受着自白色刀刃上不断注入自己体内的灵压,一护顿时惊骇的瞪大了双眼:

    “这是……”

    “嘭!”

    一护的话没有说完,一股绝强的灵压顿时自一护的体内爆发,席卷了屋子里的一切,待到灵压散去,全新形象的一护也重新站在了原地。

    此时的一护,身穿迥异于一般死神的死霸装,肩膀上扛着与之前造型略有不同,但同样巨大的始解斩月,还一脸冷酷的摆了个pose!

    “哇喔,这重新恢复了力量,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啊……”

    田越一脸惊叹的看着一护:

    “之前还痛哭流涕,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这一恢复了力量,立刻就重新拥有了斗志,而且还摆了个pose!”

    “这……这……”

    相比于田越的冷静,银城则是被惊的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露琪亚……”

    没有理会银城等人的震惊,无视了田越那恶毒的惊叹,一护表情强行淡定的回身看向了露琪亚:

    “好久不见了!”

    “嗯……”

    看着一护重新恢复了力量与斗志,露琪亚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有阵子没见了……”

    一护同样露出了笑容:

    “你倒是变强了不少啊……”

    “变强个鬼啊,你这个笨蛋!”

    没等一护装完逼,露琪亚直接飞起一脚,将一护踹到在地,丝毫不留情面的大骂:

    “还哭上鼻子了,真有你的,我一不在,你就立马变胆小鬼了吗,丢人啊,太丢人了!

    只是力量的失去,就让你这么不堪吗!”

    气急的露琪亚直接轮着刀敲在了一护的脑袋上:

    “你真是太丢脸了!”

    “危险啊!”

    脑袋被抡了一刀,一护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白痴吧,很危险的,就算好久不见,就算你想训斥我,也用不着这样吧!”

    “笨蛋!”

    露琪亚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护一眼:

    “你没感觉到吗?这把刀没开刃!”

    “呃……”

    一护愣了一下:

    “那这刀是……”

    “这刀是浦原为你特制的……”

    露琪亚拿刀在一护的眼前晃了晃:

    “多亏了他,才能再次将死神之力转给你!”

    “别扯了!”

    银城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一脸不屑的开口:

    “不过是恢复了死神的样子,面子货罢了,说什么恢复了死神之力。

    以前之所以能将死神之力转给一护,是因为他体内本就有着死神之力,可他现在已经没那东西了。

    我已经彻底的,把它都给夺过来了!

    在那种归零的状态下,单凭注入你一个人的灵压,怎么可能让黑崎的力量恢复!”

    “笨蛋,不只是露琪亚一个人!”

    伴随着恋次的嘲讽,朽木白哉、更木剑八、日番谷冬狮郎、斑目一角、阿散井恋次以及大前田希千代同时出现在了现世:

    “那把刀注入了我们所有人的灵压,总不会换不回一护一个人的灵压吧!”

    “银城是吧……”

    露琪亚目光冰冷的看向了银城:

    “你夺去的,不过是和完现术融合在一起的一护的力量!

    死神之力是从一护体内涌现出来的,凭你是夺不去的!

    一护……”

    露琪亚对着一护开口:

    “他们不知道,这样是不足以让你绝望的,他们也不知道,迄今为止,你征服过多少绝望。

    让他们见识见识吧,绝望是无法让你止步的!”

    “嗯!”

    一护深吸了口气,挥起一刀直接斩向了银城。

    “轰!”

    银城闪身躲过了一护的攻击,而看着这道威力巨大的灵压斩击,银城却是再次大笑了起来:

    “哈,一护,你月牙天冲的威力,的确提高了一点点,但也不过尔尔,不管用的!

    靠着这种东西,是杀不了我的!”

    “笨蛋!”

    一护淡漠的看着银城:

    “刚才那下,并不是月牙天冲,只是我挥出的剑压,而接下来这一击……”

    随着话语,一股磅礴的灵压,猛然自一护身上升腾而起,而眼见如此,银城顿时不可置信的大吼:

    “这灵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牙……天冲!”

    随着一护的一声爆喝,巨大的月牙斩击直接掠过银城头顶,将众人所在的楼层,直接拦腰斩断!

    “啊呀呀,真的是好危险呢,一护,一但战斗起来,你还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呢……”

    不远处的浦原喜助很是苦恼的揉了揉帽子:

    “多亏在现身前,我让这附近的居民陷入了沉睡,并将之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不然你这个动静可是会引起混乱的。”

    “我下回会注意的……”

    一护对着浦原喜助挥了挥手,随即将目光重新放在了一脸震撼之色的银城空吾身上:

    “抱歉,我刚才打偏了,下回,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