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聊斋最强武圣 > 第十三章:消息【求收藏】
    王诚他们回到丹徒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戍时三刻了,县城的城门早已关闭。

    好在杜捕头和守城士兵很熟,在让人请来守城将领确认过身份后,才得以特许开门入了城。

    之后杜捕头自然是忙着连夜叫醒县令汇报情况,王诚和李童等人则是各自回家休息了。

    这般好好休息了一夜,次日天才濛濛亮,“嚁嚁”的刺耳哨声便又响了起来。

    王诚今日起了个早,原本正打算先去看望一下昨日送回来的好友柳飞。

    这时候刚洗漱完听到哨声后的他,忙换上衣服带着佩刀赶往县衙门前集合。

    等他赶到这里之时,发现除了杜捕头外,那位县令大人和县丞、主簿也都穿着官服出了县衙,在衙门前等待。

    丹徒县的县令姓方,名叫方行佑,已有四十余岁,其人五官端正,仪表不凡,颇有威严之气。

    此人乃是进士出身,据说和现在的丹阳郡郡守乃是同榜进士,有过同窗之谊,背景极为不凡。

    王诚等听到哨声的捕快都到齐后,这位方县令便站出来训诫了一通话。

    大意是身为捕快享受朝廷俸禄,当尽职尽责护佑一方,让他们今日都跟随杜捕头下乡去迁徙村民。

    这时候大桑乡出现**的事情已经在城内传扬了开来,捕快们对于下乡办事都是极为惧怕。

    但是方县令亲自出面,谁也不敢临阵退缩,以免被这父母官给记恨上,当场治罪拿下。

    不过让王诚感到惊喜和意外的是,杜捕头以他击杀鬼物有功为由,特许他和昨夜回来的两个捕快留守县城内维护治安,不用再下乡去办这种跑腿活了。

    之后就在王诚和几个留守捕快目送之中,方县令亲自带着一众捕快和衙役出了城,直奔大桑乡方向赶了过去。

    涉及到迁移上千户百姓的大事,没有他这个县令亲自出马,那是很难让乡下地主豪绅们答应下来的。

    送走了县令等人后,王诚和另外几个捕快同僚说明了一下情况,就直接赶往了好友柳飞的家中看望。

    王、柳两家同住在南城,彼此相隔也只有一条小巷。

    王诚提着买好的早点包子到柳飞家门外敲了敲门,木门后面院子里就传出了一个清脆的女声。

    “谁呀。”

    “是我,王诚。”

    吱呀。

    木门从内往外推开,露出了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

    这少女论姿色只能说是清秀可人,顶多就是皮肤有些白,但身材却是很有料。

    明明是不到双十年华的闺中少女,鼓囊囊的胸脯却是比许多生育过的少妇都要有料许多,好像营养都长到那上面去了。

    王诚虽说此前就此原主记忆里得知了这一点,此时见面之下,目光也不禁往那处多停留了一下。

    可能是感知到了王诚目光落在何处,少女面色羞赧的向后退了两步侧过身子,声音软糯的出声道:“王公子你是来看望小飞的吧?他昨夜喝了不少药,现在应该还未起床。”

    “无妨,芸姐你将这些早点带去与婶婶分食,小弟去他房间将他唤醒就是。”

    王诚眼眉一低,不去看少女羞红的俏脸,说完就把手中用荷叶层层包裹的早点往门把手上一挂,抬步走向了柳飞的卧室。

    他这具身体的原主可能对这少女有爱慕之意,但他绝对没有。

    所以为了不引起更多误会,他不想和少女有更多的接触。

    而原主和柳飞是从小玩到大,对于各自家中情况都很熟悉。

    柳家现在也只有柳飞和母亲、姐姐三人,作为家中唯一男子的柳飞,早就刻意将房间搬到了外院靠门位置。

    王诚刚推开柳飞卧室的门,床榻上的柳飞就警觉睁开了双眼望向房门。

    见到是他后,柳飞眼中神色一松,不由张口问道:“诚哥你怎么来了?难道那**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没有,事情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昨日连有着三次气血沸腾修为的镇魔司军士都陷进去了两个,今早县尊大人……”

    王诚把昨日发生事情和今早县衙决定道了出来,语气颇为沉重。

    而听他说完这些事情后,哪怕是柳飞这向来胆大轻浮的家伙,面色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这样就麻烦了,这样以后咱们这些捕快的事情怕是会多出许多。”

    柳飞口中喃喃自语着,然后话锋一转,忽然说道:“而且诚哥你发现没有,算上咱们丹徒县这次出现的**事件,近半年来光是咱们扬州境内传出来的鬼物大规模害人事件,就已经达到八起了,这可比过往几年加起来的次数还多!”

