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反派逼我和男主恋爱[娱乐圈] > 第49章 可她到底在失望什么……

第49章 可她到底在失望什么……

得我好像真的要和任天明分手了,他太让我失望了。”

这下顾敛倒真的有了反应,只不过这反应生硬的不行,只是极为敷衍的蔑了她一眼。

许伊瞪了眼顾敛,她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他还不知道?

“顾敛你真是榆木脑袋,你偏要我说出来吗,我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多难为情。”

顾敛靠上了椅背,抬眸看着许伊。

许伊见顾敛还是没有反应是真的有些被气到,可也没忘今天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索性把话直接挑明了:“顾敛,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其实,我对你也是一样。”

许伊对顾敛当然有心意,一个有名有利有钱有权,甚至长着一张让人一看就心潮澎湃的脸,怕是石人才不会心动。

并不是她不想早点和顾敛在一起,只是顾敛虽好,可她也不太舍得任天明,毕竟任天明可是她花了两年时间,才从许简那个女人那里抢来的,就算任天明哪哪都比不上顾敛,可花了心思的,当然值得珍惜珍惜。

更何况,任天明还是许简曾经深爱过两年的男人,那她当然要拿来气气许简了。

再加上顾敛太过冷漠,远不及任天明对她的贴心仔细,她才选择了任天明没有选择顾敛。

反正顾敛喜欢她,早一点晚一点和他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呢。

现在任天明破了产,还妄想自己和他一起过清贫的苦日子,他真当自己是和他一样的乡下人吗,她要的生活,可不是那样。

许伊几乎是用势在必得的眼神看向顾敛的,脸上甚至提前就准备好了笑意,就等顾敛向自己表白。

在许伊这句‘我知道你的心意,其实,我对你也一样’说出口的时候,顾敛脑海中无时不在的剧痛猛地停歇,难言的舒适感充斥着顾敛全身。

只要他答应许伊,他就能成为男主,一举摆脱几年来时时折磨他的剧痛……

顾敛垂着眸,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身体中那极致的舒适感让人沉浸,顾敛吐出口浊气,轻轻的靠在椅背上。

来之不易的轻松让人忍不住想要珍惜,是他筹谋许久,盼望许久的东西……

顾敛看向眼前的许伊,他只要说一个‘好’字,便能永远的获得这份极致的舒适。

他挑了挑眉,再也没有剧痛的脑海里只浮现两个字,‘许简’。

顾敛笑了笑,勾唇问眼前的许伊:“我什么时候,对你有心意了?”

他话音刚落,那阵熟悉的剧痛又重新钻回了他的脑海,由奢入俭难,突然从舒适又变成的剧痛,让那阵剧痛变得更加难耐。

顾敛咬着牙,尽量不让面前的许伊看出他的异常。

可许伊那里顾得上察觉他的异常,听到顾敛回答的许伊一愣,不敢相信的问:“顾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敛沉着的揉着太阳穴,使脑海中的剧痛稍稍减缓:“我的话应该很好理解吧,我倒是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许伊不是什么好人,知道她爱慕虚荣、贪得无厌,可也没想到任天明这才破产多久,许伊就找上了自己。

果然,是许伊才能干出来的事。

许伊一口气卡在胸口处不上不下,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敛:“你不是……你不是喜欢我吗?”

可那个她确定以及肯定喜欢自己的顾敛,只是冷眼看着她说:“不过是给你提供了一些帮助,我不知你为何会产生我喜欢你的错觉,我不傻,为什么今天你找上我说了这么些无聊的话,我一清二楚。”

他是对许伊有所图,想要谋得那个男主的位子,可这不代表他不清楚许伊是什么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许伊。

在剧情对他身体精神的双重压迫下,他都没能像剧情里一样成为许伊忠实的爱慕者,怎么可能喜欢许伊。

许伊愣愣的看着顾敛,极致的难堪慢慢窜遍了她的全身,她一边还是不敢相信顾敛不喜欢她,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

就连顾敛像往常一样冷漠的眼神看向她时,她都觉得那是嘲讽。

许伊恼羞成了怒,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不可能!顾敛,你肯定在骗我!”

