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才不是魔女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松林涛涛
    山上的花开了。

    漫山遍野的紫稠木在微风中摇曳,期间盛放的蓝色小花点缀其中,让其变得更为多彩而美丽。

    相较于那漫山的紫色,这蓝白相间的小花,显得更加清新,冲淡了长久以来的紫色疲劳。

    一位穿着素白羽衣的少女坐在高大的松树下,遥看着山坡下那一片片淡紫森林,听着头顶那欢快的鸟鸣,她又将头抬起,只见阳光被稀疏的叶片碎裂,宛如鳞光一般明灭起伏。

    又是一年春夏,气候变得温暖而宜人起来。

    在去年十月份之后,或许是温度变低,睡在被子里越来越舒服,洛兰希尔起来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后来更是连着数周在睡眠中度过。

    记得上次醒来,窗外还是一片白雪皑皑,平日里淡紫的森林都被雪花覆盖,安静无比,只能听到偶尔的冰凌滴水声。

    不想最后这次休眠,一下就到了四月,这才醒来。

    好在照夜宫内的高层知晓她的情况,让其他人不要打扰,于是也造成她这一觉睡的格外长。

    醒来后不久,洛兰希尔就收到了缃羽派寄来的信件,其中讲述了王朝给她的封赐,并让她今年找时候去一下洛京。

    “唔,什么时候我要去当公主了。”洛兰希尔松开信纸,仰头看着树冠,感觉自己还想继续睡觉,一点都不想动。

    就这样,她又在树下小憩了一会,如此才醒来。又看了看信纸中附带那页,其中有赤凤的印章,如此才将信纸收起来。

    算啦,还是给龙脉魔女一个面子吧,毕竟自己那天的动静确实太大了。

    如果只是普通魔女还好,只要影响不大,也就是特殊一点的超凡者,但那天自己的造成的声势,无论怎么看,都和昔日的五凤类似,于是这件事也不好压下来了。

    洛兰希尔也不笨,自然知道自己的魔女身份暴露后,让王朝内有些不好安置,如此才找了个名头。

    也不知道自己本名暴露没有。

    想着王朝派下的封赏,洛兰希尔将手压在大腿下,仰直身体活动了下,又想起这个问题。

    想来想去,应该是没有。毕竟若王朝知道自己是克兰西亚的大贤者,或者是那年天地变化的引发者,一切就不会这么平淡了。哪里还能让自己在这照夜宫安心睡了近一年呢。

    就像那位精灵公主说的,在无尽海的航路断绝后,东大陆已经很久没和西大陆交流了。他们之前或许听过自己的名号,但那也是洛兰希尔这个全名,也没人见过自己的容貌,自然不会立刻联想起来。

    不过也有点奇怪,就算当今的帝王不知道,龙之魔女应该是清楚的,或许她也是处于其他考虑,没有说出实情吧。

    看来这次还得去洛京拜访下这位龙脉的魔女,也就是五凤之一的赤凤。说来自己还是提黛丝这一派的,而提黛丝与素沁关系很好,自己听她讲起过好多次,这次算是能见到真人了。

    想定一切后,洛兰希尔站立起来,在这山峰中的小径上行走起来,偶尔看到一条粗长的树根,便踮着脚踩上去,两只手微微张开,两只脚一前一后的行走在狭长树根上。

    这样走着,也让她想起小学的时候,那时也是背着书包,一个人去上学,就这样走在街边的长石上,仿佛是在走独木桥,有一种淡淡的乐趣和开心。

    时空流转,不知不觉中,已过去了年华。

    ————————

    一个月后,洛兰希尔坐在一只比她略大的蓝黑异鸟上飞过天穹,身侧还有一只火冠戴菊相随。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她身旁那只暗冠蓝鸦也没闲着,如今晋升为死灵序列5的存在,身体也变大了不少,可以托起这位银发少女。毕竟洛兰希尔身体很轻盈,就和棉花一般,如果换一位等高的壮汉,这只蓝鸦恐怕就飞不了多远了。

    临着旷野的风,发丝和衣裙在风中摇曳,洛兰希尔看着下方那浅黄和深黄不一的树林旷野,心中感慨,不知不觉已经离开缃羽派快两年了,而自己来到东大陆也近三年了。

    也不知道派中的大家怎样,当时熟知的几人如今都去了哪里。

    漫山遍野的缃黄树叶,让人仿佛来到秋天一般,而天气确实也很凉爽,洛兰希尔感受着指尖拂过的微风,心情不知不觉也开心起来。

    有点想大家了呢,还有独属于自己的那个小院落。记得前年自己还尝试在院子里磨黄豆,准备做点豆腐。可惜两个小家伙趁自己外出的时候,把豆渣吃了个精光。

    后来豆腐没做成,一度还想教育下两个偷吃的家伙,只是她又舍不得打这两只,最后只好把它们关了好几天禁闭,以作教训。

    这次回去有时间了再尝试下吧。

    脑海中的想念缓缓飘散,洛兰希尔随着这只暗冠蓝鸦轻轻落入下方那座高山之中。

    隔绝屏蔽结界在碰到腰侧的令牌后散开一个小洞,然后她穿入其中,一片片青翠幽静的松林再次浮现于眼中。

    相比她离开的时候,如今派内似乎热闹了不少,坊市里满是穿着缃黄羽衣的弟子,他们兴高采烈的相互谈论着,似乎都刚入门不久。

    一阵钟声从远处的宫阁内传来,然后这些弟子也三三两两的走向那边,开始今天的学习。

    洛兰希尔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裙,仅腰身和衣领的颜色为窃蓝,看着很是漂亮。

    打开尘封已久的院门,昔日熟悉的小庭院再次浮现于眼中,身旁两只鸟儿也高兴的啾啾鸣叫,其中那只橘红和浅黄相间的戴菊则带头飞向水潭边的阁楼,似乎想看看自己的小窝是否还在,而一旁的蓝鸦则稳重许多,此刻它也缩回往日般的大小,飞临到那阁楼的屋檐上,巡视着这处庭院的内景,以及那周边涛涛的松林。

    洛兰希尔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淡淡笑容,取出钥匙和令牌,再次走入那座阁楼中。往日听雨看书的地方也一步步映入眼中。

    望着沉积的灰尘,少女卷起袖口,心中想着。

    或许,今天又要来一次大扫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