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死遁成了白月光 > 第1章 好、好漂亮啊!

第1章 好、好漂亮啊!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死遁成了白月光![虫族]》作者:鲨大鱼

简介:

裴怀清穿越了,来到了虫族世界,变成了一个身份显赫的贵族雄虫。

然后他从系统口中得知,这其实是一本小说,他穿越来的雄虫是个反派,对主角强取豪夺最后被剐了。死的时候声名扫地,万人唾弃。

他的任务是走完自己的炮灰命运,帮助剧情走上正轨。

裴怀清穿来之后,被绑来的主角满身伤痕跪在他眼前,清冷地死亡凝视着他。

裴怀清:?!

他害怕极了,按照剧情他应该这个时候把主角变成雌奴,可是他稀里糊涂地把主角变成了自己的雌君。

所有人:???

主角:………

裴怀清:呜呜呜呜呜呜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QAQ

主角西泽尔对他横眉冷对,裴怀清赶紧讨好他,弥补他,给他所有雌虫艳羡不来的荣宠,可一切无济于事,西泽尔依旧清清冷冷,如同天空上的皎月,不可触碰。

裴怀清:呜呜呜他好冷漠……可是真的好漂亮

最后西泽尔和各方势力里应外合,剥夺了裴怀清的高贵地位,让裴怀清成为了卑微的阶下囚。

裴怀清终于走完剧情,成功换了一个身份,让假身份死在了军营里。

然后收拾收拾心情,欢快地去游山玩水啦!!!

结果玩着玩着,突然来了一队军队,说是要搜寻西泽尔元帅家的雄主?还说那位雄子特别能哭,长得柔柔弱弱,很会作妖?

符合所有条件的裴怀清舔着冰淇淋:诶?西泽尔的雄主?和我裴怀清有什么关系~

——

西泽尔厌恶极了那个雄虫。

长得可可爱爱,却总是喜欢虐待他人,甚至想要得到他之后就果断抛弃。

雌君?开什么玩笑。他这辈子不会屈服于任何一个雄虫。

玩弄他人感情,挑拨两国矛盾,理应罪该万死。

可是在相处过程中,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雄虫,偶尔还是可以原谅的。

于是西泽尔忍辱负重,与他逢场作戏,夺了他的王冠,扒了他的华服,本想着将人囚禁在自己家中,一个不注意,却被别人抢走了。

视频中,原本高贵骄傲的雄子带着满身被殴打出的伤痕,泪眼朦胧,眼神慌张又茫然,背后被胡乱了纹上丑陋的刺青,周围充满嬉笑的声音。

元帅慌了,连夜赶回,看到的却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

据传闻,新上任的元帅英勇无匹平息了战乱,以一己之力扭转了雌雄激烈对立的局面,却在回家后,守着一具被冰冻起来的尸体,不眠不休红着眼睛坐了三天三夜,最后呕血而晕。

“后来,虫族少了一位尊贵骄傲的小皇子,多了一个被西泽尔元帅放在心尖成为禁忌的——白月光。”

(封面为基友制作,祝基友一路金榜啵啵)

食用说明:

★1v1,正文he,番外有be线。弱攻美强受,清冷受高调千里追夫,不知道算不算贱渣,请谨慎入坑

★狗血预警!!!!不看狗血的不要来!!!!作者是小学生土狗!!!

★文笔小白(非谦虚),逻辑死,写这篇文的本意想看清冷受崩溃的样子,爽了就润

★本文大概率不适合攻控受控还有主角控!!如果攻控主角控控制不住好奇心,建议你一定要跳过20.21.22章(不代表其他一定能看,作者非控)弃文不必告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穿越时空异能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怀清┃配角:西泽尔-拜伦┃其它:主攻预收《404男寝观察日志》别站反啊啊记住这个作者基本只写主攻啊啊不要因为攻太美而站反求你们了QAQ

一句话简介:然后主角追我追到了火葬场?!

