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要做明世祖 > 第297章:花落谁家?
    朱见济闻言,倒是若有所思。

    不是说他良心发现,突然放弃包办婚姻了。

    而是朱见清最后一段话说得的确有道理。

    以他堂弟的水平,只怕真玩不过佐安。

    提出让佐安早点跟老朱家的子弟结婚生子,是为了安心。

    可去了西边,佐安还能让老公英年早逝,人为制造孤儿寡母呢。

    反正只要手里有个朱家皇族,总有名义法统在。

    这样子,朱见济远在东方,插手不及,搞来搞去,指不定真给人做了嫁衣。

    所以说若是选择亲王联姻,还得是个有点能力的。

    荣王……

    “你是真的菜!”朱见济对堂弟的自我认知表示了赞许。

    “不过朕已经给人做出了承诺,不能出尔反尔。若是你当真不肯,就去说服佐安公主,让她别盯着你,换个人上手。”

    “若是无人应征,那你不愿意,也得愿意!”

    大不了先把荣王扔去军队里磨练几年,再让锦衣卫和东厂教他一些逃命和防人下毒的手段。

    朱见清没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苦着脸回去了。

    而佐安那里,自然也因为他的事儿苦恼着。

    她此前心里知道,大明亲王身份贵重,又有娶妻纳妾的权力,不会轻易的迎娶一个异族女人,所以要想有所收获,必须选好目标,再重点突破。

    好色又不怎么聪明的朱见清是个很好的目标。

    加上朱见清自己也图谋不轨,所以几个月下来,佐安基本就在刷他的好感度,有时候气氛到了,朱见清也会嘴瓢的说两句想娶她为王妃之类的话。

    佐安觉得有皇帝默认,朱见清也躺在自己的网里,沉迷美色没有深思,安详的犹如咸鱼,她嫁给荣王的事,可以算是板上钉钉了。

    而且朱见济已经说了,希望等她生下老朱家的血脉,有了个低保,再出兵去西方。

    所以扣掉怀孕生子的时间,佐安觉得自己需要在今年就把朱见清拿下。

    虽然大明皇帝给出的期限是乾圣十年以后,还差三年,可孩子长大也需要时间。

    太小了,是经不起折腾的。

    原本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却没想到朱见清这条咸鱼突然反应了过来,甩几下尾巴,就要从佐安的网里跳出去。

    荣王殿下看得非常清楚——美色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要去那部落冲突不断的地方,还不如走他亲哥的老路呢!

    佐安为此又气又恼。

    她的好闺蜜固怀也跟着一块生气。

    “荣王真是太不像话了!他竟然欺骗你感情!”

    在她看来,佐安是个跟自己有些类似性格的好姑娘,只是因为身上背负着复国重任,让其看上去有些成熟多思而已。

    这样的少女,怎么会故意钓鱼呢?

    肯定是荣王过于纨绔,谁都敢招惹还不愿负责任!

    “我要让哥哥派人去把他打一顿!”

    固怀对佐安说道,“我哥哥不让的话,我就自己派人去!”

    只是给朱见清一个教训,不会真打出事,固怀相信她哥是不会惩罚自己的。

    佐安拦住了她,“算了,我们不要因为这种人而生气。”

    不就是一条跳出去的鱼吗?

    大明皇族这么多,总会有更合适的人选!

    在罗马的时候,教皇让她嫁给一个从未见过,还死过老婆的罗斯蛮子,佐安都认了,哪里会再挑剔?

    朱见济让她在京城里的亲王中做出选择,一来是为了双方有个感情基础,别整的同床异梦,最后还因为政斗而夫妻相残起来。

    二来,眼下在京的亲王基本都是朱见济看着长大的。

    乾圣天子继承了他爹优良的道德品质,对自己的亲戚都很不错。

    景泰帝把土木帝放南宫里好好养着,乾圣皇帝总不能还跟自家堂兄弟过不去。

    罪过的又不是小孩子。

    当年的废太子,如今的沂王都对皇帝亲近信任,可见朱见济这事儿办的让守旧的士大夫们都挑不出错来。

    以这样的感情基础,让朱见济出兵帮他们建国,更有动力。

    如果换成别的王爷,虽说政治因素还是会让朱见济执行计划,但没了情感上的牵绊,以后遇到问题,难免会有不一样的决断。

    大明皇帝的感情,那可比黄金还珍贵!

