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小雄虫一见他就软 > 第1章 秦幼自暴自弃的低下头

第1章 秦幼自暴自弃的低下头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书名:小雄虫一见他就软[虫族]

作者:鱼二太闲

简介:

穿到虫族世界中变成金贵稀缺的雄虫,秦幼被迫挑选一只罪雌回家‘为所欲为’。

去之前:“谁要找罪犯当老婆!又不是活够了!我不要!”

去之后:“妈呀……我想要他,立刻!”

那只雌虫精致漂亮到让人惊叹,却有着令人望而生畏的血腥残暴经历,秦幼只看了他一眼就浑身发软的贴上了玻璃窗。

一见钟情?不,是见色起意。

面对曾经阴鸷沉敛、杀虫如麻的漂亮老婆,秦幼过度痴汉,导致刚回家就因为脑内过于XX而神智飘忽的脚下一绊——啪叽,给他跪了。

赢舜:“?”

看着被迫一身束具阴冷骇人的罪雌眼中杀意渐退,秦幼瞬间领悟,很自觉地开启了资深狂舔模式。

在外:“雌君亲亲。”

在家:“雌主抱抱~”

雄虫舔狗!私下敢撒泼打滚喊雌主那种!没见过吧?啊呜~汪!

凶残老婆在线懵圈,秦幼小命得以保全。往后的日子,哪怕他按照监管局的要求对这只雌虫‘为所欲为’,也没有挨打,因为……

老婆生气了,噫噫呜呜:“我错了。”

老婆想杀虫,委屈巴巴:“我爱您。”

老婆造反了,泪眼汪汪:“雌主不要呜呜呜……”

沉迷冰山老婆无法自拔,扮演小可怜虫越发上瘾,秦幼却没想到,在老婆眼中,他竟是个智力障碍虫……

“我人活两世!加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名下庄园豪宅数不胜数!公司股票多如牛毛!怎么就智力障碍了!今天不让他看看我的本事,我名字倒着写!呸!!”

没等秦幼骂完,客厅传来嬴舜温柔好听的声音:“宝宝,出来吃粥,给你买了新故事书,成虫可以看的那种。”

成虫?!

幼秦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转瞬出现在老婆腿上坐稳傻笑:“嘿嘿嘿……雌主~我不识字……可以念给我听嘛~!”

……

嬴舜根深蒂固的认为自己的配偶是只小傻子。

他完全不知道身为雄虫有多尊贵,竟然让只罪雌做唯一的雌君,还叫他‘雌主’,一见面就给他下跪?

看着小傻子东奔西走为他辩护脱罪,成功恢复自由的嬴舜,决定用一辈子让他和其它雄虫一样高高在上,受虫尊敬。不仅把他的公司、家产全部接手照管,甚至二十四小时贴身服务。

秦幼馋零食,他飞驰百里买来捧到他面前:“乖,还热着,慢慢吃。”

秦幼打哈欠,他下一秒结束工作回家陪抱:“一会睡前故事听冰虫虫还是灰虫虫?”

秦幼崴了脚,他身上挂着小雄主工作长达一个月,谁看瞪谁。

直到嬴舜发现,自家小雄主的财产不是来自于继承,而是他自己赚的……他怎么可能是小傻子?他或许比谁都精。

既然敢骗,就要付出代价。

腐朽变态的虫星政权被彻底推翻,嬴舜掀开深藏小马甲,宣布自己是某外星皇族继承虫,凶巴巴的把这只小骗子丢进大牢判了死刑。

杀是不舍得杀的……两星交战,保护一下,顺便吓唬吓唬小骗子,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雌主’。

却没想到,他完全不害怕,再见面,也只是耷拉着小脸儿,眼窝红红的恳求:“求您,临死前再抱抱我……好不好?”

即使知道又是装可怜,心里还没原谅,身体就忍不住伸手抱起他,看他满足到紧紧吸住自己那一刻,心跳加速的嬴舜无可奈何的给自家雄主递出小台阶。

“叫一辈子雌主,就饶了你。”

“真感谢您。”秦幼当场满电,欢喜的窝进他脖颈:“雌主~么么么!”

嬴舜内心:唉~舒服!

……

没过几天,那只雌虫一身贵气的按照他原本星球的规矩跪在他面前,将珍贵的火龙幼崽笑吟吟的捧给他:“我的宝,再娶我一次怎么样。”

秦幼看了看因虫母下跪而满殿惊恐的贵雌,呆呆眨眼:“……哈?”

