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 四一二 福灵剂提上日程
    “肉质鲜嫩,毒性也很小。”

    “非常新鲜,我觉得炸起来的口感比较好。”

    “加了芝士烤的味道也不错,就是太少了些。”

    开学第一天的餐桌上,教授们正在热情的讨论着早上起来进行魔法研究的相关事宜,说法各异,但统一对实验材料进行了高度评价。

    这洋溢的热情让坐在餐桌最前方的麦格教授脸上的严肃都淡了几分,更是把一群没睡好的孩子们给吸引住了。

    “教授们一定是在讨论三强争霸赛的事吧?”

    格兰芬多的餐桌上,罗恩打着哈欠朝着哈利询问道。

    他做了一晚获得勇士身份的梦。

    “应该是吧,毕竟是那么隆重的比赛。”

    哈利打着哈欠回应道——他也做了一晚上的梦。

    “一下子开学都好像没那么重要起来,对了,上午都有什么课?”

    “草药学和神奇生物保护课,也不知道海格又弄出来了什么——人们都在说昨天晚上的暴雨是海格饲养的雷鸟引发的。”

    “应该是吧,毕竟…”

    哈利笑了笑,罗恩和赫敏也笑了笑,大家都对一年级遇上那只龙记忆犹新。

    “真亏的你们笑的出来。”

    哈利对面,他的一个好朋友,球队的追球手凯迪·贝尔叹了口气,“开学第一天啊,今年我可是owls年。”

    这话是学生永远的痛,让哈利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宽慰她了。

    不过凯蒂也不怎么需要他来安慰,她晃了晃自己长长的头发,“还能怎么样呢,熬过去吧…我现在快嫉妒死双胞胎兄弟了,他们居然那么高的分数过了owls考试。”

    她本身就是带些自来熟的,“谁能不嫉妒呢,等到明年你们owls年的时候就知道了,能轻松获得那个分数的也就格兰杰小姐了吧,他们居然获得了全部的证书…”

    这事哈利倒是听罗恩写信说过了,但是还是头一次如此了解这事的强势。

    “他们一直说是被威廉教授逼迫着做了好多习题的原因,还特别给我了一份笔记来着——那东西看起来就让人害怕,他们怎么熬过来的…”

    “诶,对了,听说你和拉文克劳那边的秋,嗯哼?”

    还沉浸于owls考试恐怖如斯的中哈利遭受到了突然袭击,效果拔群的愣在了原地,然后脸红了。

    “啊哈,原来是真的啊…”

    凯蒂露出促狭的笑容来,“需要我把双胞胎的笔记分你一份吗?”

    “那可是威廉教授出品,通过owls考试的保障啊…话说好像威廉教授要获得梅林勋章了…”

    看着哈利一脸拘束,这位找球手笑的异常开心。

    “量身打造的复习笔记啊…我要是能获得也好啊…”

    她感慨了一声,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回见哈利,今年是没比赛打了,我恐怕得专心复习了…麦格教授的变形术在第一节,我可不敢迟到了,走了!”

    她潇洒的挥了挥手,然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匆匆离开了餐桌。

    “她想说什么?”

    哈利一头雾水的看向罗恩,然后发现罗恩也是一头雾水。

    “该上课了,”赫敏没好气的回答道,“第一节是草药课,温室离这边还是挺远的。”

    ——

    “今天没什么课,去干点什么好呢?”

    “整理大办公室…不想做那个工作啊…”

    “出卷子?暂时不需要啊…也就多了一个有关未成年巫师的临时考核而已,出那么迅速反而没什么必要性。”

    “熬煮福灵剂…今天天气不好,不适合,而且在其余两所学校来访前很多事情没法确认,一旦出现什么紧急事件,总不能缺席吧?”

    “需要半年熬煮时间的话,最好的开锅时节应该是在秋季,再等等,这几天草药还没那么优秀,要是因为草药的原因熬毁了,那就真的不值得了。”

    熟悉的药剂自然是按照草药性质和魔药性质自由改动,但是福灵剂这种尚未掌握的玩意,威廉觉得自己再小心些都不过分。

    “先去温室看看,预定一批草药再说,也不知道亚当斯他们上课着没有。”

    不光是福灵剂要熬煮,其余几种有趣的魔药威廉也很感兴趣,去看看草药成色,然后决定开锅时间——这算的上药剂师的顶级待遇了。

    打定了主意,威廉迅速解决完饭,开始朝着温室走去。

    ‘亚当斯的话,在…’

    “威廉教授!”

    “啊,斯普劳特教授。”

    威廉不失礼貌的打着招呼,来人家温室看草药,被正主看到了。

    斯普劳特教授是赫奇帕奇院长,一位相当和蔼的女士。

    “来看草药?”

    “是,从乌干达弄到了一些有趣的魔药方子,想按照英国这边常见草药的性质复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

    福灵剂是不可能承认的,除非配置出来——不然大概要被当成笑话讲上半年多。

    “除却草药种子弄到了不少稀有的东西啊,威廉教授,”斯普劳特教授点点头,“那几种草药的种子状态都非常棒,我今年正好试着看看能不能让它们多繁衍一年。”

    这话当着学生说合适嘛…

    斯普劳特教授说的草药是乌干达那边特产,在霍格沃茨这边虽然能长出来,但是基本上生出来的种子是无法再次生长的,所以基只能每年弄些种子过来,但是问题又来了,那玩意理论上属于禁运品…

    为了让它不那么违规,威廉跑了两三层手续花了不少加隆才把它作为合法的玩意带回来了,但即便如此,它也没那么合法…

    ‘您就不能应用我当时的说法,我有一个朋友…’

    ‘我可没打算把学生教进阿兹卡班啊…’

    “帮大忙了,往年弄到的草药种子处理手法没那么专业,无论怎么弥补长势都差了些。”

    斯普劳特教授依旧赞口不绝,好半天才读懂威廉的眼色,意识到了这种草药本身的问题。

    “这边的温室在上课,帮忙看看巴波块茎吧,威廉教授。”

    她生硬的转折着,仿佛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没法子,这位教授爱憎分明偏偏还性格没那么直,以前洛哈特教授在的时候威廉就发现了——这位教授有一点点老好人,洛哈特教授那样都不愿意让他当众难堪。

    “威廉教授对草药可是相当擅长的,他在魔药上也有着相当高的水准。”

    这话威廉很喜欢,但是为什么斯普劳特教授你说话时眼神躲躲闪闪的,一只手还背在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