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鸿志异 > 第一百二十七 水晶宫
    “你在想什么?”

    少皞在一旁突然问道。

    “嗯?”

    王离闻言将魇邪宝录丢给枭阳,目光落在少皞身上,反问道:“关于元初大劫的那位皇天上帝的事你知道多少?”

    “皇天上帝?”

    少皞小脸一肃,沉吟了一阵,道:“我只知道太皞老祖曾经在皇天上帝的神庭里做过帝师,元初大劫时,而老祖为了保那位皇天上帝的一家妻小,被众多强横的存在围攻,也正因此才元气大伤,被大西天的老秃驴趁虚而入,强行把他带到灵山做了和尚。”

    “阿弥陀佛确实擅长趁人之危。”

    王离闪过刚才冲入脑海的画面,暗自点头,随后又道:“那皇天上帝的妻小呢?也被一起请到西天出家了?”

    少皞摇头道:“大劫初定时,老祖将他们送到了娲皇座下,后面他们和许多生灵跟着娲皇一起离开了盘皇世界。”

    “跟着娲皇一起离开了盘皇世界?”

    王离顿时惊讶不已,问道:“你可知娲皇去了什么地方?”

    少皞翻了个白眼,道:“这我哪里知道,别说是我,就连我家老祖都不可能知道娲皇去了哪里,不过他老人家倒是说过,只要能见到盘皇,那就能见到娲皇。”

    王离神情一凝,见到盘皇,那要什么修为,据钟师兄说,除了穹宵祖师,宗门那些证了大罗果位,修为惊天动地的前辈都未曾有机缘拜见过盘皇。

    师尊应该是见过盘皇的,毕竟他老人家是开天四灵之一。

    “对了,你可听说过真灵位业图这件大道至宝?”

    王离突然语气一转问道。

    少皞愣了一下,思索半天,道:“大道至宝我知道,但这真灵位业图我却是从未听说过。”

    王离眼睛一亮:“将你知道的大道至宝都说来听听。”

    “那要说到什么时候?”

    少皞一脸的不乐意。

    王离笑道:“我的化身正在祭炼风火一气罩,很快就能打开第六重禁制了。”

    少皞一听这话,立刻变了一副颜色,哼哼道:“这还差不多。”

    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从袖子里摸出两件事物,一只玉甁,一块雕龙玉璧,这都是那敖宣的法宝,适才还被外间妖孽拿来对付他们,威力极为不俗。

    “这两件法宝给你,我用不上。”

    少皞将两宝推到王离跟前说道。

    王离呵呵一笑,扫了两宝一眼并不接手,问道:“你想要什么?”

    ~~~~~~~

    “老师,王师叔当真独自一人就收拾了那敖宣?”

    孔舆语气不敢置信的跟在司徒岳身后问道。

    司徒岳把玩着一把玉尺,如闲庭信步一般在行走在水面,说道:“你跟过来就是问这个?”

    孔舆凑上前,小声道:“老师为何让王师叔祭炼那只金鳌?此地为我幽浮宫道场所在,假如王师叔他......啊~老师别打了!”

    司徒岳手上的玉尺在他头上连拍了好几下,道:“你小子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总在关键时候犯糊涂,你王师叔说了,那金鳌最后当为我穹宵所掌。”

    孔舆跳到一边,闻言立刻急了,说道:“穹宵七脉,那岂不是说这金鳌每一脉都有份了!”

    司徒岳怒哼一声,一步跨过去,玉尺又拍在了他脑门上,道:“蠢货!穹宵是有七脉,但此间金鳌现世,只有我们在场诸人得知,如此你可明白了!”

    孔舆眼睛一亮,嘿嘿笑道:“老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如果是由我们幽浮宫和元都宫共同执掌金鳌,那就再也合适不过了。”

    司徒岳瞥了他一眼,道:“还有玉景宫。”

    “玉景宫?”

    孔舆先是不解,接着又跳远了一些,小心问道:“老师,玉景宫凭什么跟我们两脉一起执掌金鳌?”

    司徒岳伸手欲打,却看自己弟子见势不对就要跑的模样,没好气的道:“还是那句话,同为穹宵一脉,玉景宫的三位师侄也是金鳌现世的见证人,而且他们不仅在第一时间救下了我们幽浮宫的门人,后面还跟你和子秋一起合力布置了他以炼魔大阵,当然有参与执掌金鳌的资格。”

    孔舆面露不忿之色,道:“如此却是太亏了也,下面那些妖孽都是老师和王师叔出手降服的,他们就帮着立了阵法罢了.......”

    司徒岳听见这话是彻底无语了,直接甩手将玉尺砸了出去。

    孔舆吓得当场捂住了脑袋,却发现玉尺砸到自己胸口一点也不痛,突然福至心灵,接住玉尺,上前行:“谢老师赐宝!弟子明白了!”

    司徒岳笑骂道:“现在才明白,太晚了!子秋和玉景宫的三位师侄在我上来说完话之后就明白了。”

    孔舆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感觉浑身不自在,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拿着玉尺谄笑道:“老师,子秋好像得了两件法宝。”

    司徒岳呵呵一笑,招了招手,道:“说的没错,都是为师的弟子,不能厚此薄彼,你过来,我这里还有一件法宝给你!”

    孔舆打了个冷颤,道:“不用了!弟子就要这柄玉尺就够了!”

    说完人就往远处遁走。

    司徒岳摇了摇头,甩袖往水底去了。

    ~~~~~~~~

    两月过后。

    昂——

    海底的金鳌突然活了过来,探头伸爪,整个身躯再度变大数倍,发出高亢悠长的龙吟,金鳌背上,那些像山峰一样的大包纷纷震动,甲片滑落开,露出一座座高达数百丈宫城,金碧辉煌,其中有五座宫殿最为高大醒目,通体晶玉雕琢,烟霞激荡,宝光环绕。

    王离收了舍身功德莲,伸手一抓,身下龙珠立刻便缩小,待光芒散去,他手心出现了一片巴掌大的白金色鳞片,呈月牙状,身形一转,人已经来到了金鳌头上。

    炼化了金鳌的逆鳞,他已经掌握了金鳌身上的禁制,通过禁制所知,这金鳌比元都宫下的潜渊城还大,方圆近千里,乃是龙族专门炼制成的一座移动堡垒,浑身上下禁制重重,背上宫城更是和金鳌融为一体,灵气充沛,堪比洞天福地。

    这时两道遁光从远处赶来,落在王离身边,散开之后,司徒岳和狍鸮幡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