……

*年下,甜文【可爱撒娇耍赖攻x少言寡语弟控受。】

*一见钟情,宠文不虐,轻度无脑,欢脱轻松日常向。

【*重点排雷*】

1、主攻,架空虫族,涉及两个星球,雄尊星球的雄虫与雌尊星球的雌虫共谱婚曲。

2、互宠,雄虫前期疯舔,不虐,但舔,超级舔,身体力行舔到雌尊星球的雌虫都倍感懵圈那种。

后面雌虫发现他都是装的以后绝不服输,开始狂舔回来并越发上瘾。

总的来说……大概是你亲我一口我不服,我得回亲二倍的故事。

秦幼:“娶他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是外星虫母继承虫!现在带着全虫星一起舔我,这谁舔的赢啊!!!(*愤怒失声*)”

3、文非现实!文中衰败虫朝在被推翻前所宣传的‘帮雄虫找刺激’这一系列荒诞行为都是错的!不论是书还是现实都会被绳之以法!

4、日常向!日常~日常~日常!作者文笔有限,写不来国仇家恨,尔虞我诈,尽量娱乐至上~谈谈恋爱就好。

5、私设多多,脑洞多多,不要划分攻受党,大家都是作者心尖宝。文明评论,礼貌看书,温柔的对待每一个灵魂,让我们一同搭建的世界更美好。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星际甜文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幼,嬴舜┃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最爱被老婆欺负啦!

立意:梦想并非遥不可及,天高海阔,始于足下。

?

第1章

◎“我的妈呀……我要他,立刻!”◎

清晨,阳光透过浅淡的云,光晕如金线般丝丝缕缕洒在缀满水晶和绸缎的柔软大床上。

躺在床上的银发少年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的眼眸如沉寂的海般晶莹湛蓝,却在清醒后的下一秒伸出小手给自己脸上毫不留情的打了两巴掌,继而痛的眉头攒起,捂着脸蛋嘶嘶抽气。

“小少爷,我看到了哦。”不知何时已经等在床边的管家菲尔斯准确无误的收视到了这自虐的一幕,笑着凑近他:“监察局已经打了六个电话,不管您今天是发烧还是牙痛,都逃不掉。”

“菲尔斯……”看着自己金发碧眼的温柔管家,秦幼眼光委屈的把被子扯高了些,语气可怜:“我还小呢……我不想要老婆。”

菲尔斯宠溺的笑笑,伸手直接把这只耍懒的小雄虫从被窝里掏出来,一边穿衣服务一边教育他:“您不小了,您上个月就已经度过了十八岁生日,还要多大是大呢?”

秦幼自暴自弃的低下头,嗡嗡作答:“等我长得比雌虫大,就是大了。”

菲尔斯哑然失笑:“那实在不太可能。”

确实不太可能,所以希望永远都不要有老婆——秦幼在心里咕哝。

被迫起床,像只小玩偶般被服侍到穿衣结束,秦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上身蓝白相间的中世纪紧腰正装,下身剪裁得体的修长黑裤,腰间还搭配了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玉片与坠子……虽然气质绝佳,但整只虫都好像被捆住了,气都喘不过来。

“唉。”他抖了抖翅翼,拢着腰带叹息一声:“我是造了什么孽,要穿到这种世界,当一只虫。”

总听他这样念叨的菲尔斯不以为意,也跟着一起笑叹:“我也很疑惑,我为什么会投胎到这个世界……还是地位卑微的雌虫。”

地位卑微?

秦幼并不这么认为。

首先,这里是虫族社会,非哺乳动物,所以并没有所谓的女性,大家外表统一,都是男性样貌,只内部构造有不同。

雌虫修长健硕,精神力强大,体内有能完成孕育繁衍的孕腔体。雄虫相对孱弱,但能在雌虫精神力使用过度以及繁育期情绪不稳时帮忙进行梳理调节。雌虫对雄虫的需求与生俱来,整个社会也都要求雌虫敬畏雄虫。