第82章分手

那个她以为绝对喜欢自己的顾敛,只是撇了她一眼,任她气急败坏的喊叫,也只是毫不在意的随手拨通了桌上的电话,通知了他的秘书进来。

很快秘书就进来了,顾敛低下头看起了文件,云淡风轻的说:“把许小姐请出去吧,我还要很多工作。”

说是请,其实不过是变相的赶人罢了。

也是顾敛这丝毫不留情面的话,让许伊彻底意识到,顾敛根本不想她想象的那样喜欢自己。

别说喜欢了,根本就是丝毫不在意。

既然顾敛发了话,秘书自然是礼貌的把许伊请出了办公室。

就算许伊闹着要留在顾敛办公室也无济于事,她最后还是被‘请’了出来。

许伊出了顾敛公司后,也没从刚才的颠覆性的事实里走出来,而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顾敛竟然拒绝了她。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被人拒绝过!

说来也奇怪,从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男人,必定会喜欢自己,喜欢到能为她做任何事。

从没有过意外。

而且她一直以来运气都十分好,好到她都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

可这一切,从一年前许简的突然转变开始,好像全都变了。

本该对自己死心塌地的任天明,竟然会有一丝犹豫不想和许简分手,不是许简主动把她和任天明接吻的监控视频爆出去,她还真不敢保证任天明一定会主动和许简分手。

而现在这个她极其确定喜欢自己的顾敛,竟然说不喜欢自己!

甚至她的好运也消失一般,她接二连三的被爆出黑料,以至于被迫退了娱乐圈。

她隐隐的觉得,事情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

可许伊现在没功夫去思考这些,她现在可以说憋了一肚子火,因为顾敛的拒绝,更因为自己的难堪,可就算这一肚子火是从顾敛那里来的,她也根本不敢发回去。

就算以前她认为顾敛喜欢自己的时候,她也照样不敢对顾敛像面对任天明时一样的无理取闹,因为她知道,顾敛不会包容自己,自己一旦触到他的逆鳞,他绝对不会顾及自己。

可就是这样,她竟然还十分肯定顾敛喜欢她。

或许,是从小到大只要她想要的男人必定会喜欢她,这一奇怪的定律,让她不加思考的肯定顾敛喜欢她。

那股难以忍耐的难堪还缠绕着许伊,久久没有消散,也让她的怒火越来越大。

许伊死死的咬着牙,拿出手机给任天明打了过去。

她是不敢对顾敛发火,但对任天明她从来都是肆无忌惮。

她的一腔怒火,总要找的地方发泄出去吧,憋在心里的话她都怕自己会疯。

电话很快被接起,接起的那一刻,许伊满带怨气的声音就劈头盖脸的传了过去:“任天明,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

刚刚处理完自己已破产公司剩余事务的任天明,听到许伊那尖锐的声音时,头又开始疼了。

他这两天因为公司破产,思虑过重,再加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几乎没有休息,厚重的黑眼圈外加满眼红血丝。

许伊已经好几天没来找他,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他本以为这次许伊打电话来,是为了缓和他们俩关系来的。

没成想上来就是一句对自己太失望。

可她到底在失望什么……

任天明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连生气都已经没有心思生了:“你又怎么了?”

