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领主大人违规了 > 第1章 他缓缓起身

第1章 他缓缓起身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领主大人违规了【全息】

作者:华凌烟

简介:

初入游戏就因为天赋逆天违规,被管理员追杀,江曳是懵逼的。

而且这个管理员还很是自大嘴毒,为了活下去,江曳只能申请“续命条约”。

“弱鸡,就你这能耐,能干点啥?”

“小鬼,被欺负了也不知道说一声,你哑巴吗?”

“欺负我家小鬼,我看他们是皮痒了。”

江曳:“我有名字。”

管理员:“哦,弱鸡。”

在这个百分百真实的残酷虚拟世界,江曳遇上了他黑暗生活中的一点微光,足以支撑他更努力的活下去。

“领主大人,你,违规了。”管理员笑嘻嘻的抵住他,“亲一口就原谅你。”

第一章:初入游戏

“嘿,江曳,今天怎么不在家照顾你那个病鬼哥哥,有空出来晃悠了?”

“啧啧,看不出来吗,估计是快要饿死了想放弃那个病秧子了吧?何必呢,早放弃不快活多了。”

破旧的大楼下,几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围在一起肆意嘲弄着一个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孩。

这个男孩和少年们的年龄差不多大,皮肤苍白,身形虽然要比他们高一些,可是却带着却带着一股常年积累下来的病意。看起来没精打采的,身体也弱的如张薄纸,像是随便几拳头都能要了他的命一般。

江曳听着耳边肆无忌惮的嘲讽,只是淡漠的皱了皱眉头,便缓缓迈着脚步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了。

少年们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嘲笑他,路过的人们见了也只是说笑两句。

但即使是这样,男孩的脸上也看不出一丝落魄的神色。

“之前听说他全家还是富人区的,结果前不久被赶出来了,还不是沦落到了我们这个地方,傲气什么?”

“我看也是,指不定是他那病鬼哥哥有什么煞气,冲撞了某个神灵呢!”

“就是就是,别说他那病鬼哥哥了,我看他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老是捂着胸口喊疼的。”

叽叽喳喳的声音很快随着江曳的脚步加快而消失,听到耳边清静,他才松了口气,抹了把额上的薄汗,看着眼前的建筑,脸色难看的走了进去。

“欢迎。”门口有人跟他温和的打招呼,江曳却依旧阴着脸看着她,女人一愣,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眼前的少年。

知道自己这是在迁怒了,江曳调整了下呼吸,尽量平静的对她道:“你好,我是来注册无限新玩家的。”

女人恍然:“好,请跟我来。”

说着,带头往前走去。

江曳随着她跟上,看着她穿过人流,把自己带进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大厅里让自己坐下,然后又规规矩矩的道:“麻烦你把你的信息表交上来,我去给你联系全息仓。”

江曳把自己准备好的东西交给她,客气的道:“麻烦了。”

少年冷冽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女人心中微动,也难得的回了个灿烂的笑容。

看着女人离开,江曳这才把目光放在了房间里唯一有的电器——一个大屏幕,屏幕上正循环放着一部宣传片。

“无限全息游戏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大型百分百模拟度的游戏,得到国家认可和大肆推荐,在这个游戏里,你不仅可以获得珍惜的能源石,还能体验另一个世界的美好……”

上面绚丽的游戏宣传画面看的少年目不转睛,可是当他的目光在瞥到一边的“无限”宣传册上时,他的神色又渐渐的冷下来,透过这张一模一样的宣传册,想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是“无限”全息游戏刚开之时,引起了无数人的热爱和疯狂,但是在一段时间后,他们便发现,在这全息游戏里真正死去的人,在现实世界也会受到伤害。