立意:守护家园义不容辞

?栨???懠?抣#.ull

第1章

◎“什么高岭之花?不过是没有被雄虫碰过罢了。”◎

乔纳超新星纪元4500年下午13:00。

刚好是战败上将伯纳德的儿子——西泽尔少将的审判之时。

本书主角西泽尔,原文中生人勿近的高岭之花,旁人眼中不可侵犯的天才指挥官,裴怀清主要的任务目标。

“主人,这是你今天第十六次叹气了。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么?AA愿意为主人效劳。”

智能机器人管家AA由虚拟光点化为透明蓝鸟,站在裴怀清肩头,蓝色麟羽蹭了蹭他的脸。

“我没关系,有麻烦的不是我。”

裴怀清一双蔚蓝的眼睛面对虚拟屏幕持续放空。

在虫族,稀有而娇弱的雄子都是无忧无虑、倍受宠爱的,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会有一大堆雌虫,争着抢着为他们摆平一切。

而那本不该出现他们身上的悲伤而复杂的表情,此时却浮现在了少年的脸庞上。

【检测出宿主情绪低落,是否需要情绪调节?】

与A235平和的语音包不同,脑海中的这个系统拥有一把冷冰冰没有起伏的机械音,让裴怀清联想到教中外美术史的严肃刻板老教授。

一开口就是老安眠药了。

但还是无法消除他对于“任务”的抗拒。

裴怀清已经来到虫族一个月了,这是一个性别关系畸形的未来星际世界,没有女性,只分雌雄,雌雄比例为6:1,由于生育条件和社会因素的限制,差距还在不断拉大。

在这里,雌虫负责生育子嗣、创造社会物质资料,雄虫则享有社会资源的倾斜与优待,广纳雌侍,为会不定期血脉紊乱的雌虫们提供独有的精神力抚慰。

而裴怀清穿越成了虫族统治下的多德帝国的一位雄虫皇子。

在脑海中系统提醒下,他才知道自己是穿越进了一本无cp大男主的书里,担任了一个性格恶毒下场凄惨的炮灰角色。

而他的任务,就是在不崩坏人设的情况下,帮助主角走向正轨,打出这个世界最后的大男主结局。

如果任务失败,他将失去生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选中了他,但裴怀清还挺珍惜第二条命的。

不过是扮演个恶毒的角色罢了,装一装演一演,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想到这里,他委婉拒绝了系统不知会发生什么的情绪调节。

深呼一口气,他登录自己的星际网账号,点开了叫做“镜阁”的官网直播页面。

“镜阁”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全部是来看今天这趟热闹的。

准时到点后,黝黑屏幕霎时亮起来,画面放大铺展在整个客厅。

清晰的像素和极高的分辨率让远方的法院犹如在面前出现一般,每个观众都是见证审判的参与者。

多德帝国最高级法院内。

雪白长剑的图案在为首法官的法袍上延伸交接,在胸口构成了神圣威严的剑形十字。

这是多德帝国“十大高级法官”的荣誉象征。

“哦,那是托特法官,法律界的神话!”

有人发出弹幕感慨。

一边的陪审团席位中,也有不少公众在新闻中熟悉的面孔。

来自议会和军部的高级议员与领导,不时低声交谈,不同颜色的锐利的眼珠齐齐注视着审判中央那个年轻雌子。

画面接下来转到这场审判的主角西泽尔的身上,摄像头颇为贴心地给了他一个特写。

西泽尔身姿笔挺地站在被告席上,在周遭那些打量与审视的不善目光下,表情显出一种置身事外的克制与冷淡。

他那五官精致到了极致,是造物主用十二月的细雪细致雕琢而成,不像是现实生活中能出现的模样,一头银白若月光的鬈发格外亮眼。

金色眼睛尾梢微微上挑,浓密的白色睫羽下,略带讥讽的目光扫视过一众陪审团。

他还穿着被捕时身着的白色军装,一丝不苟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

裴怀清微微睁大了眼睛。

下一秒,突然意识到什么,他迅速捂住变红的脸蛋,指缝间偷偷漏出目光,欲盖弥彰瞥着屏幕上的西泽尔。

这就是他未来的……

好、好漂亮啊!

弹幕开始转向一个奇妙的角度。

“军雌天菜!”

