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论如何瞒过姐姐谈恋爱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晋级决赛
    光剑的威压使得地面都陷入了沉降,璐璐和海城一中的学员都跪到在地,无法起身。

    就像在圣者莅临之刻,引颈受戮的罪人。

    就连那柄锋芒毕露的王剑芙兰朵,都轻轻震颤起来。

    即便是剑中暴君,也无法匹敌神之伟力。

    在那无上璀璨的光芒之下,万物都将黯然失色。

    “审判之刻!”

    白发的少年沐浴在圣洁的微光之中,神情肃穆。

    在施展出这一剑时,识海中响起了一个未知的声音,告知了他这一式的名字。

    与此同时,他在识海中看见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画中的白裙少女,持着一柄巨大的圣剑,斩断了星海。

    那少女给他一种异样的温暖和亲切之感,只是穆茗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见纤细窈窕的背影在微光如幻灭,如梦幻泡影。

    “你赢了!”

    那名寡言的红发女剑士霎那间就出现在了璐璐身旁,轻轻抬起手掌。

    一圈赤潮般的猩红魔力涌动,化作两只巨大的手掌,夹住了那柄巨剑。

    纯白的涟漪荡漾出来,整个战斗场地龟裂出数以万计的裂缝,随后卷起无数的碎石。

    整个大地都被刨开了,表层一米的土地都化作齑粉。

    那名红发女剑士脸色一白,浮现出一抹错愕,她远远低估了这一剑的威力。

    “艾娜,不用继续了。”

    一个略显轻佻的男声传来,穆文斌走上台,手掌泛起微弱的火光。

    穆茗斩落的巨剑就崩解成了细小的光点。

    这一幕让艾娜和穆茗都陷入了震惊。

    穆茗虽然对这一招“审判之刻”的威力没有清醒的认知,但从艾娜的表现来看,这一招的威力非同小可。

    毕竟,艾娜是货真价实的王阶。

    能撼动王阶魔法师的剑技,竟然被穆文斌拂手间就化解。

    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

    穆茗看着父亲,不禁暗自揣测起来。

    “几年未见,你的修为竟然再次迎来了突破。”

    艾娜瞳孔微缩,神情中满是沮丧和失落。

    她一直将穆文斌视为对手,没想到,这个男人早已站在了她无法企及的高峰。

    以他现在的实力,应该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致吧。

    “洛城一中胜利,晋级总决赛。”

    裁判在沉默了很久之后,这才宣布了最后的成绩。

    “对不起,老师,我让你失望了。”

    璐璐脸色苍白,嘴角咳出血迹。

    强行驾驭王剑,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荷。

    “无妨,不必把胜负看得太重。”

    艾娜轻轻拍了拍学生的肩膀,虽然装作一脸无所谓,但心里仍旧有些不甘。

    “我家茗儿真棒!”

    蓝依托着腮,笑吟吟地道。

    “那女的,是不是和我哥之前有一腿?”

    穆程看着台上的那名红发女子,小声说道。

    蓝依闻言,侧过脸来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抱歉,我不该提的。”

    穆程立马识趣地闭嘴。

    场下,穆茗看向一旁的穆文斌,欲言又止。

    他隐约能察觉得到,那个红发的女剑士,看向穆文斌的眼神很微妙。

    有似有若无的眷念,还有丝丝羞恼和愤恨。

    “爸,那个阿姨和你……”

    “咳咳,往事不要再提。”

    穆文斌咳了咳,有些心虚地看向别处。

    骗完炮就分手这种事,说出口实在是有损自己在儿子心中英明神武的形象呢。

    场下,众人看着迎来了蜕变的穆茗,心思各不相同。

    “好像长高了一点。”

    大小姐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在自己额头上比了比,略微有些遗憾。

    再长高点就不可爱了,也不能随便欺负了。

    更关键的一点,这家伙没进阶之前,她还是打得过他的。

    这样一想,弟弟还是永远不要长大比较好。

    “少爷又变好看了。”

    莺萝笑吟吟地道。

    阮伊儿看着,微微颔首。

    的确,这家伙长得比之前更好看了,脸颊少了几分青涩,面部的轮廓也少了一丝柔和,添了一丝英气和锐利。

    少年的身姿似乎也在那场蜕变中变得更加挺拔。

    就像,从幼年期的宝可梦,进化到了成长期?

    “从初阶升变为超阶,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你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适应身体的变化,对于元素的掌控也要多花心思,千万不可荒废了训练。”

    穆夕研看向穆茗,微笑着叮嘱道。

    “我不会懈怠的,夕研姐。”

    穆茗点了点头,很是认真地道。

    下午,众人离开赛场之际,海琴月笙独自一人脱离了队伍。

    筱梦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思考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跟上去一探究竟。

    “姐姐,你要去哪儿?”

    沈渔出声叫住了她。

    “没事,就是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等会我会回来的,别担心。”

    筱梦微微笑着,从兜里拿出耳机塞到了耳朵里,低着头走着陌生的路。

    血族的感官与嗅觉,锁定了海琴月笙身上的气息。

    她忘不了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就是她,忘不了那个名为伊甸的地狱。

    在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她的身体化作薄雾融入了镜子。

    海琴月笙自顾自地走着,闲庭信步,少女的脸颊在阳光下显得青涩又充满稚气。

    闹市之中,她走进了一家百货商场,这是赵氏集团的产业。

    商场里人来人往,满是年轻的都市女郎和职场新人。

    走进电梯之前,她透过一间服装店面里的试衣镜,撇见了一抹游离的暗影。

    视若无睹地走进电梯,在楼层的按钮上迅速流畅地输入了一连串的数字。

    电梯内部的按钮突然同时亮起并开始闪烁,头顶的光熄灭了一瞬。

    电梯开始极速骤降,抵达了不存在的负三楼。

    开了门,海琴月笙顺着空旷的走廊踏入了黑暗之中。

    此时,筱梦穿过镜面,来到那户显示正在维修的电梯外面,准备以暗影魔法潜入。

    猝不及防之间,一只温暖的手拉住了她。

    筱梦回过头,出现在面前的,是沈渔平静温和的脸。

    “姐姐,你为什么要跟踪她?”

    筱梦侧过脸,没有说话。

    “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沈渔凑过来,看着她的眼睛。

    “我有我自己的理由,但是很抱歉,我不能说。”

    筱梦抬起头,将手腕上沈渔握着的手分开。

    这女孩的手很暖,她有些舍不得分开。

    但是,她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伊甸园毁了,但海琴家族的实验从未终止。

    悲剧每时每刻都在上演,以后或许还会出现更多像她这样的怪物。

    她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悲剧发生了,所以,她要为这一切画上休止符。

    “我和你一起去!”

    沈渔放心不下,试图去抓紧她的手,却被她一把推开。

    紧接着,沈渔就看着她,穿过了那扇冰冷的门,就像前往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一个,没有光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