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师傅他又要摸鱼了 > 第一百五十四章:东封洲事(十二)
    数日后

    度人寺主寺

    “世尊,那孙蕊……究竟是怎么回事?”

    法河面露忧虑:

    “我佛光境弟子,竟非她一招之敌!莫非和那位神鬼莫测的大齐国师有关?”

    “依我看,大抵是无关的,应只是一个……意外。”

    文殊的声音自琴中传来:

    “那人与我们虽是敌对,但其实目的是一致的,那人大概也不愿意这种意外的发生,所以应不是他的手笔;

    “既然不是那人的布置,那便好对付得多,你也也不必将重心放在她身上,只需做我们未做完的事便可,我会出手解决这个意外,不必你操心。”

    “既然如此,那便遵从世尊的意志。”

    法河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度人寺内殿走去。

    度人寺的内殿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入的,唯有德高望重的法僧,对佛法有着极其高深的领悟,才能自由出入其中。

    以法河的佛法,自然还不够资格,但他却能在内殿自由出入。

    度人寺曾是东封洲的霸主,直到摩诃院鸠占鹊巢,东封洲的中心才开始转移,如今法河身为摩诃院的院长,自然对度人寺拥有最高的权力。

    不单止拥有自由出入的权力,他还有带人进入的权力,就如同此刻内殿中正跪在佛像前的少女,便是因他的缘故,才能进入其中。

    “你叫什么名字?”

    法河带着慈祥的笑容缓缓走到少女身前,居高临下地问道。

    “我叫杜莎,大人。”

    少女欣喜地抬起头来,眼神一如既往,宛若绽放着光芒。

    “这里的生活,你感觉如何?”

    法河又微笑着开口问道。

    “很……很好,食物很美味,衣服很漂亮,房间很干净,床很大很软,这里的人也很温柔,”

    杜莎红了脸,小声嗫嚅着说道:

    “长老们……也很温柔。”

    “你有佛心,与佛有缘,这,就是你的缘。”

    法河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又对杜莎说道:

    “世间因果早已注定,千百世的苦难,才能让你获得此世的欢愉,你本不应享受这一切,是我佛院众僧体会众生之苦,齐心协力发起大慈悲心,不惜自身修诸苦行,代众生承受苦难永不懈怠,你才能享受如今这一切;

    “我等弃舍内外身所有,如此勤苦的求请正法,才能度脱无量众生脱离苦海,但苦海无量,如何能尽度?也只能尽力而已,

    “你的缘到了,正巧被我佛普渡,才能享受如今这一切,但因果循环,众僧长老们代你受过,你也要用全身心服侍他们,如此来生,你才能继续结善缘,得善果。”

    少女杜莎已经感动得泪流满面,她重重地朝法河磕了一个头,哽咽着说道:

    “感念长老的恩德!”

    “不必感念,代你受过的,是石灰城度人寺那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我不过是庇护东封洲的武僧,功德在庇护,而不在受过。”

    法河微笑着说道。

    摩诃院是俗家弟子院,拥有度人寺最高武力,院中武僧时常分派东封各地,保护各地各院的安全,甚至大部分都受戒不全。

    “他……我要服侍他吗?”

    杜莎惊喜地说道。

    “不,很遗憾,你给他带来了灾难。”

    法河长长一叹,摇了摇头:

    “你还记得石灰城新来的那位城守吗?她是一个考验,也是你罪恶的化身,她在考验你,

    “若你一直潜心礼佛,她就会因为失去你的供养而持续消亡;

    “若你受了她的诱惑,她就会越来越强大,不但会给你带来灾难,还会牵连所有人,那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那些潜心礼佛的善信徒们,都会因为你而导致灭顶之灾。

    “很遗憾,你没能抵御她的诱惑。”

    “我,我没有……”

    杜莎猛地抬起头来,那张秀丽的脸一下子便被惶恐铺满。

    “你没有吗?”

    法河靠近了杜莎那张美丽的脸,严肃地说道:

    “你想在她面前展现你的优点,不论是跟在她身旁,或者是因此成为圣女,你都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

    “你自私,你堕落,你从未想过你贪恋的东西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后果,你的缘没到,你就急切地想获得你本就应拥有的东西,

    “带来了什么后果?你或许还不知道吧,你被送来度人寺的当日,石灰城的分寺就被攻陷,那位德高望重的长老落入了那女魔头手中,他被削去了佛光,一身功德彻底消散;

    “那些潜心念佛、理应享受善果的善信徒、善修士们,也被那女魔头抓了起来,承受着炼狱般的痛苦,

    “石灰城不再有替人受过的僧人,那里的所有人,都不再有未来,他们将永世在痛苦中沉沦……”

    法河看着杜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脸上突然再次绽放起了慈祥的笑容: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但我们不会怨你,也不会怪罪你,众生因为愚痴无知,不见三宝、不闻正法,故轮回于苦海之中,此乃早有预见之事,

    “正因如此,我们才发愿救赎一切,要让众生离苦得乐。”

    他轻抚少女的头,目光变得深邃而悠远:

    “但凡于众生有利,我们愿舍身赴死,乐此不疲,毫无怨言,以自身之苦,换取众生安乐。”

    少女终于嚎啕大哭起来,仿佛一个失去了一切的破产者,哭得撕心裂肺,声音在内殿中凄厉的回响,令人闻之生悲。

    “给我一次机会吧,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我害了长老,给我一次机会吧,让我赎罪,我好后悔,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死死地抓着法河的僧袍,一边哭,一边哀求,就像一个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抓得手指指节都泛白也不愿放松分毫。

    “我看到了你的诚心。”

    法河伸出手来,轻轻将少女的头埋在胸口,轻声温柔地说道:

    “心诚则灵,你的诚恳感动了我,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请长老教我,不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少女泪眼婆娑,死死地抓着法河胸口的僧衣不放。

    “什么都愿意?”

    法河温柔地微笑着:

    “那你……愿不愿意代众生受罪呢?

    “愿不愿意……所有的罪孽都归于你,只为求来世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