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抗战之特混战队 > 第454章 会见新1军军长郑洞国
    郑洞国中将坐三人沙发,张君浩和廖耀湘少将一人坐一张单人沙发。

    吴琼和雨宫樱子做服务工作。

    郑洞国将军笑说:“我在列多做反攻日军准备工作,并不知道张将军来到了兰姆伽,昨晚廖师长给我发了电报,说你来了,而且一来就与温盖特特种兵教官进行了射击、负重跑步和格斗比赛,说你取得碾压式大胜。他在电报上没有说举行比赛的原因,我猜测,你一定和史迪威将军在特混战队的安排上出现了矛盾,我担忧会出大问题,所以今天一大早,就驾车赶了过来。”

    张君浩叹气说:“史迪威将军想让他的参谋长白克上校当特混战队队长,我当副队长。这怎么行?特混战队是中国的军队,必须由中国人指挥。为了保住对特混战队的指挥权,我不得提议比赛。”

    廖耀湘笑说:“这个比赛太不公平了,射击比赛温盖特特种兵教官20名参加,还有白克上校及温盖特本人,他们取最好成绩。张将军一人参加,容不得半点失误。万没想到,张将军的射击水平是如此之高超,英美两国高手根本不是张君浩的对手。接下来负重比赛,张将军也获胜。最后是格斗比赛,先是一个泰拳高手和张将军比赛,被张将军打败。接着是拳击高手和张将军比赛,也被张将军轻易打败。然后,所有特种兵教官一起和张将军打,被张将军砍瓜切菜般几分钟之内就全都打败了。太震撼,太神奇了,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郑洞国将军看着张君浩竖大拇指说:“战神之号名不虚传。”

    廖耀湘笑说:“张将军保住了队长职务,特混战队所有军官职务都保住了。即使将来有英美特种兵补充进去,都必须听张将军安排。”

    张君浩点头说:“特混战队指挥权事小,国家民族尊严事大,我不得不跟史迪威争队长一职。”

    郑洞国将军重重叹气说:“史迪威原本想让新1军所有营长以上军官全都由美**官担任,新1军全体将士进行抗议后,史迪威将军就把美军军官改任为联络官,但联络官却有权调动营级以上队伍。换汤不换药,新1军各级指挥官的指挥权被架空了。提醒你,必须当心特混战队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张君浩问:“能说说具体情况吗?”

    郑洞国将军说:“去年10月,史迪威和韦维尔等会谈,决定为中国到这里来的第22、第38师在这里设立训练基地,取消中国远征军第一路长官司令部,成立中国驻印度总指挥部,由史迪威和罗卓英分任正、副指挥。为了保持中**队的独立性,重庆决定另设副总指挥部,由罗卓英将军节制。由于史迪威要求营以上的军官由美国人担任,因而与罗卓英将军产生了矛盾。重庆不同意史迪威的要求,为了解决纠纷,便以撤销副总指挥部,调回罗卓英将军为条件与史迪威妥协。去年冬天,罗卓英将军离开印度返回重庆。现在罗卓英将军担任桂林干训团教育长,与驻华美军合作,首用轮带式教育法,训练反攻部队。”

    张君浩好奇问:“史迪威明知这么做,会导致重庆的坚决反对,重庆是会向美国总统要求撤换他的呀!史迪威将军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做呢?”

    郑洞国将军叹气说:“史迪威将军看中的是中国的士兵,对军官一概不信任,认为中**官不具备指挥用美军武器武装起来的队伍。这次重庆之行,史迪威向重庆提议,想分配物资给大西北的军队,导致总裁极端不满。史迪威还想派美军观察团前往八路军驻地。”

    张君浩说:“很好嘛!史迪威很有眼光。”

    郑洞国看着张君浩的眼睛,摇头说:“你的立场很危险。”

    张君浩笑说:“我站在正义与人民一边。”

    郑洞国说:“希望我们不要成为敌人。”

    张君浩朗笑说:“越说越远了,赶紧打住。我张君浩到这里来是打鬼子的,我到这里来后,就没有准备回国。我以为我一定会战死在这里,我也时刻准备着战死。我是你手下的一兵,我们假如成为敌人,岂不是我们中有一人会是日军?”

    郑洞国也笑说:“你能与英美既斗争又合作,既保持了尊严,又维护了团结,关键是保住了特混战队及其指挥权,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想重庆知道真相后,也会对你赞赏有加的。”

    张君浩叹气说:“史迪威想对特混战队进行补充,如何补充,补充多少人,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我现在一无所知。特混战队只过来了警卫队,主力什么时候到,得看伦纳德将军安排。”

    郑洞国笑说:“四百人不到,十架飞机一趟就能全都运来。大反攻迫在眉睫,着急的是史迪威,他会协调伦纳德赶紧把特混战队主力运过来。至于特混战队是补充还是改编,我想改编的可能性更大些。”

    张君浩点头说:“我又不会自作主张带着队伍瞎闯?我这人是服从上级命令的典范,你们指挥部有令我是会无条件不折不扣执行的。史迪威假如明白这一点,何必非要夺取特混战队指挥权?再说了,特混战队只是小队伍,即使扩编,总人数也不会超过一千人。假如超过一千,我是会坚决反对的。队伍过大,不利于机动作战,特混战队和正规军有所不同,相当于特种作战部队。”

    郑洞国说:“特混战队和英美派往敌后的特战队还是有区别的,英美派往敌后的队伍,虽然都是精英,战斗意志和能力都超级强大,但缺点也显而易见。那就是只携带轻武器,袭扰能力很强,但攻坚克难能力太弱。有重大战果,但自身伤亡也极大。凭我的观察与研究,大反攻时,英美在敌后的队伍所起作用一定会非常有限,而且甚至还需要救援。”

    张君浩的眉头皱了皱,小声说:“可英美对敌后特种作战特别重视,而且不遗余力支持。”

    郑洞国笑说:“在敌后打仗,新四军和八路军是内行!英美不行。”

    张君浩笑说:“看来我得拜八路军和新四军为师,才行的啊!”

    郑洞国看了眼张君浩轻轻叹气,显然对张君浩的立场不满。但张君浩有言在先,到这里来打仗,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国,他又极其敬佩。所以,只叹气,没有再说什么。

    三个人喝茶。

    张君浩的茶是西湖龙井,郑洞国能喝到这么好的茶,非常新奇,对茶赞不绝口。远在异国他乡,能喝到中国的好茶,郑洞国每喝一口,都仿佛是婴儿在喝母乳,热泪在眼眶中打起转来。

    三人喝了会茶后,郑洞国看着廖耀湘说:“38师马上也会开往列多,保护美国工程兵修筑中印公路。到时兰姆伽就只有特混战队了。”

    张君浩说:“不是说还会从中国调一个军过来的嘛?”

    郑洞国叹气说:“调队伍过来是肯定的,但得有时间。首先得选中队伍,其次用飞机运输,一次最多只能运四五百人。不到年底,队伍运不过来。队伍运过来后,还得进行一段时间的严格训练才能投放战场。初期反攻行动只能靠新1军实施。日军在缅北有两个师团,极擅丛林作战,中美联军兵力严重不够,而缅北反攻又是主攻方向。”

    张君浩点头说:“明白了,看来大反攻准备工作很仓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