    “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怎么了,你为何忽然提起这个?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王诚面色讶然的看着好友,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我也是昨夜喝完药后一时睡不着,才忽然想起来这个,然后又想起了半年前一次抓捕白莲教妖人行动中,偶然听到过的一番话。”

    “当时那妖人说什么鬼门大开,妖魔现世,生民沉沦苦海,唯有信奉他们那什么白莲圣母才能获得庇护救赎……诸如此类妖言惑众之语,”

    “我也知道白莲教妖人那套说辞只是想要人信奉他们的把戏,可是咱们也都知道,白莲教妖人里面是真正有厉害高人的,不然也不会朝廷都禁绝捕杀了他们那么多年,依旧捕杀不尽。”

    “所以你说会不会这次那些白莲教妖人的话,真的是开始应验了?”

    柳飞说完,一脸忐忑的望着王诚,眼中满是紧张之色。

    在大唐王朝内,公开讨论白莲教妖人的妖言乱语也是可以直接治罪,不是王诚和他关系非同一般,柳飞也不敢在王诚面前说出这种话语的。

    而王诚听完柳飞这番话,也是面色微变的沉吟了起来。

    他脑海中回想着关于白莲教的事情,但却只知道这是一个存在了数百上千年的邪道教派,据说大唐王朝建立之前便已经存在了。

    大唐王朝立国千年,千年时间里,对这个邪道教派都是严厉打压,可却是一直没有将其打死。

    近些年来,这个邪道教派更是不知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派出了大量人员游走四方传教,到处拉人入伙信奉他们的“白莲圣母”,屡抓不绝。

    从这方面来讲,王诚是根本不信那传教的白莲教妖人所言。

    毕竟编造大灾难降临而忽悠愚夫愚妇信奉某位神灵,一向是那些教派百试不爽的手段。

    但是这个世界毕竟和自己前世不同,这个世界是否真有神灵暂且不论,起码鬼物和修道之人都是真实存在的,王诚现在了解的情况有限,也不敢贸然用前世的经验来对待此世之事。

    所以他沉吟一番后,便对柳飞说道:“不管这两件事有没有关系,都不是你我这种小人物可以插手左右的,我劝你以后再也不要提起此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柳飞本身就是个聪明人,听他这样一说,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了,马上就连连点头:“诚哥你说的有道理,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此事我保证不会再对任何人提起。”

    “这就对了,你我都能力有限,能够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就已经是一件不易之事了!”

    王诚微微颔首,半是劝告半是感慨的叹道。

    然后他看着若有所思的柳飞,轻轻拍了拍其胸膛道:“好了,你好好养病吧,接下来衙门里估计有得忙,你这病最好是多生几日,也免得刚好就被拉去做了壮丁。”

    而见到他这就准备离开,柳飞忙回过神来喊道:“诚哥你先等等,有件事想要请你帮我办了。”

    “你说吧。”

    王诚身形一顿,回过头来看着好友。

    “张淮他们都死了,虽然这家伙活着时候挺讨厌的,可是前天晚上他们表现的也算条汉子,我想请诚哥你帮我随五块银钱给他家婆娘,就当我输了那个赌注好了!”

    柳飞语气低沉的说着所请之事,然后从枕头下摸出三块银钱递向了王诚。

    “我现在手头上只有这三块银钱,诚哥你帮我再垫两块,等下次俸禄发了再还你。”

    王诚看着他递过来的银钱,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转身就走。

    “你这点钱还是留着奉养老娘和你姐吧,那五块银钱我就先帮你出了,以后记得还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