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九六五 迷你玲珑塔
    轩辕一绝看着莲儿真的上了西山,有些不解地问千云生道:“咱们和她约定三天后提供破解之法,但是实际上咱们到现在也一丝头绪也无。”

    “钱兄你就不担心三天后,咱们却什么都交不出来吗?”

    千云生也盯着莲儿上了西山,才转过头来看着众人笑着道:“那是你们对我的鬼傀之术没有信心,实际上我这鬼傀之术别有妙用。”

    “尤其是我琢磨出几招这鬼傀之术和巫蛊之术的结合之后,虽然威力上没有增强,但是诡异尤盛,你们就看好就是!”

    说完不再去管莲儿,而是和众人一起回到星峰之下。盯着星峰之上感应了一番耳道神果然潜入进入阵内,才笑着对众人拱手道:“那就辛苦诸位给我护法了!”

    “放心就是!”这一次就连贺老头也颇为慎重,守在一旁。看来大家都知道千云生此次施法的重要,因此早就已经做好准备。

    而千云生也不怠慢,他见众人安排分布已定,才施施然进入给自己准备好的单人密室之中。

    只见他坐定之后,又检查清楚四周毫无遗漏。才放心地往袖中一掏,掏出来一个宛如美玉般雕成的迷你玲珑宝塔。

    这宝塔质地致密细润,坚韧无比。颜色也晶莹剔透,温润淡雅,极为不凡!整座宝塔就如同一整块上好美玉,被细细雕琢而成。

    不仅如此,除了这宝塔晶莹如玉之外。还竟然带着一股淡淡的仙人之威,那感觉就仿佛像是这宝塔乃是仙家之物一般!

    原来这才是千云生这次从黑泽山下中收到的最大的战利品,表面上看这宝塔乃是美玉所雕,其实所用的乃是一整根仙人之骨。

    只是这骨头不知在巫族手中经过了多少年月的荡涤,因此真正的变成了一件巫蛊的祭器。包括蛊王在内的一众巫蛊之术的核心,可以说千云生都是得自此塔!

    再加上这一次千云生等于是要钻到虚魔神君的肚子里,又怎么能不再一次招出此塔,好做准备。

    只见千云生祭出此塔之后,先是掏出六柄银灿灿的小刀,念出一个复杂难明的咒语。然后才轻喝一声,将这些秘银般的小刀,一柄柄地朝着自己周身的六个大穴插去。

    紧接着,他冷哼一声,硬是抗住这宛如万虫噬体般的痛楚。然后才在一种极其清醒的状态下,双手一捏,用法诀一引。将自身的精血经由六柄银刀上的繁复花纹引出,直接朝着那人骨小塔投去。

    不一会儿,这繁复花纹的秘银小刀,就仿佛和那玲珑小塔之间产生了什么联系似的。直接架起了一道血光之桥,将千云生体内的精血就源源不绝的朝着那玲珑小塔灌去。

    “嘎嘣!”

    仅仅三息之后,千云生脸上的血色就立刻肉眼可见的暗淡了下去,逼得他不得不立刻咬下事先已经含在嘴中的一枚玉龠精丹。

    “扑哧!”

    八息之后,千云生的左手已经彻底的干瘪成了一截没有水分的肉干。不过显然他并没有在意,而仅仅是将插在左臂上的银刀拔出,再一次的插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二十息后,这会就连千云生的脸上,也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让他那本来还算莹润的脸庞和皮肤,也变得宛如枯木一般。

    “这一次血祭倒是比上一次多坚持了一息!”

    千云生心中一叹,不再继续坚持。而是取出一个碧玉的小瓶,直接朝着自己的天灵顶上倒去。这一下有了灵药滋养,终于才让他的肉身不再继续干瘪,而是慢慢地开始稳固了下来。

    原来这还是因为千云生修为太弱,而这玉骨之塔品级太高。因此哪怕千云生每一次想要开启,都必须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

    不说这血祭之法几乎每一次都弄得千云生死去活来,甚至还得他消耗不少天才地宝。

    就说光要将这整座温润如玉般的白骨之塔,全都血祭得一片通红。那也得千云生停下数次,借以恢复元气才行。

    “成了!”

    终于又过了大半个时辰,经过千云生数次停下来血祭之后,那本来宛如羊脂白玉般的宝塔彻底变成了殷红血色。

    这一下这宝塔终于变了模样,只见七层宝塔之上,每一层宝塔都洞开一口。洞口内浮屠撑云、血色映空。

    每一层都有一座巫蛊幻像被光芒所绕,里面迷雾重重、白骨铮铮、血气翻涌不说。还有宛如神阙一般的密钉塔扉缓缓而开,更显得神意深重!

    “开!”

    千云生连吞下数瓶万年灵乳和数枚血红丹药,总算将元气稍稍补回,这一会更是不再犹豫。

    只见他身披缠丝金墟巫袍,头带八角赤边蛊帽。还有紫金蛊王从眉心浮出,胸间捏着三束冉冉白香。白香燃起间云蒸霞蔚,浮光掠影般就有腾腾焰气朝着那蛊王口中飘去。

    而那紫金色蛊王吸食了千云生这手中之白香之气之后,更加神光自具。一时间宛如牛吼一般低低出声,顿时就催动那玲珑宝塔簌簌作响,就仿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自主飞出一般。

    “定!”

    千云生哪敢怠慢,只见他先是喷出一股先天灵气,将那玲珑宝塔死死压住。然后才将手中白香一搓,全都供给那蛊王吸食,哄得那蛊王欢喜无比,稍稍出力。

    他这才借着蛊王之力将宝塔定住,抽出手来又从身上拈出一张貌不惊人,仿佛被啃得坑坑洼洼的枯褐树叶出来。

    结果那血色玲珑小塔一见到这枯褐树叶亮出,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塔身反而抖得更加凶了。千云生则也不敢怠慢,连忙将那枯褐树叶往着那玲珑塔前一送。

    只见得那玲珑塔内就仿佛像是煮开了锅一般,“扑扑簌簌”地折腾了好一会,才从里面缓缓爬出来一只碧绿之色的宛如毛毛虫一般的肉虫出来。

    “无中生有,见蛊生沮。鬼神莫近,天公地母。生死契约,魂惊神诅。万降我意,侍我令主!”

    千云生一边看着这碧玉般的毛毛肉虫朝着那枯褐树叶爬去,一边缓缓念咒。顿时间那玲珑小塔之上的血色,竟然随着这碧玉般的毛毛肉虫全都朝着那枯褐树叶流去。

    那情形就像整片枯褐树叶上仿佛染上了什么生机似的,所有被碧玉般的毛毛肉虫爬过的位置全都变成了绿色,而剩下来的位置则全都变得如血红欲滴一般!

    “好!”

    千云生盯着毛毛肉虫中那一丝恐怖的巫蛊之气,露出一丝神秘微笑。双手高高将这毛毛肉虫连着那树叶一起托起,然后缓缓地送到另外一边的荒藤傀儡之母上。

    霎时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冥冥中勾连在了一起似的。

    甚至在于无声处,之前被贺老头送进星峰之上的那几只荒藤傀儡的双眸也忽地睁开,双眸中竟然出现了和那毛毛肉虫上一模一样的巫蛊神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