    “他不愿意娶我,我还不想嫁他呢!”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京城里不是还有一个选择嘛!

    秀王朱见澍也就比自己小了几岁,这差距不算什么,还能加大她诱拐的成功率。

    至于顺义王朱见泽,佐安则是没有多做考虑。

    “顺义王”代表着什么,固怀是给她解释过的。

    这根本不是华夏皇族传统的封号,是皇帝考虑到要安抚蒙古人的势力,才借口朱见泽身上一半的蒙古血统,给他安排的位子。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年来蒙古人表现不错,不需要想额外的办法安抚拉拢,朱见泽的封地早就定上了草原的一角,让他以大明亲王的身份,成为蒙古的新大汗。

    以后大明再开疆拓土,总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面对朱见济的安排,佐安很聪明的没去掺和。

    所以朱见泽她都没近距离见过,只把心思放在了另外两个王爷身上。

    “走吧,咱们去逛逛街,不要待在院子里生闷气。”

    不至于为了男人气坏自己。

    时至乾圣七年,大明的贵女们也渐渐敢于抛头落面了。

    皇帝下旨废除了缠足陋习,还以身作则的拒绝选缠过脚的后妃,不许家中有这情况的士人为官,很严重的打击了刻板的理学规矩对女性的压迫。

    毕竟这种恶心的行为,本就是出于某些权贵扭曲的心理。

    而从五代到两宋,一直没能恢复大一统豪迈之气的萎靡国势,也让这种行为流行起来,让原本还能靠着家势读书自由的大家小姐们,纷纷闭门不出,羞于和郎君见面。

    如今大明拨乱反正,倒是给帝国再添了几分色彩。

    一向引领风潮,最善于模仿皇帝行为的北京城,在这几年里还新开了不少装饰品店,专门做女人的生意,欢迎各家小姐上门,挑选心怡的商品。

    固怀为了让佐安舒心,特意带着她来这样的店里买买买,还大方表示看上的自己全包了。

    大明公主,怎么会没钱呢?

    而等她们包场完毕,预备去下一家店扫荡的时候,正好碰上从宫里出来,预备回家的朱见清。

    固怀出行,一向是大方的亮出自己身份的,从来不会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戏码。

    她这样的作派,无意中也带动了更多的闺中小姐出门,顺便给各种装饰品店打了广告。

    所以朱见清随手撩开马车的帘子,立马就看到了门口有众多侍卫矗立的店面,以及旁边的公主车架。

    他脸色一变,缩回车里,让车夫赶紧开溜。

    这个一直拖着嫁不出去的公主,可是荣王殿下不敢惹的人物!

    一旦碰到了固怀,皇帝肯定会出手,还有她那个同胞的姐姐,以及英国公姐夫……

    这种华丽阵营,难怪迟迟的没人敢娶她。

    谁让娶了这位公主,注定要当个妻管严了?

    可惜他晚了一步。

    同在京城大街上,马车转向是没有人脚跑得快的。

    固怀一声轻呵,保护她的侍卫即刻上前,拦住了朱见清。

    “莫要给陛下丢脸啊!”

    朱见清不得已露了面,和堂妹打招呼,“有问题私下说就是,何必大张旗鼓?”

    “那不是你一见我和佐安就想着跑吗!”

    固怀带着好姐妹走过来,对着荣王撅嘴。

    “好妹妹,是我糊涂!等会给你和佐安公主赔罪可好?”

    “我才见完陛下,忙着回去读书呢……你晓得宗室考核也快到了,我要是过不去,得被骂死的!”

    朱见清眼睛滴溜溜的转,给自己找借口,不敢跟面前的这两个少女对视。

    好在顺义王的车架此时正好过来——

    作为正统皇帝的儿子,朱见济给他们安排的王府都在一个地方,隔了一堵墙罢了。

    所以朱见泽、朱见清和朱见澍三兄弟,总有机会在这条街上遇到。

    以前还有沂王的,可惜他去年带着老婆孩子走人了。

    “顺义王来了!”

    “你们去抓他逗乐好不好?”

    “我也不是谦虚,对面那位不是比我名声好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