“只在网上见到过那些偷拍的照片,我之前还觉得西泽尔’冰原玫瑰’的外号名不副实,今天才发现是我草率了。”

“我是凯尔森联邦的一位兽族居民,今天第一次挂梯子来多德帝国观看直播,想问一下你们这里的雌虫都长得这么好看吗?想娶一个回家。”

“呜呜呜我的西泽尔少将,是做了什么孽要生在拜伦家族!”

“明明西泽尔什么都没有做错!是他的雌父战败,关他什么事啊?”

“谢谢西泽尔少将治好了我的斜视,这颜值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

审判开始了,镜头移到法官和他胸前的十字,浑厚的声音宣读控方给西泽尔定下的罪名。

“西泽尔.拜伦,接下来的问题,请你如实回答。在你雌父伯纳德做出错误决策的那一天,你在哪里?是否得知?伯纳德的失败,是否与你有关?”

西泽尔清冷悦耳的声音响起。

“我在z2军团,照常处理军事事务。我不知道雌父会做出那样的决策,这是军事机密。另外,我不认为我对这次战败负有责任。”

裴怀清撑着脸蛋开始走神。

西泽尔的雌父——一位有望晋升元帅的上将伯纳德,与异族战斗时决策失误,最终葬身他乡,还被安上了疑似叛国的罪名。

一时间风声四起,伯纳德将军的雄主一家也受到不少牵连。

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带走了西泽尔雄父和他几位兄弟的生命。

拜伦家族中,只有驻扎在异星的西泽尔少将与他旅游中的侄子索尔,得以幸免于难。

这场大火查不到来源,有人指征,是伯纳德的雄主出于愧疚,自杀所为。

风口浪尖之时,多德帝国裴姓皇室要对有叛国嫌疑的伯纳德唯一的后代——西泽尔少将追究责任。

很荒谬的发展,但熟读原着的裴怀清知道,一切都只是多德皇室的阴谋罢了。

伯纳德功高盖主,雄主财权滔天,他的儿子西泽尔更是帝国最年轻的天才少将。

西泽尔全家的死亡,都与皇室脱不了干系。

审判经过了一系列程序,很草率给西泽尔定了罪,顺利进入了最后的决策。

身处舆论中央的西泽尔自始至终冷静站着,抿着薄唇,背部依旧笔直,像一株孤傲的雪松。

法庭宣读,他被“贬为上校,仍然隶属原z2军团”时,西泽尔却露出一个浅淡而讥讽的微笑。

“好狂啊……”

有人这么说。

到这个时候,决策还没念完,裴怀清却已经飞快从AA的折叠空间中抽/出一块毯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主人,你冷么?”

AA担忧地用透明的蓝色麟羽蹭了蹭裴怀清的脸,顺带向皇室专职维修部发送了室内温控装置维修的报告。

裴怀清不知道AA做了些什么,只是摇摇头,把自己整个塞进毯子,只露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紧张地盯着屏幕。

“等会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大麻烦事啊。”

他看着大屏幕上西泽尔修长挺直的背影,纠结地咬了咬下唇。

与此同时,法官最后一项宣判,落下了戏剧的帷幕。

“最后,思考到西泽尔少将血脉紊乱的需要,遵从皇室的指令,西泽尔.拜伦从今日起,荣幸成为三皇子裴怀清的雌奴。”

这个宣判无异于轰隆一声巨雷,打在所有人心头。

就连托特法官,念到这一项结果时,都皱起了眉,但还是将决策念完。

“从今以后,西泽尔.拜伦将不再拥有自己的财产管理权,所持有的财产,皆为你的雄主——三皇子裴怀清所有。”

这是原着里就有的片段——西泽尔作为低贱的雌奴被送给了三皇子,遭受了无数虐待与不公。

按照剧情现在的进度,西泽尔已经调查得知这次灭门与皇室密切相关。

先不论他嫁给皇子的内心复杂程度,就算单扯上原主这个雄虫……

原主名声很差,成天作威作福,虐待雌虫,傲慢无礼。

最关键的是,在裴怀清穿越之前,他曾经对西泽尔口出狂言,被拍下了视频。

视频中,原主表情不屑而倨傲。

“西泽尔?不过是一只低贱的雌虫罢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搞上手,到时候拍成小视频放在黑网上,让你们看看,他在床上是怎么伺候我的。”

