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蓝嘴唇 > 第1章 *让我堕落吧

第1章 *让我堕落吧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题名:蓝嘴唇

作者:夏子煦

简介:开成人用品店的小老板&来买伟哥的酒吧酷盖歌手

这是一个爆炒小狼狗的故事。又名《关于我给来买伟哥的小狼狗换了猛药这件事》

伍十弦:你给我吃了什么?

藤墨:印度神药。这个比伟哥好使多了,副作用小,持续时间还长。

伍十弦:有多长?

藤墨: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吧。

伍十弦:你是说,我得这个样子硬三天??

藤墨:emmmm意思是这么个意思。

伍十弦:你个老畜生,你死定了!

阅读预警:走肾也走心,尺度有点大,有点狗血有点重口,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了。

另外,我在这篇文里埋了一个彩蛋。希望你们可以早点发现。

藤墨:“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潮吹’?”

伍十弦呆呆地看了藤墨片刻,“听……听过。”

“那你知不知道,男性也可以潮吹的?你要试试吗?”

第1章老天赏饭吃的一张脸。

“一盒万艾可。”

藤墨叼着烟正在跑毒,听到声音他飞快地转头看了一眼来人,嘴里说道:“马上!你等会儿哈,等我一会儿!”

伍十弦站在透明的玻璃柜台边,冷着脸没说话,只有些不自在地拿手指头叩了叩柜台。

跑到安全区,藤墨找了个地方苟着,这才摘下耳机起身,陪着笑说道:“不好意思哈。五粒的,还是十粒的?”

“五粒。”伍十弦没什么表情地掏钱。

“好咧,四百五。”藤墨拉开小玻璃门取药,一边拿眼角余光去扫他。

这已经是这个人这个月第四次来买伟哥了。从他第一次出现在店里的时候,藤墨就记住他了,因为他的嘴唇是蓝色的,一把长发也染成灰蓝色,拢了一半在脑后扎了一个高马尾,仿佛一只蓝色的孔雀。

蓝色是冷色调中最冷的色彩,也是安详纯净的颜色,可是蓝嘴唇只会让人觉得妖冶出格。藤墨不喜欢男人浓妆艳抹,但很神奇的是,这个人打扮成这样却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种野性凌厉的美。

大概是他骨相生得好,明明有一双狭长的凤眼,下巴也尖,却并不显得媚气,相反,因为颅顶高眉骨突出,下颌线条锋利,整张脸显得棱角分明,秀而不娘,刚而不莽。藤墨想,他是有张扬的资本的,这是老天赏饭吃的一张脸。

每次他总在午夜零点之后过来,身上有一种纸醉金迷的香气,混杂着酒精烟草和各种香氛的味道。藤墨猜他是在附近的酒吧街表演,因为有的时候他会背着吉他盒。

之所以把店开在这里也有这个原因,很多人从酒吧出来之后会需要一些成人用品的。

伍十弦把钱放在柜台上,零零碎碎的,两张红票子,其他的都是十块二十的,皱巴巴的堆在柜台上。

藤墨没去数钱,先把药盒递给他。

伍十弦伸手去拿,藤墨却突然把手往上一扬。

伍十弦接了个空,再抬头眉峰就挑起来,隐隐有怒气。

藤墨却笑眯眯的:“小兄弟,你要是真……不太行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看看,”他把药盒在伍十弦面前抖了抖,语重心长道:“这个药,不能天天吃的,副作用很大的!身体要搞坏的!”

伍十弦耳朵微微有点发红,他恼怒地一把从藤墨手上抢过药盒,眼神很凶:“哪他妈那么多废话!”

“哎……”藤墨后面的话还没哎出来,他已经急匆匆转身走了。

藤墨以为他不会再来了。

但是没想到五天后,他又来了。还是在零点过后,背着他的吉他盒子,涂着蓝色的唇彩。

“你是真不怕死啊!”藤墨一边给他拿药一边说他:“年轻人,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要后悔的!”

