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敬我为神明 > 第四百七十章 偷梁换柱
    胡山戎此时已是原形毕露,他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昨天还是“阿宝”,今天毫无征兆就变回了“胡山戎”。

    事实上,胡山戎并不知道,奇诺给他的剥脸器确实可以完美剥夺阿宝的外貌,但持续时间不是永久的。

    奇诺提供的是低阶剥脸器,持续时间只有48小时,时间一到,伪装者就会变回原貌。

    胡山戎从未接触过轮回道具,更不可能知道其细节,所以压根不知道这个情报点,误以为外貌一变就是永久变化,对现在的事毫无防备。

    昨天夜里,“阿宝”在鹿林城高调活动,带着酒馆刚勾搭来的女孩回到旅馆,度过一夜**。

    今天早上,“阿宝”突然失踪,前日没和商队一起行动的胡山戎却莫名奇妙现身...

    这任谁都会觉得阿宝失踪和胡山戎有关,就是有再多的理也讲不清了!

    商队管事用力摇晃着胡山戎的肩膀,焦急地问:“老爷去哪了?你前几天又去哪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山戎额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他虽然不知道这些事的来龙去脉,但猜也能猜出来跟奇诺有关,自己被算计了!他顿时狞着脸吼道:“这是奇诺·凡·海尔辛的诡计!”

    “奇诺执政官?”商队管事直接糊涂了,“他远在薄暮城,跟他有什么关系???”

    偷梁换柱!中计了!胡山戎心中升起这个念头。

    他不应该答应那场交易...

    这一切从最开始就是谎言!

    奇诺杀了阿宝以后没杀他,根本不是为了日后合作,完完全全就是为了设下一个局!

    奇诺诱骗他使用天外器具成为阿宝,然后“阿宝”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薄暮城,抵达了鹿林城——也就是说,在众人眼中,阿宝在这些时候都是“活的”。

    既然是活的,自然也就不存在“奇诺杀阿宝”这件事。

    但不管怎么伪装,真的阿宝毕竟已经死了,不排除以后这件事有可能暴露,所以奇诺为了彻底抹除风险,走了另一步棋。

    奇诺算好路途上的时间,买通刺客一路跟随,并于昨晚使用美人计诱骗他与刺客独处,喝下那杯毒酒,陷入昏睡——在昏睡中,他无法察觉到天外器具的化形效果正在消失,更无法提前告知众人,让大家察觉到端倪。

    等他昏睡到第二天醒来,天外器具的伪装效果早已消失,他的真容直接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下。

    至此,奇诺的局就彻底布好了,这时候展现给众人的事件全貌就是——阿宝和奇诺谈完生意,活蹦乱跳离开了薄暮城,和鹿林城官吏们喝了一场酒,在旅馆下榻,并于当天夜晚人间蒸发,疑似跟此前失踪的胡山戎有关。

    在这个局中,奇诺偷梁换柱,把自己和阿宝之死撇得一干二净,将祸水全泼到了他身上!

    现在奇诺是洗清嫌疑了!他倒成了阿宝失踪的最高嫌疑人!

    意识到这个局后,胡山戎已是面如死灰,他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抓住商队管事吼道:“阿宝已经死了!两天前就死在了薄暮城!奇诺在执政府邸杀了他,我亲眼所见!快将此事飞书告知朝廷!”

    商队管事吓得脸都白了,一把将胡山戎推开,呵斥道:“你胡说什么?!阿宝老爷昨天还在喝酒,你说他两天前死了?那昨天喝酒的人是鬼吗?!”

    “那个不是阿宝!”打算鱼死网破的胡山戎不再有任何隐瞒,直接全盘托出,“真的阿宝已经死了,昨天那个阿宝是我!奇诺用天外器具把我变成了阿宝的样子,叫我以阿宝的身份活下去,替他瞒天过海!你们都中计了!”

    商队管事愣了许久,眼神慢慢变得惊恐,脸色惨白地向后退去:“胡山戎,你到底在搞什么...一派胡言乱七八糟,阿宝老爷现在失踪是不是你干的?!...”

    商队管事不信胡山戎的说辞,其余镖师们也不信。

    这也怪不得他们。

    以阿宝身边的几十个“花兰”打比方,那些女子都是他游历各地,寻觅来了身材与骨相跟花兰极其相似的女子,再花重金聘请易容师替她们易容,最终弄得以假乱真。

    但是,即使是先天外貌跟花兰最像的女子,易容后都需要调养数月,脸上动刀的骨肉才能愈合如初,变成新的容貌。

    胡山戎呢?他说昨天的阿宝是他变的?

    首先,这两人的体型完全不相似,一个是魁梧挺拔的刀客,一个是身材矮小的商人,脸上可以易容,身材要怎么易容?

    其次,就算不考虑身材,只考虑脸,哪怕把最优秀的易容师请来,想把胡山戎那张大脸整成阿宝,开刀调养的时间加在一起,少说也要花上半年。

    可胡山戎却说,阿宝死后,他啪一下当场变成阿宝,今天睡醒又啪一下变了回来,这说辞鬼才相信!

    至于「剥脸器」这种轮回道具,则是超出了众人的认知界限,那就更不可能有人信了。

    现在老爷不知所踪,胡山戎又胡言乱语,诡异的情况已经让商队管事开始怕了,他下意识往后退去:“胡大人...要不你先在这歇着,哪都别去,我去找帮手。”

    胡山戎知道商队管事说的“帮手”是什么,多半是鹿林城防军。

    现在已经够乱了,如果再把城防军牵扯进来,那就更乱了!

    胡山戎厉声喝止道:“先别叫帮手,你们只要信我便是!昨天晚上有刺客毒晕了我,就是那个叫米米露的婊子!”

    “米米露?”商队管事更迷糊了,“那不是老爷带回来的酒馆服务生吗?”

    胡山戎已经是气急败坏,怒吼道:“那个是大漠刺客!我昨晚上了她的当!你们赶紧派镖师去把她揪出来!”

    很显然,在商队管事眼中,比起那个“酒馆服务生”,眼前这个有杀人前科、性情跋扈、近日行踪诡异、满口胡言的胡山戎更有嫌疑。

    “胡大人,您还是先在这坐着吧...我带人去找阿宝老爷...”商队管事眼神飘忽,暗中给镖师们使了个眼色,自己向后退去。

    眼看镖师们虎视眈眈围了过来,胡山戎深知自己跳不出奇诺布下的局了。

    如果真的束手就擒,被鹿林城防军收监待审,自己的一面之词毫无证据,恐怕会被酷刑加身。

    更可怕的是,就算鹿林城防军态度保守,不动酷刑,他在监牢里也将寝食难安。

    奇诺手里有神秘莫测的大漠刺客,能在旅馆里毒他一次,在监牢里再毒他一次会是难事吗?

    到时候水还喝不喝?饭还吃不吃?命还要不要?

    事已至此,唯有以力破局,绝不能受人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