有的人伤害小,只是一道小口子或者小疾病,并无大碍。有的却是重伤,更甚者直接死在全息仓里,这也让这个游戏因此变得危险无比,无数玩家心惊胆战。

可是上层却一声不吭,好像丝毫没发现什么异常一样。

江曳收回目光,闭上眼靠在椅背上,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游戏是他现在唯一的出路。虽然危险,但是游戏里可以获得能源石却是千真万确的。

现如今,每个世界的能源都不是无限的,而地球的能源已经经过过份开采变得十分稀缺,获得能源石的法子,却只有这游戏一个。所以尽管很危险,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愿意进入游戏,拼一个未来。

思索间,刚刚的女人去而复返,并带给他一个钥匙。

“这是6099号全息仓,就是你以后的游戏仓了,以后每六天会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祝你游戏愉快。”

“谢谢。”江曳接过钥匙,发现钥匙下有个钥匙扣,上面正写着6099号。

“您什么时候进入游戏?”

“现在。”

每个全息仓都是国家分配的,这东西不外售,供他们免费使用,所有玩游戏的人都得在这里,这里也被称为游戏区,无论多偏远的地方都有。

因为只有生活贫困的人,才会不要命的来这个游戏里拼一场,生活的还可以的人是不会有多少人动这个念头的。

打开面前的铁门,一个豪华的全息仓出现在他的面前,全息仓像是一张被笼罩起来的大床,里面柔软舒适。同时这个房间里还有洗浴间,比他现在住的地方要好太多了。

“这里以后是你的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夜里留下住,都是可以的。”女人介绍道。

“我知道了,谢谢。”

关上门,江曳看着这里的场景发了一会愣,才去洗了澡换了旁边放着的全息仓配套衣服,没犹豫多久便钻进全息仓内。

【滴滴滴……系统连接中……】

【系统绑定中……绑定成功!】

【恭喜玩家江曳成功进入游戏!】

提示音在耳边一闪而过,再次睁眼时,江曳被满天尘土扑了一脸,赶紧避开脸捂住鼻子。

耳边是呼啸的狂风,脚下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四周空旷的不像是有任何生物生存的地方,放眼望去一片焦土,远处好像还有红的不正常的土壤,整的江曳一脸懵逼。

这里和爸妈说的不一样啊……他是不是进错游戏了?

狂风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很快四周恢复了平静,江曳四处打量,在前面看见了一块不大的石头,确认没危险后便走过去坐在了上面。

还是先休息一会的好,不然他的身体太虚弱,万一马上遇到危险立刻死了,就太可惜了。

石头很硬,很硌人,手磕在上面的疼痛都十分真实,不愧是百分百拟真的全息游戏。江曳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有红印子的手,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游戏这么危险,还有不少人痴迷在游戏世界里了。

这里确实有让人痴迷的能力。

这么想着,他想起自己爸妈教他的那些,唤出了系统。

“系统!”

【在的,主人】

ps:新书发布,多多支持~

第二章:天赋异禀

“查看我的天赋。”

【好的,主人】

他记得自己爸妈的天赋十分强大,不然也不能因此赚取那么多的能源石,供他和哥哥两个……病鬼养病。

天赋,是每个人来这里都会有的一个东西,这个游戏不同于其他全息游戏,里面的职业不是随意选择的,而是要看你有什么天赋,才能更好的选择什么样的职业。

江曳握住拳头,期盼着自己也能有一个好的天赋,这样才能让哥哥继续活下去,让他自己也好活下去。

与此同时,在他的天赋激活的一瞬间,远处一片祥和的森林树洞里,突兀的响起了刺耳的滴滴声,吵的人心情烦躁。

睡在里面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懒散还带着点睡意的眸子被不耐烦的神色代替。

他缓缓起身,揉了揉满头乱发,语气里带着压抑的暴躁:“一号!我听到了,还不关掉声音,又想被拆了?”

一号系统唯唯诺诺的停下声音,弱弱提示:【该工作了大人】

“知道了,位置。”

【定位中……定位失败,对方是个新来的领主,大人你现在还进不去他的领地。】

“……那你吵什么!睡觉!什么时候定位成功什么时候再叫我!”