其次,十几年前的一次宇宙震荡,导致新生儿率突然开始巨幅下降,雌雄比例逐年变成了800:1。

在这样的极端比例下,原本就尊贵的雄虫几乎被视若珍宝,药物安抚抑制剂紧急研发,开仓放粮随意购买的情况下,雌虫们对雄虫也是相当呵护宠爱的。

想秦幼刚穿过来那几年,还年幼的他被雄父雌父带出门,每次都会有一些雌虫哥哥忍不住满眼宠溺的跪在他眼前和他打招呼。

最后,虫星为了鼓励生育,先在五年前把雄虫配偶数量上限从10改到了100,后又在三年前禁止了已婚雌虫购买抑制剂。致使雄虫因老婆太多而审美疲劳,雌虫也因为排不上队被雄主安抚而陆续出现崩溃性死亡。

这间接让无数未婚雌虫开始恐婚,大家都认为——八百雌虫奔北坡,雄虫选上一百多,剩下七百哪里搁?自由自在乐呵呵!

只要躲开尊贵如宝的雄虫,雌虫一样能爽到飞起。地位卑微?那是天不够高,皇帝不够远。

就比如秦幼现在出门,别说雌虫们看到他过来跪下稀罕稀罕了……他们跑的比马都快,生怕自己当场已婚!

然而都这样了,虫族政府还没放弃出幺蛾子。

就上周,鉴于现在雄虫万花丛中过,婚姻平淡无趣,不知哪个参天大能又想到了好主意,把监狱里没有虫权,对他们做什么都不违法的罪雌放出来让雄虫带回家“为所欲为”,找点刺激。

作为被选上做第一批试验品,秦幼当时听了是满地打滚的反抗:“谁要找罪犯当老婆啊!又不是活腻了!我不要!”

而现在,他被迫坐在车后排,如案板之鱼般委屈巴巴:“菲尔斯,万一那些罪雌家暴我怎么办?”

菲尔斯转了下方向盘,将车稳稳的停在监察局门口,笑着安慰:“放心,我给您配了十几只训练有素的军雌退役安保,二十四小时轮流守着您。”

“军雌?”秦幼听了立刻嫌弃皱眉:“那请他们离我远点,我讨厌军雌,高大到好像在时刻鄙视我一样。”

想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也算得上是宽肩长腿大高个的小奶狗……结果,穿越成一只雄虫,多了两只触角和两片翅翼的代价是所有部分都小了一圈。

再看看满大街高大威武的雌虫,以及那些从小训练的军雌,电线杆子一样修修长长,有的都能直冲一米九到两米,秦幼的心态是无比炸裂的。

“唉。”

伴随着无数声叹息,秦幼终于走进了人头攒动的监察局,看到平时不怎么能见到的盛景——整座城市内的近百只尊贵雄虫,都在同一时间被约到了这里静候。

另一边是个大型的玻璃房间。

所有罪雌都在里面整齐跪好等待挑选,他们身上穿的不是囚服,而是自己入狱时的服装,这些衣服能很好的辨认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过去,什么样的品味,更合适挑选。

当确认所有雄虫都到了,一只雌虫监管员拿着喇叭面无表情的公告——

“里面的罪雌听好了,不管你们原先是杀虫了还是放火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让雄虫带你们回家,只要生育出虫宝,就可以申请减刑,获取福利,生出雄子的话,直接免罪,懂了吗?”

当他说完之后,被关在玻璃房子中的一些罪雌互相看了看,当其中一个胆大的罪雌脱掉身上的衣服,对着外面的雄虫大秀身材后,大多罪雌也开始这样做。

这样的场面,果然让一些雄虫产生了刺激感,旁边的一只雄虫已经开始挑选:“我要那个、那个、还有那个……”

很快,这些被选中的罪雌就都被先后拉出来,身后的紧紧收拢的翅翼被强行拉开,继而卷起套上类似囚具的东西,里面细针在扣合时弹出,穿过翼骨的同时紧紧锁住这属于虫族的锋利武器,最后再拷上具有控制能力的项圈和手脚环。

“怎么样?有没有看得上的?”菲尔斯是时候的给秦幼递上装着蜂蜜水的儿童水壶:“有看上的就说,这里面一共是三百五十二只罪雌,雄虫大概是九十几只,平均您能带四只回家。”

秦幼苦着一张有点婴儿肥的小雄虫脸,一边吸蜂蜜水一边看向周围。

此时,哀嚎声遍布整间玻璃房子,这些罪雌在被戴满了刑具般的防护设备、在发软虚喘的情况下,还得红着眼尾跪在选中他们的雄虫面前:“感谢雄主……选中,罪雌会尽快为您生育出虫宝。”

再看看旁边好像没见过雌虫一样的雄虫大哥直接领走了二十几只……秦幼几乎还没开始“为所欲为”就失去了兴趣。

四只?一只都不想要啊!!