“混成你这样,确实该后悔。”伍十弦冷冷剜他一眼,拿了药就走。

“哦,”藤墨在背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背影:“爪子还挺锋利。”

或许是这五年真的过得太单调了,又或许太久没有出现让藤墨觉得有意思的东西了,他突然对这只张牙舞爪的蓝孔雀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好奇。虽然他通常对男人没兴趣,但是,好看的皮囊不分男女嘛。

--------------------

努力加快进度ghs

第2章“小哥哥,一个人吗?”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正是出来找乐子的人慢慢多起来的时候,藤墨关了店,优哉游哉地踱到不远处的酒吧街,一家一家逛过去。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那只“蓝孔雀”,他很打眼,从临街的玻璃窗里一眼就能看见舞台上的他。

酒吧名字叫“蓝月”,藤墨好像有点明白他为什么涂蓝色嘴唇了。拉开酒吧大门的一瞬间正赶上歌曲结束的高潮部分,振聋发聩的音浪差点把藤墨直接扑出去。

“现在的年轻人耳朵都这么不好使的吗……”藤墨捂着自己的小心脏,边嘀咕边在吧台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坐下来。

“先生喝点儿什么?”调酒师殷勤地过来问。

藤墨想说来杯牛奶吧,又怕被人打出去,最后要了杯长岛冰茶。

刚喝了两口,旁边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给我也来一杯长岛冰茶!”

藤墨转头过去看,一个烫着大波浪卷发的妹子,长相很甜美。

感觉到旁边的视线,姑娘转过头来,眼睛又大又圆:“小哥哥,一个人吗?”

藤墨嘴角勾起来,过长的额发搭在眼睛上,有点忧郁的味道:“不是小哥哥,是老哥哥了。”

姑娘眯起眼睛打量他。藤墨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长相,但他的五官很耐看,骨肉匀亭,脸型削瘦柔和,眉宇深邃却让人觉得温和,不具有攻击性,会给人一种他性情纯良的感觉。他的帅,是一种平易近人的帅。

“小哥哥真会开玩笑,明明这么年轻,还这么帅。”姑娘撩了一把头发,用一只手支着下巴对藤墨笑。

藤墨正准备接话,音乐声却响起来。

乐队休息了几分钟,开始唱下一曲了。一上来就是十分劲爆的节奏,吉他和鼓声密集又高昂,瞬间引走了藤墨的注意力。

“蓝孔雀”站在舞台的中间,一手扶着吉他,一手拉着话筒抵在下唇上,眼神冷漠又孤傲。这让藤墨有点意外,他竟然是主唱。但他才开嗓唱了一句,藤墨就觉得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看他没怎么用力唱,声音却十分浑厚深远,有种穿透人心的魔力。

*BabyIneedHaleshecallsmyname*

*宝贝我听到地狱她在召唤*

*OutinthedesertIprayforrain*

*干旱的沙漠里我祈求雨滴*

*IneedlovebabyIneedlove*

*我需要爱,宝贝我要你炙热的爱*

*Takemedowneverybodydown*

*让我沉沦吧,每个人都沉沦*

*Takemedowndowntothebottom*

*让我堕落吧,掉进无底的深渊*

*Takemedowneverybodydown*

*让我腐化吧,每个人都腐化*

*Takemedowndowntothebottom*

*让我堕落吧,跌进魔鬼的洞窟*

*……*

很震撼。

藤墨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也不是没听过演唱会现场。可是他没想过,一个小小的酒吧驻唱会有这种魅力,台上那个人散发出的那种热烈和滚烫,让人肾上腺素飙升,兴奋得指尖都发抖。这一刻,这个人是舞台上最耀眼的星,一举一动都会发光,他的光芒使人忘记时间和空间,也忘记来路和去路。

“……小哥哥……小哥哥?”

一只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手在藤墨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啊?”

“小哥哥,我和朋友在那边,”卷发姑娘往卡座那边指了指:“你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坐会儿?”

“哦,我就不了。”藤墨温和地笑笑:“我等人。”

“这样啊……那好吧。”卷发姑娘看起来有点失望:“要不要加个微信?”