许伊夹枪带棒满带火气的话,机关枪一样崩了出来:“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任天明你还是个男人吗,现在公司破产了,你不知道要努力挽救一下吗,顾敛不是说了要给你投资吗,你找他要啊,难道你就打算让我跟你喝西北风吗,你还算什么男朋友。”

任天明设想了所有许伊会跟他抱怨的,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说的是这个。

虽然许伊的话说的难听,可任天明还是忍下了怒火,没有发作回去,说到底,当初他答应过许伊要成功创业,带她过上好生活,可现在好生活没过上,他却破产了,无形中,他对许伊还真有些愧疚。

因为这点愧疚,任天明压下心中的火气,好言好语的喝许伊说道:“当初顾敛答应给我投资的前提,就是我不能把那件事透露出去,但你和我生了那么大的气,我没办法把事情告诉了你,顾敛当然不会给我投资了。”

许伊沉默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顾敛没有按约定给任天明投资,是因为自己肆无忌惮的坐在顾敛旁边没有避讳,这才让任天明和自己说的话都让顾敛听见了。

可就算这样又怎么样,任天明这么一说,反而让她更加生气。

如果任天明没有告诉自己这件事,任天明就不会破产,她也不会那样坚定的觉得顾敛喜欢自己,然后丢了那么大一个脸!

这么一想,许伊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声音不由的又高了几度:“那又怎样,你不会去争取争取吗,这是你的公司,你不要上点心嘛,顾敛既然答应过给投资,你就求求他又怎么了,只要能拿到那笔投资,你公司就不用破产,低个头而已,你又不会损失什么。”

任天明头更疼了,语气也有点不好的回道:“那和乞讨有什么区别,我还要脸呢!”

是自己没做到交易条件,现在还舔着脸跑去问顾敛要投资,他连尊严都不要了吗。

许伊非但没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反而被任天明这话气到,劈头盖脸的又开始说:“脸是什么,没有钱还要什么脸!你自己的公司你不去争取,难道你就看着我为了你的公司被人羞辱,受尽委屈吗?”

这话一说完,许伊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的真情实感,委屈极了。

任天明眉头一皱,有些紧张的问:“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了?”

许伊抽抽噎噎的回:“你还好意思问发生了什么,我为了帮你要到这笔投资,专门跑到顾敛公司找他要投资,结果,人家把我晾在外面三个小时,好不容易进了他的办公室,还被他狠狠的羞辱了,我都能为你的公司做到这一步,你呢?还在那里顾那些屁用没有的面子。

任天明,是你答应要给我满意的生活,结果连一点面子都不愿舍弃,你还谈什么承诺,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这话说完,许伊自己好像都相信了一般,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好像她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去找顾敛是为了任天明的公司,而不是为了其他……

任天明愣住了,他没想到许伊会为了他的公司跑去找顾敛,还被顾敛狠狠的驳了面子。

他太了解许伊多么在乎自己的面子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有点感动许伊做的这件事。

之前许伊总是有事没事找顾敛,他为了顾敛还和她吵了好几架,不止一次怀疑许伊对顾敛别有想法。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以前真不应该,许伊为了自己的公司,宁愿舍弃最看中的面子,也要帮他去找顾敛要投资。

任天明心里的愧疚激增,他有些感动,以致于一口答应了许伊的话:“好,我会找顾敛要投资的,许伊,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想要的生活。”

许伊不在意的听着他说的话,敷衍的回了个:“好。”

她本就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而已,虽然对任天明要回投资有些期望,可也知道就算任天明要回了这笔投资,他的公司也最多恢复半死不活的样子,半点用都没有,根本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任天明虽然信奉男儿膝下有黄金,把尊严看的很重,可他强烈的愧疚感让他暂时抛弃了这份自尊。

和许伊打完电话后,他毫不犹疑的打了顾敛的电话。

顾敛很快接起了他的电话。

任天明咬了咬牙,把话说了出来:“顾敛……你能不能把那笔投资给我。”

顾敛挑了挑眉:“任天明,我想那个视频拍摄的很清楚,我们的交易条件是你不能把事情泄露出去,你应该清楚你并没有做到,所以,交易不成立。”

任天明当然知道,他也知自己理亏,可一想到许伊为了自己,主动找到顾敛只为帮他要投资,那股子感动和愧疚就埋没了他的自尊。

他硬着头皮说道:“但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不过是把事情告诉了许伊而已,再说她也没往外传啊。”