【……哦】

荒地里,江曳不解的看着浮在自己面前的两行红字,满心疑惑,再一次和系统确认。

“这是我的天赋?没弄错?”

【是的主人。】

江曳虽然没有玩过这个游戏,但了解的却不算少,天赋的种类很多,也知道领主就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很菜的其中一个。

领主,是一种不靠自己战斗,而是靠手下战斗的一种职业,他们可以建成一座城池,自身的能力却没有多少。

只是领主的天赋稀少,加上通常很容易死,所以这么多年,他没有听到一个成功的领主。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会有两条天赋?

浮在他眼前的字体,赫然是:一:拥有的领民忠诚度永远最高。

二:十抽内的道具必有S级。

第一个天赋,明显是领主的天赋,因为只有领主才能拥有领民,可第二个天赋是怎么回事,虽然也有这种类似的天赋,但是他为什么会有两个天赋。

江曳对着这两个天赋发了会愣,便没有继续纠结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才对,拥有两个天赋,证明他变强大的可能也就更多。

这个第二个天赋还是很常见的通用天赋,十抽内必有s级的道具还是很强大的,对于他这个倒霉鬼来说,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天赋了。

但是领主要怎么玩啊……

江曳对着领主的天赋发起了愣,他不清楚领主玩家,自然也不知道这个领主天赋怎么样,只知道他爸妈曾说过,最强大的玩家永远是领主。

但那也是要发展起来的领主,他现在这样没钱没势的,根本生存不了多久。

【主人,你的新手礼包已经到账】

江曳闻言,关掉了天赋界面,有些忐忑的在地面上来回走了两步,才吐出一口气,道:“领取,使用。”

新手礼包,是每个人都会有的,里面是足够他们抽十次奖的积分。

【200积分到账,是否兑换为10次抽奖机会?】

“是。”

抽奖机会兑换成功,在他面前的系统界面忽然出现了一个犹如黑洞一样的巨兽嘴巴,漆黑的光晕旋转流动着,接着一张张卡片从黑洞里缓缓吐出,一共十张。

积分的作用其中之一就是抽奖,这个游戏里的任何道具都只能靠自己抽奖得来,另外还可以用积分买到真实世界里的东西,是游戏里的重要交易货币。

开局十抽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他手上空空如也,出了领地遇到危险只会白白浪费这次的命。

思索间,江曳抬手,十张卡片依次出现在他的手中。

卡片的背面是纯黑色,坚硬冰冷的卡片边缘带着金色的古怪花纹,隐隐构成“无限”二字,他随手拿起上面一张,翻开,卡面一阵白光划过,一根朴素的木头出现在卡面上。

C级材料卡,木材。

江曳有些失望,接着把十张卡一一翻开。

木材卡,木材卡,石料卡,C级工具卡斧头……B级武器卡:匕首。

翻到第九张卡片,江曳提着的心才松了下,有攻击卡片就好,虽然是个最低级的匕首,但是他也满足了。

还剩最后一张卡,如果按照他的天赋来看的话,十抽必有S卡,那这张应该是个S级的卡片。

果然,当他翻开后,一阵柔和的橘黄闪烁,接着空白的卡里出现了一个精美的图案。

【恭喜获得S级卡片,武器卡:金丝眼镜】

S级卡是有系统提示的,看着散发着橘色光芒的卡片,江曳表情有些古怪起来。

这是武器卡的分类,可是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眼镜?眼镜怎么用,拿着砸人吗?

