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都市神级圣医 > 第384章这不是病
    第384章这不是病

    病床上。

    陈文府的脸色无比的苍白,医生也是连连摇头。

    “陈老爷子的状态非常差,受的刺激太大了,短期之内,最好不要让他受这么大的刺激了。”

    “老人的身体比年轻人弱,加上老爷子有三高,年轻人还是要好好照看一下。”

    听到医生的话,病床上的陈文府摆了摆手。

    “走吧,下次再来复诊。”

    陈丝雨面如死灰,目光无比的怨恨,“爷爷你没事吧,都是那个陈风,让他走了我不甘心。”

    “我的婚礼没了,我的名声也被他一手给毁了,我的未来就这么完了。”

    “是啊,爷爷,咱们不能被一个外人给打倒了,一定要想办法找回场子。”

    陈让沉声说道。

    听到二人的话,陈文府虚弱地说道:“你们斗不过他,这个小子的手段你们招架不住。”

    “从现在开始,以后都不要再去惹他了。”

    说完之后,陈文府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沉重之色。

    他的几个儿子都在跑外贸,就是这段时间频繁地出差,这才让陈风钻了空子。

    原本,陈丝雨的婚礼,他是打算让几个儿子回来的,一想到会损失很多钱,他也就忍住了。

    这才让那个白眼狼钻了空子。

    “爷爷……”

    陈让与陈丝雨齐声说道,握紧拳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老人。

    堂堂的陈家,难道就被一个陈风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必再说了,我老了。”

    若是年轻之时,他自信能将陈风玩得死死的,但不得不承认,他老了。

    “谁说我们斗不过,三年前,我能将那个废物压制,如今,依然可以将他压制得服服帖帖的。”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一道身材高挺的男子走了进来。

    此人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被人欺负了,呜呜。”

    陈丝雨扑到在男子的怀中,哭泣道。

    陈霸轻轻地拍了拍陈丝雨的后背,一脸柔和地说道:“放心吧,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爷爷,我回来了。”

    陈霸走到陈文府的面前,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寒芒。

    家中所有的信息他都知道了,这也是为何他突然匆忙赶回来的原因之一。

    “好……好……回来就好。”

    陈文府苍白的脸色因为激动变得红润起来。

    “年会上,我会让他知道,陈家依然是他高不可攀的存在。”

    陈霸,陈家三代的老大,也是目前混得最好的陈家子弟。

    从一个来宁镇的小康人家子弟,到目前的京都名声大噪的上市集团老总,他的人脉可不仅仅在这个小地方。

    ……

    “什么,你还要参加年会?”

    陈美丽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一次能够顺利地从陈家归来,也是托了陈风的福。

    现在与陈家全面闹翻之后,想要再去参加年会,恐怕陈家不会放过陈风。

    “放心吧,美丽姐,我有分寸。”

    “洞房我就不闹了,祝你跟姐夫白头偕老,对了,早生贵子。”

    陈风眨了眨眼,笑道。

    一旁的唐毅脸色微红,紧紧地握住陈美丽的手,仿佛想要将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死死地抓在手中。

    与陈美丽告别之后,陈风看了一脸焦急却不敢说话的古光远一眼。

    “走吧。”

    “是。”

    古光远的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之前他的一番言语难保陈风心中有怨气。

    因此,对于陈风也是十分的客气,主动替陈风开车门。

    一旁的秘书心中越发敬畏,堂堂的古镇长从来没有给任何人开过车门,哪怕是上级领导。

    “陈先生,不知道您所说的后续的厄运是什么意思?”

    古光远问道,目光之中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陈风却是摇了摇头:“等我看到人再说。”

    片刻之后,黑色的商务车终于来到了医院前。

    对于古光远的儿子,陈风也只能通过古光远的面相推出他儿子的厄运没有结束,不见到本人,无法查清事实。

    医院之中。

    “院长,这可怎么办?

    一会古镇长来了,咱们可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虽然来宁镇只是一个镇,但是这一家医院的医疗水平却是整个来宁镇的一大优势,吸引了无数的人前来务工。

    医院里的许多医生都是江南市有头有脸的医生,专家也是数不胜数。

    “我能怎么办?

    手术也做了,等死吧。”

    院长的脸色无比的差。

    手下一大帮人,平时明明做任何手术都很出色,偏偏到了镇长之子古明诚这里就一切不顺。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阻止这个病人恢复。

    没错,就是这种诡异的感觉。

    “对了,江大医来了吗?”

    院长问道。

    其它医生摇了摇头。

    “院长,古镇长来了,他已经到急救室外了。”

    院长脸色变了变,“让他在门外等着吧,咱们还需要进行一次手术,病人的大出血还没有止住。”

    院长的脸色逐渐烦躁进来,到了这一步,基本可以判断病人的死亡了。

    死亡也是迟早的事。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位江大医。

    所谓的江大医,自然不是一个名字。

    大医,只有道德品质和医疗技术都好的医生才能获得这样的称号。

    来宁镇,江大医是唯一一个获得此殊荣的人。

    这位医生行医数十载,当年,还替一位老领导行过医,得到了老领导的认可。

    这样的人,在古代,那是御医一样的存在,因此才被所有医生认可,称为江大医。

    “让开,五场手术,我都签名了,你现在你们跟我说还要继续手术。”

    “我真的想把你们的脑袋打开看看装的是不是屎,老子一个普通人都知道不能进行多次手术,你是不是觉得死得不够快?”

    古光远几乎是吼着说道。

    他一边安排医生手术,一边找陈风破厄运,没想到竟是这些医生拖了后腿。

    “那个,古镇长,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麻烦你最后签一次,我们会尽力的。”

    院长也是脸色难看无比。

    他算是整个医院医术最高的人,否则也不会亲自动刀。

    “不行,我一定要在这里。”

    古光远沉声说道。

    “好吧,请您不要打扰我们。”

    院长叹了口气。

    一旁的陈风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病人一眼,摇了摇头。

    这家伙,根本不是普通的车祸,而是厄运缠身。

    “动手术,各位,生死就在这一次手术了。”

    院长说道。

    说完,就要带人准备再次手术。

    “不能手术。”

    就在此时,古光远旁边的一名年轻人说道。

    “你说什么?”

    院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明显是古光远手术的男子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陈风说道:“这不是病,而是厄运缠身。”

    “一派胡言!”

    所有的医生气哄哄地看着陈风,目光之中无比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