“什么高岭之花,不过是没有被雄虫碰过罢了。每次看到他那一副故作禁欲的表情,真想狠狠撕开他的军装,让他跪下来,哭着求我。”

这个视频有三千亿浏览量,西泽尔一定看到了,但他什么也没回应。

裴怀清看到的时候只想扛起飞行器搬离虫星。

摄像机器人在此时又给了西泽尔一个特写。

年轻美丽的军官神情依旧冷淡,银白的发丝落下一缕拂过他精致的脸庞,营造出近乎清冷的意境。

只是放在身体两侧缓缓握起来“咯吱”作响的双拳,和抑制手环突然刺耳响起的红色警报声,彰显著与外表完全相反的,几乎要暴走的能量波动。

警报响起的一瞬间,警戒人员穿着特制的防弹甲冲了出来。

“他要虫化了!制止住他!”

旁听席和审判团也短暂地陷入了一阵混乱。

“西泽尔上校!我以法律公正的名义命令你,禁止扰乱法庭的尊严!”

托特法官严肃的声音回荡在法庭内,西泽尔忽而抬头,白色睫羽掀开,轻灵如同振翅的蝴蝶。

他盯着法官看了几秒,那双眼睛绽放出极为鲜明的、愤怒的色彩,像是宇宙中蕴含巨大威力的金色能源石。

但几秒过去后,就像是能量燃烧殆尽一样,西泽尔眼底的光芒湮灭,变为了雾沉沉一片不见底的金色深渊。

能量归于平静,他沉默着被警戒人员反剪双手,带离审判现场。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抬眸看了一眼摄像机器人,冷冷的目光穿透屏幕与光年距离的阻隔,冰锥一般刺向屏幕后所有观众。

随后,是军雌嘴中吐出的一串文字。

那不是星际通用语,是一段虫族特有的古老语言,听来如碎冰碰壁,清朗而冷冽。

裴怀清听不懂,弹幕上有野生翻译官配上了字幕。

“我绝不会因为生理冲动,屈服于任何一位雄虫的强权。如果我会背负彻底躯体化的身躯死去,那是我将刻在墓碑上的荣耀。”

直播结束。

裴怀清怔愣地面对安静下来的光屏。

镜阁中还有不少人在讨论着。

“做雌奴也太侮辱人了吧,西泽尔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财产,还包括拜伦家族的产业!平常雌奴都只用把百分之九十的财产交上去,皇室也太黑心了。”

“之前西泽尔一直面临躯体化的困扰,这不是一下解决了?雄主还是个漂亮的小皇子,虽然名声不好……已经很不错了,但西泽尔太骄傲了。”

“三皇子之前对西泽尔口出狂言的那个视频我还保存着呢,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他到时候不会真的把小视频发出来吧?”

“裴怀清之前还爆出过虐待雌虫虫崽丑闻……”

“这下有戏看了。”

“西泽尔看起来那么高冷,还以为他能嫁个什么角色做雌君,这下做了皇子的雌奴,真是笑死人了。”

“但西泽尔和三皇子长得都好好看啊,期待视频嘿嘿嘿。”

“前面的穿条裤子吧。”

……

裴怀清被这些言论弄得心烦,关闭了弹幕。

就在这时,室外忽然响起了提示音。

“尊贵的雄子殿下,您有新的礼物送达,请查收。”

作者有话说:

v前不出意外是隔日更哦-麻烦点个收藏吧拜托拜托(鞠躬;

另外作话记得看一下哦,如果不想看的话把文案看完也是可以的啦;

推个自己的主攻预收《404男寝观察日志》

来到地球的“关爱穿越者”系统3003随机抓取了一名幸运儿,交予他关注四位穿越大佬日常感情生活的重大使命。

谢.幸运儿.母胎单身.西洲:呵呵。

大学开学时,谢西洲住进了404寝室,得知自己的室友们全是任务目标。

一号床位严奕,某星际be文学穿越而来的冷肃雌虫上将,三军领帅,战无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