他收好其他卡片,单手捏着这张S级卡片,微微用力一折,一个镜框纤细的金丝眼镜从卡片里飞出,被他抓在手中。

眼镜很轻,看着也很普通,镜片也比较轻薄,像极了装饰眼镜。

江曳左右打量,还戴上去试了试,发现就是一个金丝眼镜,没有什么特殊的,一用力都怕它坏了。

想到五级过后才能开启侦查武器作用的能力,他也没有太失落,暂且收好了这张S卡,捏着B级武器卡化形。

一柄寒光凛然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摸着冰冷的刀柄,他总算有点安全感了。

十抽已经完毕,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时间,江曳看着自己的积分余额,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赚取积分换能源石才行。

“系统,这里是哪?”他总算想起来问这件事。

【这是你的领地,主人】

看着这块荒芜到不行的领地,江曳愣了会,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他的运气还是这么差,在游戏里也是。

领主在自己的领地里是不会受到危险的,最起码在新手期不会,所以他暂时是安全的。

江曳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不过很快他又重新打起精神,颇为忐忑的握住匕首:“系统,送我去寒光峡谷。”

在领地里虽然安全,可是也赚不到积分啊。

【是的,主人,正在传送……】

第三章:危险人物

如同弯月型的峡谷是寒光峡谷的名称由来,在峡谷里有一个大型的断崖,断崖位于半空中,崖底是一大片森林,站着断崖上往下看,深不见底,十分危险,所以人烟罕见。

几块碎石被自己踢下去落在断崖底,滚落几下就没了影子,微凉的风从断崖底卷起,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江曳生怕自己也滑下去摔死,连忙后退几步离开这悬崖边缘。

与此同时,睡在树洞里的男子也终于起身,顺手拿起放在一边的长刀,对着树外的阳光懒散的伸了个懒腰。

“该干活了。”

这边,江曳把匕首放在腰间挂着,随后拿出了斧头卡化形,雄赳赳气昂昂的往悬崖上的一棵树走去,抬手一斧头砍在了树上。

嗯,一棵树要砍五下才能掉一片木材卡碎片,五个碎片可以合成一个木材卡,这样能得到5点积分,两张木材卡就可以再抽一次奖。

江曳握着斧头吃力的挥动着,斧头狠狠的砍在树上,五下过后,大树化成一片光晕散开,变成了一个破碎的卡片浮在他面前。

他累的气喘吁吁,斧头都拿不住掉在了地上,还不忘收回劳动成果,自己的这个身体本就虚弱,在游戏里也是如此,如果这是放在现实里,他连一下都砍不动。

心脏处微微抽痛起来,江曳靠在树上略微休息了会,正起身准备对另一颗树出手时,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刀突然从他的脸边划过,冰冷的刀身悄无声息的没入了他身旁的树中。

寒芒割破了江曳的脸,鲜红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刀身雪亮的映出了他微微呆滞的脸。

刀锋冰冷的温度让他很快回过神来,江曳微皱眉看着面前这个对他出手的男人,他选择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很少有人来,想安安稳稳的砍树来着,没想到他才砍了第一颗树就遇见了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露出两条笔直有力的大长腿,宽肩窄腰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冷硬的五官不苟言笑,眸子漆黑深邃危险,带着浓浓的侵略气场。

那双像是黑宝石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江曳心脏猛地一跳,直觉告诉他这人很是危险。

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背完全贴在树上,警惕的盯着他,问:“你是?”

男人看着他,没趣的轻哼一声,眼眸微眯着嘲讽:“这一次的违规者这么弱?杀起来都没什么意思。”

江曳从恍惚中回神,被他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说的更迷糊了,声音里多了些疑惑:“什么违规者,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杀我?”

男人嗤笑一声,抬手间把他脸边的长刀收回了手中,语气慢悠悠的让人恼火:“行了,有胆子违规就应该知道后果,还是说,你要我来亲自动手?”

江曳被他说的也来了火气,他这才刚建立游戏号,这个人就莫名其妙的过来要他封号,这个游戏一旦死亡想复活特别难,而对他现在一穷二白的这种人来说,他就只有游戏的一条命。

且一旦游戏里出事了,就他那现实里的身体,很可能撑不过去。

所以无论怎么样,他都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