“菲尔斯……”他扯了扯自家保姆管家的袖口:“爱情都是灵魂和灵魂的碰撞,这几百个肉条摆在这,低俗死了,我不想要,我不喜欢……”

菲尔斯疼宠的叹了口气,轻声哄他:“至少挑一个,不然我们走不了。”

秦幼翻了个白眼,百无聊赖的看仿佛选美大赛一般的引诱现场,最终,目光忽然落在一个安静低头跪在最后排的雌虫身上。

他身上穿着藏蓝色旧军装,黑色长发因为没打理而显得长而凌乱,垂在额前挡住眼睛……和秦幼遥远上辈子的发色,一模一样。

虽然衣角有些破旧,但是侧脸真的精致而有立体感。

在这样洗澡堂一般的玻璃房子里,这只雌虫是少数没有脱衣服的,秦幼觉得他很不错。

想到就确定,秦幼把水壶往菲尔斯手里一放,指着那只雌虫:“我要那个。”

“他……”菲尔斯顺着小少爷的手指眯着眼看了看,在找到目标雌虫后,先是一愣,而后咬唇嘶了一声:“这只……呃,您不是不喜欢军雌吗?穿着军装的以前都是军雌,还是换一个吧?”

“他看起来还可以,我觉得他没有为了想出狱搔首弄姿,挺有骨气的。”秦幼说说笑笑,又看了一眼:“反正也得带走一个,就他行吗?”

菲尔斯嘴角抽了抽:“别了吧,他很凶的,换一个,乖。”

秦幼眉头一皱:“你怎么知道他很凶?”

“这……”向来也知道瞒不住什么,菲尔斯只能无奈的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这只雌虫叫嬴舜,是北境贱民出身,因为性格阴鸷,唯一在行的就是行军与杀戮,一直以来负责镇守漠北边境。大概四年前,因为他最宠爱的弟弟被另一个炙手可热的主将设计收买雇佣兵暗杀,他知道后直接宰了三十多个监管不严的属下,并在没有上方军令的情况下大开城门,带队屠了雇佣兵全营,还顺路杀了那位主将……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是北境民众请愿才留了一条命……说白了,是有点政治冤案的,所以他和那些小偷小摸,或者对雄虫不尊敬送进来的罪雌可不一样,这种虫通常会有反社会心理,不是我们招惹的起的。听话,换一个,好不好?”

“啊……这么疯狂的吗?”秦幼眼中的嬴舜侧脸看起来比人偶娃娃还精致俊逸,没有任何虫比他好看,但的确因为菲尔斯这般仔细的解释来由而陷入了犹豫:“也就是说,我要是选他,就可能被他杀掉,是吗?”

菲尔斯满脸沉痛道:“不,是杀了我们全家……包括新请来的十几个倒霉安保。”

秦幼:“……”

他有点遗憾的盯着玻璃房内瞧,喜欢又怕死的心情极限拉扯。

与此同时,玻璃房间内的雌虫仿佛注意到有视线盯着自己,感知敏锐的抬眸,那双漆黑的眼眸瞬间定位到正在看他的秦幼,死死凝视。

秦幼呼吸都差点停了!

他是黑眼睛!

黑头发黑眼睛!

他好漂亮啊啊啊!!

“我的妈呀……”看着那完全属于蓝星华夏人审美的黑发黑眸,瞬间被爱情塞满整颗心的秦幼灵魂尖叫,忽然浑身一软贴上了玻璃窗,语调发颤却无比坚定:“菲尔斯,我要他!立刻!”

作者有话说:

说好的新书来了-走过路过的留个爪爪握一握-甜宠基调,日更,感谢新老读者的支持——

第2章

◎“他喜欢听话乖乖的小雄虫?”◎

秦幼当初有多不想来,这会儿就有多想带那只雌虫走,死活磨着菲尔斯,必须要这只。

菲尔斯百般无奈,只得和监管虫员聊了几句。

监管虫员表示:“还行吧,他在我们这表现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让他备选。谁都有过去,万一知错了呢?您要相信劳动改造必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