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武神纪元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苏神对仙王
    天下无邪,风华傲绝。

    血狱双帝尽数败于苏逸辞之手。

    就在苏逸辞战胜了亡灵,起祸两位百劫之帝的时候,四面八方的空间呈现出水面倒影的扭曲状。

    “这是?”苏逸辞眉头轻皱,眼中露出几分郑重。

    位于战局边缘的其他人同样是面露心惊之色。

    “那是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

    星主,月神,墨舞衣,柳沾雪,夜无宸和凶祭血陆的众魔都是无比警觉的扫视着四面八方。

    突然间,“咻”的一声独特的气流颤吟,天地间光芒大盛,众人的瞳孔不由的缩成针尖大小。

    虚空中就像有着一轮曜日爆发。

    可紧接着,那轮曜日在转瞬间聚拢成一点,并消失在了天空。

    再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片混乱的战场只剩下了斗败的亡灵左帝和起祸右帝。

    至于苏逸辞,竟是凭空不见了踪迹。

    苏逸辞呢?

    凶祭血陆这边而来的众人脸色不由的一变,尤其是墨舞衣,柳沾雪等一行人,脸上的惊容愈发明显。

    某座偏僻的峰台上。

    踏月之仙舞魅生,白夜客栈老板娘海问香对视一眼,各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抹诧异。

    “这力量是?”

    “错不了,就是他。”海问香给予肯定。

    两女再度对望了一眼,心领神会,当即化作一道光束消失在了原地。

    …

    喧嚣远去。

    争斗消散。

    苏逸辞此刻无比谨慎的看着周边的陌生环境。

    这是一片天地封锁的空间,上空是吞吐着雷电的乌云,而在苏逸辞的脚下,却是一座广阔的云霄柱台。

    在四面八方的其他区域,也都矗立的一座座高度不等的柱台。

    每一座柱台都给人一种离地万丈的感觉,柱台的边缘下方,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深渊。

    这是何处?

    又是谁将自己带到了这里?

    苏逸辞幽暗的眼眸中闪过一阵弧光。

    接着,苏逸辞微微闭上双眼,开始运转空间之力,意图挣脱这片束缚。

    可是,令苏逸辞意外的是,空间力量似乎失去了效果,自己无法感应到之前的空间区域。

    “在吾的‘荒灵困绝阵’内,你的空间之力是无效的……”

    一道低沉傲冷的声音突然闯入苏逸辞的耳中。

    “哗!”

    气流骤起,心神一紧。

    苏逸辞猛然睁开双目,接着冷眸一斜,只见在那左侧方向,一道气宇轩昂的尊贵皇影映入眼中。

    皇忌仙王!

    紧张!

    加之意外!

    苏逸辞掌中染神血摇曳出一阵妖异的血浪。

    眼前之人既不是来自神禁血狱,也不是出自沉沦血海,而是从未和苏逸辞有过交集的仙道域。

    苏逸辞着实没有想到,皇忌仙王竟然对自己出手。

    “阁下有事?”苏逸辞虽然心惊,但并不慌乱。

    皇忌仙王注视着苏逸辞那冷峻的眼神,嘴角挑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不论是对待任何人,他似乎都是这种自带轻嘲的姿态。

    “吾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抬起指向苏逸辞,“那就是请苏神魔主……交命!”

    “呼!”

    雾色的气流从皇忌仙王的身下铺散出去,“交命”二字,本就令紧张的氛围再度显露出锐利的锋芒。

    苏逸辞面色一凛,其身后由血绛**所化的魔翼燃起一阵气焰。

    皇忌仙王笑道:“你的镇定,出乎我的意料。”

    苏逸辞回答,“想杀我的人,并不少。有理由的,无理由的,我早已司空见惯。”

    “那你可知晓我要杀你的理由?”

    “有没有理由,似乎并不是主要。”

    “哈哈哈哈……”皇忌仙王肆声大笑,“你不需要理由,但吾却喜欢让人死的明白,告诉你理由,是源自于吾的仁慈。”

    面对皇忌仙王的嘲讽,苏逸辞面不改色,不愠不怒。

    他平静的回道,“如此,在下就悉心接受仙王你的仁慈。”

    “有人告知于我,你杀了北绝公子……”皇忌仙王语气轻描淡写,但眼神逐渐变的尖锐,就像有着刀光剑影再闪,“北绝公子,是北冥仙王的弟子。吾受北冥仙王之托,前来……收命!”

    苏逸辞笑了。

    “如此,你找错人了。”

    “哦?”

    “北绝公子可并不是我的杀的,看来所谓的仙王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武器。”苏逸辞回击道。

    皇忌仙王不动声色,他道,“我已经查过,你是北绝见到的最后一人。北绝公子最后消失的地方,残留了一缕魔气。而那缕魔气,最近这段时间,在修罗山脉停留的最久。”

    “嗯?”苏逸辞有些诧异。

    眼前之人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在欲加之罪?

    要知道,北绝公子乃是一位百劫之帝,整个修罗山脉中,无人可以取对方的性命。

    而且,那个时候,自己也才十劫大帝,哪怕全力以赴也不见得能够战胜北绝公子。

    难道是阿尘?

    苏逸辞暗自否定。

    修罗山脉中,难道还藏有其他的强者?

    皇忌仙王并不着急出手,这种感觉,就像猫戏耍老鼠一样,带着临终前的玩味。

    “需要争辩吗?我可以给你时间。”

    “不必了!”苏逸辞回视对方,“就算北绝公子不是我杀的,你也并不会高抬贵手。既然你确定他是死于我修罗山脉魔众之手,我的争辩不过是多费唇舌。”

    皇忌仙王并未否认。

    他的确没有放过苏逸辞的打算。

    哪怕北绝公子不是被苏逸辞亲手所杀,但终归是修罗山脉的魔。

    只要是修罗山脉的魔所为,苏逸辞就脱不了干系。

    在真正的凶手找出来之前,有人必须要为北绝公子的死负责。

    作为凶祭血陆之主的苏逸辞,就是唯一的目标。

    “所以,你准备好交命了吗?”皇忌仙王开始下达裁决审判,凛冽的寒风在这极高的天柱云台上格外刺骨。

    九霄上空,雷云咆哮,一道道可怕的闪电就像巨龙探出的利爪。

    苏逸辞径直注视着对方那自带睥睨的目光,口中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无!”

    “呼!”

    气流加剧,风云失色,苏逸辞掌中魔锋一转,一座瑰丽的八芒星剑阵在身下旋转开来。

    “要我交命,就看仙王阁下有无这个本事。苏逸辞,请……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