作为一个绅士,怎么能拒绝美女的这种请求呢?藤墨便掏出手机让她扫了一下,然后目送她离开,接着就把手机扔回兜里没管了。

这一晚藤墨在酒吧坐了2个小时,听蓝孔雀唱了8首歌,弄清楚了他的名字叫“伍十弦”。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吗?

挺有意思的。

第3章搞事搞事搞事

最近几天藤墨都没好好做生意,一到九点多就关了店去蓝月泡着。

偶尔会有小姑娘来跟他搭讪,毕竟藤墨身形颀长,衣品不错气质也儒雅,往人群里一丢也不会被淹没。但最后没有一个妹子能在藤墨身边坐超过10分钟。

他不撩骚,也不嗑药跳舞,只是点一杯喝的坐在吧台,看着舞台中央那个人。

漂亮是真漂亮,冷艳也是真冷艳。

但是……

是个MB吧。

要不然,明明看上去一副桀骜不驯生人勿近的样子,为什么只要客人买酒,他就会喝?明明该是个高傲冷漠的性子,为什么只要客人给钱,他就能去卡座陪酒,甚至被捏了屁股也面无表情毫不反抗?

是需要钱吧。

人生在世,需要钱的理由太多了。因为不知道原由,所以无权指责。

不过,要是个MB的话,吃那么多万艾可倒是说得过去了。

毕竟做这行的话,谁知道会碰上些什么样的歪瓜裂枣,硬不起来很正常,借助点辅助工具也是很有必要的。

这年头,出来混,谁都不容易。

毕竟光靠唱歌,挣不了几个钱。尤其是他还老唱那种暗黑摇滚,第一次听的时候确实震撼,感觉很带劲。但是天天听这种充斥着死亡、血腥的消极的内容,谁也受不了。大家来酒吧都是找乐子的,没有人愿意在一个全是负能量的阴沟里坐上几个小时。

好在伍十弦唱的大都是英文歌,也没几个人听得懂,更不会去深究他歌词里那些颓败的东西,或者说,大部分人都在忙着喝酒、吹牛、把妹、约炮,根本只把他当个背景乐,所以也不在意他唱些什么玩意儿。

但藤墨不一样啊,藤墨就是来听歌的,而且藤墨英语专八妥妥的,听他唱这种颓废堕落的东西听多了,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儿。这些什么深渊啊、死灰啊、折磨啊,说白了就是“青春疼痛文学”。

无病呻吟!

年轻人,一天到晚戾气这么重总是不好的。

于是有一天藤墨心血来潮问调酒师:“你们这儿能点歌吗?”他指了指伍十弦,“就是我点了他来唱。”

“可以啊,”调酒师一边晃着手里的摇壶,一边往台上甩了个眼色:“点他,一首歌三百。”

三百,不便宜呢。藤墨算了算,倒也在他能力范围内,于是招过服务生来,点了一首歌。

伍十弦接到服务生递过去的小纸条,打开只看了一眼脸就垮了。

藤墨点了个啥呢?

他点了个《粉红色的回忆》。

简直是一首让猛男落泪的歌。

伍十弦的脸在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颜色,藤墨的嘴角却笑得很开。

可太有意思了。

这倔强又不忿的表情。

可藤墨笃定他会唱的,毕竟小纸条里夹着钱呢,货真价实的红票子。MB是不应该拒绝毛爷爷的。

果然,最后伍十弦冷着脸跟后面的键盘手和吉他手说了几句,几位钢铁猛男调试了一下,把欢快的小节奏拉起来了。

可让藤墨不能理解的是,明明是很愉悦的一首歌啊,你瞅瞅这歌词:“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浪漫的夏季还有浪漫的一个你”“给我一个粉红的回忆”,哪句不是洋溢着青春欢乐啊?!伍十弦是怎么把这么可爱的一首歌唱得如此苦大仇深、你死我活的呢?

他真是凭本事颓废堕落的。

但是不要紧,藤墨是不会气馁的,不就是300块钱吗?谁还不是大爷了,谁还点不起一首歌了?