顾敛轻蔑的笑声透过手机传进了任天明的耳朵,他脸上火辣辣的疼。

“任总也是开过公司的人,应当知道做生意最讲究诚信吧。”

任天明被噎的脸红脖子粗,他深呼吸了几下,索性破罐子破摔:“顾敛,如果你不给我这笔投资,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许简,告诉她,陷害她的幕后之人是你顾敛,我想,你也不想树敌吧。”

顾敛沉默了,却不是任天明以为的被拿住了把柄。

而是任天明的话,成功让顾敛回想起发布会后,许简和自己说的一字一句。

她说,他们是敌人……

顾敛的心脏一抽,强烈的酸涩感又向他袭来。

半响后,顾敛才轻笑了一声:“你随意。”

简单的三个字,让任天明彻底灰了心,顾敛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坚决不会给他投资。

他脸上因为难堪所带来的火辣辣久而不消,他沉默了很久,只能和顾敛说:“就算你不给投资,也没必要在我女朋友找你时羞辱她吧。”

顾敛眉头一挑:“羞辱?你知道许伊来找我?”

顾敛这时候倒真挺佩服任天明的,那么大个绿帽子都戴头顶了,他还能帮许伊说话。

但是,他可没有羞辱许伊,不过是实话实说。

任天明想起电话里许伊委屈的泣声,越发觉得顾敛过分:“许伊和我说了,她来找你帮我要投资,结果你狠狠的羞辱了她,你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怎么回事,你有种冲我来啊。”

顾敛玩味的叩了叩桌子:“许伊和你说,她来找我是为了帮你要投资?”

任天明听出了顾敛的话里有话,眉头紧皱起来:“不是要投资还能干嘛。”

顾敛轻笑了声,清冷的声音格外清晰:“来专门告诉我,她觉得我喜欢她。”

任天明下意识的回:“许伊说这些干嘛?”八`零`电`子`书www.12xs.com

其实许伊和他吵架的时候,口不择言也暗示过自己顾敛喜欢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她不是没人喜欢,顾敛这样优秀的人照样喜欢她。

许伊这种话一出口,成功让他生了紧张感。

而顾敛好像对许伊也挺不一般,这样更是让任天明相信了许伊的话。

可许伊跑去和顾敛说,她觉得顾敛喜欢她干嘛?

没等任天明思考思考,顾敛那淡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猜。”

顾敛的语气十分玩味,任天明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意思,暴怒的大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说许伊和你表白吗,我知道我们找你要投资的行为不好,可你犯得着编造这些话,来离间我们俩之间的感情吗,我还一直以为你顾敛算是个正人君子,看来也不过那样。”

顾敛对于任天明的话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笑了声。

那声笑声成功的激起了任天明的火气,他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没有相信顾敛的话,还是坚定的认为那不过是顾敛想要他不好受,才故意编造出的谎话。

再者说,许伊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他最近和许伊感情稳定,也没有什么矛盾,唯一的一次争吵不过就是他破产的事。

但他和许伊那么深刻的感情,又岂是破产这种事就能分开的。

许伊虽然男性朋友多了些,可也一直很懂分寸,顾敛要扯谎骗他,倒是找个可信度高点的谎言啊。

可任天明对许伊坚定不移的信任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接下来的一礼拜内就产生了动摇。

他和许伊住的房子里请了阿姨,因为公司破产的事,他这段时间几乎忙的不着家。

他知道许伊这段时间也不怎么在家,不知在外面做些什么,竟然连着好几晚夜不归宿,秉着彼此之间的信任,他并没有问许伊原因,只是让她不要在外面过夜。

许伊自然是答应了,可接下来的几天总是说要在朋友家过夜。

可问题是,许伊哪里有朋友。

以前在娱乐圈的时候,许伊还有些塑料姐妹,可自从许伊一个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