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806 肩膀小扛不住
    战壕耸耸肩,指了指自己右边耳朵上的耳机。

    班克斯先是一愣,随后就见战壕左边耳朵上一样有个耳机。

    瞬间就明白,左边的耳机是缉‘读’局的频道,那么右边的肯定是和李长亨链接。

    班克斯心里立马骂了句,fku,混蛋。

    不管在哪个国家,阵亡士兵的遗体,对于或者的大兵来说,肯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这不仅关系到荣誉,更是对阵亡士兵的尊重。

    所以,不管罗伯特如何要求,在场的大兵们都不肯让他打开棺椁。

    甚至,现场的中年上士还站出来说道,“除非你枪毙了我,或者有上面的命令,否则没人可以惊扰这些为国献身的英灵。”

    “头,我们最好还是先查飞机。”

    罗伯特诧异的看了眼手下的探员,然后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周围。

    就见机库附近,不知不觉已经站着几十个穿着绿色军服的大兵。

    这群人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被丹泽尔-卢卡斯收买了,但在场的大兵没一个愿意看到,自己战友的遗体被人打扰。

    看了眼战壕,见战壕皱眉对自己点点头,罗伯特知道自己大概惹了众怒。

    与其激起矛盾,还不如先查查运输机上是否有面粉。

    只要真找到证据,这几十个大兵就没理由坚持,更不敢再阻挠调查。

    转头对手下探员说道,“先把棺椁全运下来,但不能运上卡车,而是放在地上。

    然后我们先查查运输机,就算没找到面粉,只要有问题,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明白?”

    几个探员一听,很快明白过来的点点头。

    然后率先走进驾驶室。

    常理来说,这年代不管是民航还是米**方的机组,都会带些国外的特产回来,赚点外快。

    当然,要是运输机真有面粉,机组也可能看不上几百美金的外快。

    不过,或许是常年都没出错,更没任何意外发生。

    丹泽尔-卢卡斯倒是一直小心翼翼,可瓦伦-埃尔森就和卢卡斯家族其他成员一样,时间久了不可避免的生出懈怠之心。

    更生出临走多赚一笔的心思。

    而且既然瓦伦知道面粉生意,已经快做不下去。

    与他合作的这些运输机飞行员,当然也知道随着越战打不下去,生意应该很快就会停下来。

    所以,飞行员们担心瓦伦不付钱,并没按照以往的规矩。

    在机组开着运输机回到纽约之后,去大家在约定的时间和一些管理不严的地方小银行,凭借收款单从银行拿走现金。

    加上这次运输棺椁的数量是以往的2.5倍,收益当然也是2.5倍。

    涉及到没人十万美金,机组成员当然强烈要求要现金,并且自己带回米国。

    而已经打算定居在曼谷,或者欧洲小国的瓦伦,临走还想再运一、两次。

    当然不敢、也不能得罪机组。

    不仅真把钱给了机组,还担心把这事告诉丹泽尔,丹泽尔会立马收手,甚至灭口。

    ........

    几个缉‘读’局探员根本不用费多少功夫,就在驾驶室里,撬开用来保管机密文件的保险箱里,搜出好4个手提包。

    一打开瞬间一喜。

    众人连忙拿着袋子下了飞机,“头,看这个。”

    罗伯特低头一看,就见手下打开的手提包里,居然装着好几叠一万美金一捆的现金。

    fk,表情大喜的罗伯特忙看向其他几个手下。

    见手提包里全都装有现金,想都不想就抢过一个手提包。

    然后把现金全倒在地上。

    连续4个包,倒出至少四十万美金的现金,让一直盯着他们的大兵们,倒吸一口凉气。

    大家都不傻,没人会认为一个运输机驾驶员,靠偷偷运些特产,就能赚到七八年都赚不到的收入。

    当然,这证明不了机组在运面粉,可这么一大笔钱,却真真切切的说明机组有问题。

    绝大部分大兵虽然因为阵亡士兵的原因,还是不愿意离开。

    可这群人心里其实已经从同仇敌忾,变成看热闹,或者嫉妒、仇视整个机组了。

    罗伯特见状,脸上露出笑容的对手下吩咐道,“抬一具棺椁下来。”

    很快,一具棺椁被放在空地上,可等他们正想打开时。

    一直不说话的中年上士,站出来说道,“sir,我建议你还是等上面的人来了,再打开棺椁。”

    已经低着身,打算开棺椁的罗伯特,侧头看向上士说道,“搜查证上写的清清楚楚,我有权调查现场任何东西,所以我用不着等上面的人过来。”

    “sir”,中年上士摇头,似有似无的看了眼战壕,和fast突击队成员。

    然后才说道,“我知道自己没权阻止你,但你得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事,我们这种人是扛不住的。”

    罗伯特一愣,随后顺着上士的目光,看了眼战壕。

    见战壕表情严肃的盯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瞬间反应过来的大骂一句。

    看情况战壕并不希望自己开棺。

    很快,罗伯特就想到,万一真的在棺椁中查出面粉,有周围几十个大兵在,这事说不定还没被上面下令保密,就已经爆料出去了。

    到时候海军陆战队一大批将军,校级军官要倒霉,缉‘读’局同样别想好过。

    本来没李长亨参与,自己也打算破案就辞职,用不着去管军方的想法。

    可一想到李长亨和米国海军上层的关系,真这么做,等于给大老板找麻烦。

    到时候自己没辞职还好说,毕竟还有公职。

    平常杀警察都是大案,干掉缉‘读’局主管,更是天大丑闻。

    可要是辞职,一个律师的死活,就简单多了。

    联想到李长亨可是出了名的手黑、心黑,动不动就喜欢让人全家团聚,罗伯特顿时不敢真打开棺椁。

    目光看向战壕,刚才已经得到李长亨命令,一旦罗伯特真抓着不放,就阻止他的战壕。

    心里松了口气,拉着罗伯特走到无人处。

    低声说道,“我先把这事汇报给boss,让他和海军的高层沟通。

    而且想确定东西就在棺椁里,其实用不着真打开。

    你带人查清楚飞机上有没有东西,那么东西就只能在棺椁里。”

    罗伯特听完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个反推的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