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棋魂开始的无限 > 第553章 恐惧之怪物,直死之魔眼!?
    迦勒底,罗曼在看见陈安夏那预见死亡的一刀的时候,脸上不由露出动容之色,口中道“难道他已经觉醒了根源之眼...”

    “不对,他应该还没有觉醒根源之眼,可他为什么能够看见并斩断死之线?”

    一旁的女性在听到罗曼的话后,神色再度一怔,口中喃喃道“能够看见并斩断死之线的眼睛...”

    “直死之魔眼...”

    另一边,浅草禁区之内。

    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战斗已然打响。

    此时,陈安夏正从容应对着鬼舞辻无惨的管鞭攻势。

    其实哪怕是在与黑死牟的对决前,也即是在遇强则强之前,陈安夏也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看穿鬼舞辻无惨的管鞭攻势。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陈安夏开启的是真正的通透世界。

    不仅如此,在陈安夏自身超凡洞察力和超凡嗅觉的加持下,他的通透世界甚至要超过继国缘一的天生通透世界。

    在这样通透世界的视界之下,陈安夏能够很清楚地看穿鬼舞辻无惨的管鞭攻势,并且在极境呼吸法的加持下,从容应对。

    更不用说,陈安夏还拥有真正的天衣无缝之极限,这种超越了人类限定的可怕能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陈安夏能够斩杀鬼舞辻无惨。

    因为鬼舞辻无惨自身也已经突破鬼之限界,哪怕陈安夏用日轮刀砍掉了鬼舞辻无惨的脑袋,也无法击杀鬼舞辻无惨。

    除此之外,鬼舞辻无惨还利用自己在漫长生命中雪莱的高度医学知识,在自己的身体内创造出了五脑七心。

    这五脑七心赋予鬼舞辻无惨极其变态的再生速度,以及没有再生极限的无限体力,普通的日轮刀在砍进鬼舞辻无惨身体的瞬间,其就可以完成再生。

    这也是鬼舞辻无惨无限接近于不死的再生能力的根源。

    不仅如此,这五脑七心还能够在体内不断移动,攻击难度极高。

    在原著中,若是没有珠世研究出的将鬼变成人、加速衰老、阻止自爆、破坏细胞的这四种药物。

    那么,哪怕是能够直接阻断上弦再生能力和封住血鬼术的众柱赫刀,也根本无法伤害鬼舞辻无惨一分一毫。

    现如今,珠世还没有研究出将鬼变成人的药物。

    这也意味着,陈安夏无法用原著中的方法,斩杀鬼舞辻无惨。

    从这方面来看,现如今的鬼舞辻无惨近乎不死不灭,根本就无法被人类斩杀。

    不过,人类一方还有希望。

    这个希望就在于掌握了日之呼吸法的陈安夏。

    因为在四百多年前,那传说中的猎鬼人继国缘一,就是在没有珠世研究的那四种药物的前提下。

    依靠自身持有的那等同于阳光对鬼杀伤力的赫刀,以及专攻招数-日之呼吸·十三型,一举针对鬼舞辻无惨的十二个弱点,并破解掉鬼舞辻无惨的不死之躯,将其逼入绝境。

    如果不是鬼舞辻无惨最后自爆成1800块碎片,从而从继国缘一的手中逃脱,那鬼舞辻无惨和鬼早就成为了历史。

    陈安夏熟知这一点,也不会让这个情况再度上演。

    而陈安夏所拥有的底气,就是珠世已经研究出的阻止自爆的药物。

    陈安夏要做的就是在使用日之呼吸·十三型,破解掉鬼舞辻无惨的不死之躯之前,将阻止自爆的药物注射入鬼舞辻无惨的体内。

    只要鬼舞辻无惨无法自爆,那么陈安夏就有希望斩杀鬼舞辻无惨。

    不过,现如今的陈安夏也只是有希望能够斩杀鬼舞辻无惨。

    之所以只是有希望,是因为鬼舞辻无惨真正的实力远不止于此。

    像是此前那让九柱联手都陷入险境的管鞭攻势,也仅仅只是鬼舞辻无惨的攻击手段之一,甚至连底牌的程度都没有达到。

    也因此,哪怕陈安夏的实力已经经由遇强则强的体质得到增强,也依然没有把握能够斩杀鬼舞辻无惨。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安夏知道自己一定不能焦急,一定不能自乱阵脚,要尽量与鬼舞辻无惨胶着、拉扯。

    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借助鬼舞辻无惨带来的压力,来激发自己遇强则强的体质,来让自己不断变强。

    陈安夏有自信,只要自己的实力能够达到与鬼舞辻无惨旗鼓相当的境地,自己就能够凭借真正的天衣无缝之极限,百分百地将阻止自爆的药物注射入鬼舞辻无惨的体内。

    之后...

    外界一瞬,陈安夏的脑海中已经百转千回。

    在制定了针对鬼舞辻无惨的战术之后,陈安夏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遵循着这战术,与鬼舞辻无惨进行胶着、拉扯。

    不过,陈安夏知道,自己的战术短时间还好,一旦时间长了,鬼舞辻无惨肯定会有所察觉。

    到了那时,恐怕鬼舞辻无惨就不会如自己所愿。

    所以在那之前,陈安夏要尽量通过自己那遇强则强的体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或许是实力限制了眼界,在九柱和灶门炭治郎的眼中,看到的不是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胶着和拉扯。

    他们看到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这场战斗的无比的惊险、激烈,以及充满压迫感,让他们身心紧绷,根本挪不开眼球。

    不仅如此,九柱还发现,哪怕自己开启了通透世界,也依然无法清晰地捕捉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战斗过程。

    这个事实让他们心神震荡的同时,也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与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差距。

    他们也都清楚,如果这场战斗没有陈安夏,那么他们的最终结局就是全军覆没。

    这也意味着,哪怕是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胶着、拉扯战,他们也无力参与进去。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场人鬼决战,他们能依靠的只有陈安夏了。

    在心中,他们也都开始为陈安夏祈祷了起来。

    战斗还在继续,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战斗愈发的激烈和恐怖了起来。

    以至于那战斗的余威,都让在战场之外观战的九柱等人感到心惊。

    也在这愈发激烈和恐怖的战斗之中,陈安夏意识到了不对劲。

    陈安夏知道,鬼舞辻无惨绝对已经知晓自己是在故意让战斗陷入胶着和拉扯。

    但鬼舞辻无惨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十分配合自己,或者说这场胶着与拉扯之战,也十分符合鬼舞辻无惨的心意。

    在意识到不对劲之后,陈安夏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将目光看向一旁被自己忽略的饕餮身上。

    在陈安夏的视线中,就见吞噬了十二鬼月的饕餮,其身体形态已经完全脱离了人形,也不再是肉山的形态,而是一种不知名怪物的形态。

    这不知名怪物,哪怕是陈安夏看去,也不禁心生恐惧,就好像这不知名怪物本身就是由恐惧汇成的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