于是第二天,藤墨点了一首《小苹果》。

第三天,《千年等一回》。

然后,终于,第四天,当伍十弦拿到写着《爱情买卖》的小纸条的时候,藤墨看到他眉头跳动了一下,然后他跟送纸条上去的服务生说了一句什么,服务生就往吧台这边指过来了。

看到伍十弦的目光找过来,藤墨坐直了身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然后优雅地向他挥了挥手。

接着他就看到那蓝孔雀气势汹汹地杀过来了。

“你是不是故意整我?”伍十弦咬牙切齿,重重地把小纸条拍在吧台上。

“没有啊!”藤墨很无辜:“我点的都是很大众的歌啊!你就说你哪个不会唱吧!”

“可是……”

“可是什么?我花钱点歌的,又没让你白唱。”藤墨嘴角一撇,看着倒像是他受了委屈:“哦,我出钱,当然点我喜欢的歌啊,总不能,我花钱还得点你喜欢的歌吧?”

“你……”伍十弦被他的歪理气得说不出话。

偏偏这人还要得寸进尺:“你就说我讲的有没有道理?”

“有理个几把!”伍十弦懒得跟他废话,一拳冲着藤墨那张欠揍的脸打过来。

“哇一言不合就动手啊,”藤墨头一歪躲过这一拳,然后迅速抓住伍十弦的手腕,嘴里一刻不饶人:“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殴打客人啊!而且是出钱点歌的金主啊,你工作不想要了?”

伍十弦用力往回抽手,可是抽了一下居然没抽回来,藤墨看着不壮,却意外的有力气。

而藤墨脸上依然笑吟吟的,一派云淡风轻:“现在回到台上,爱情买卖搞起来,我就不跟老板投诉你。”

第4章“老畜生!你死定了!”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藤墨在台下打了个激灵。太恶毒了,原本多好听的一首歌啊,伍十弦却唱得这么咬牙切齿,还拿那种杀人剜骨的眼神死盯着他这边,仿佛真的有什么狗血大戏似的。一些客人也渐渐注意到了歌手的反常,开始往藤墨这边看过来。

但藤墨一个开成人用品店的,要是脸皮不够厚的话早就开不下去了。

于是迎着台下各式各样好奇的八卦的目光,藤墨优雅地举起酒杯向台上的伍十弦致敬了一下,显得坦荡又磊落。吃瓜群众便纷纷把目光又转回台上,伍十弦的脸顿时更黑更臭了。

两人就这么杠上了。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游戏,藤墨每天乐此不疲专挑那种恶心伍十弦的歌点,怎么恶心怎么来,每每点得伍十弦青筋直跳;而伍十弦的本事就是,管你黑猫白猫统统给你唱成死猫,你让我恶心,我让你死。

一个星期过去,连酒保看到藤墨出现都忍不住摇头。但今天藤墨推门进去,却意外地发现伍十弦不在台上。

他又在陪酒了。

藤墨坐在吧台他平时坐的那个位置,点了一杯酒,一边慢慢品一边往那边看——蓝孔雀冷着一张脸坐在四个小姐姐中间,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打彩虹酒,差不多一半的子弹杯里已经空了。四个女生推来搡去笑成一团,但伍十弦不笑也不怎么说话,只是沉默地喝酒。藤墨观察了一会儿就发现,四个“小姐姐”似乎都有点上了年纪了,再浓的妆容也盖不住深刻的法令纹。

“啧啧。”藤墨暗暗摇头,小蓝孔雀今天晚上怕是不好过。

正想着,那边伍十弦一抬头,好巧不巧跟藤墨的目光对上了。藤墨就大大方方向他遥举了一下杯。没想到蓝孔雀却突然起身,跟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就往他这边走过来。

这是要搞事了,看来是打算再硬刚一波。但藤墨完全没在怕的,等他走近前来,主动含笑问道:“想问我今天点什么歌?”

伍十弦剜他一眼,没说话,但也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