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安禄山新史 > 第1章 粗黄的草坪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修剪的

第1章 粗黄的草坪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修剪的

《安禄山新史》全集

作者:黄初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序章跨时空繁殖

扎荦山,被突厥族尊为战斗之神的扎荦山。

他山高峰峭,加上地处高原,气节变化十分明显。在山脚时还是茂密的丛林,稍微往上就变成了成片的灌草。再向前走,草地变成荒漠,成片的岩石用他们充满沧桑的面孔迎接来人。等到了山顶,生命绝迹,完全变成了一片洁白的冰雪世界。

他雄伟挺拔,犹如一尊不倒的铁塔,屹立在广袤的漠北大草原上。因为他强壮伟岸的身躯,给人的是一种充满了战斗力的感觉,所以一直被牧民们称为战斗之神。

今天,战斗神山迎来了一个奇特的女子。

从女子迥然不同与平常突厥女子的打扮,就可以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女人。一般女子都是马蹄袖长袍外套坎肩,领口、袖口、胸襟、下摆均有刺绣图案,和唐人的服装差不多。这个上山的妖媚女子,却是穿了单一颜色的红袍,除了头部的同样艳丽的头巾,其它部分没有任何刺绣。整个人,就像穿着一身血衣似的,看起来说不出的妖异。远远望去,又如同一团火在山腰燃烧。

熟悉的突厥百姓看到此女,就会认出她是突厥有名的大巫师阿史德大师。一个有着突厥王族血统,现在却是一个大巫师的奇特女子。

雄伟的战斗之神之山并不能让她屈服,凌厉的寒风根本不放在她的眼里,尖锐的岩石,更是没法伤害到女子赤裸白嫩的双脚。

穿过树林,越过山岩,踏过雪峰,红袍女子终于来到雄伟的战斗神山之巅。

“呼……”终于来到山顶,阿史德也忍不住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感激的忘了山下已经分辨不清的帐篷群,心中充满了谢意。要不是那几个纯朴的牧民好心给自己指点了一条捷径,自己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抵达战神山吧。

寒风忽东忽西的乱吹,不断激扬起阿史德艳红的长袍,发出啪啦啪啦的烈响。但站在山顶的阿史德,却似乎完全不受烈风的影响,丝毫没有晃动一下身子。如果不是那风吹动衣服发出的剧烈响声,都要以为山上只有一点微风吹动衣角呢。

阿史德,并真不是普通人呀!

看看天色,估略一下时间,阿史德不敢怠慢,按照魔策记载,下面正是最佳的祈祷期。

不管地上寒冷的冰雪,阿史德直接面朝东南跪了下去,双手高高举,双眼紧闭,神情肃穆,嘴中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祷告声。

刚开始声音还是低沉而缓慢,不久,随着风势的变快,声音也越来越激昂欢快,而随着她嘴上音速的变换,雄伟的战神之山上也开始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山脚下,一对牧民夫妇正翘着腿坐在自家帐篷前,两人一边喝着香浓的奶茶,一边笑眯眯的谈论着山上的情形。

“……”

“啊呀!大巫师这么久不回来,不会真的准备爬到山顶上去吧!”牧民男子。

“不可能!虽然大巫师神通广大,但想要上战神山还是不可能的!我又故意给她指了一条不好走的路,告诉她是捷径,她更加不可能轻易上山,咯咯……”牧民妇人。

“……”牧民男子。

“不过还真不好说,按理也该回来了呀!”牧民妇人。

“唉!你不给大巫师指路就算了,故意指弯路干什么?”牧民男子。

“这不是想让大巫师留下来帮大家看病吗!既然要帮大家看病吗,不上山采药怎么行?”牧民妇人。

“……”牧民男子。

“咦!山上怎么那么多乌云!啊呀!不好!要下雨了!老东西快收衣服呀!”牧民妇人。

此时山上阿史德的祷告声也到了最紧要关头,嘴上发出的音节越来越密,越来越高亢,到了最后,只听得一声尖锐的嘶叫“给我一个儿子吧!”,便昏倒在雪峰上。

西元2006年圣诞节,披着一头长发的甄英雄走进了一家发廊。

甄英雄绝对是一个怪才,高考时以全省前十名的成绩进了一所国内名牌大学,但大学四年没结束,就因为多次挂课,不得不提前打道回家。

之所以说他是怪才,却是因为他自身的专业是不好,但才名却一直在校园中流传。在离校前,甚至还拒绝了校方暗示让他当留下任职的邀请。他本人更没有因为开除变得声名狼藉,反而是名声大作,开始成为同学的新一代偶像。

甄英雄在学校三年半,一共挂了十来门课,如果不是一些欣赏他的教授求情,加上有些好心的教授将他本来应该不及格的成绩“修正”为及格,他恐怕早就光荣“毕业”了。最后因为三年一度的重点大学教学质量抽检就要来临,校方不得不把这个名满学院的大怪才清除出去。

对于学校的这个决定,甄英雄还是非常理解的。想想这几年的所学,他自我感觉非常不错。来学校是学习知识的,他自信,他掌握的知识,绝对不比那个正规毕业生少。

虽然自己专业应该修的四十八门课程,真正凭实力过的还不到三十门,但其他专业的课程,他却过了十八门,而且还每门都是优。再加上一些仅仅是旁听,没参加考试的几门,甄英雄至少掌握了六七十门课程的知识。

这样的才能,绝对不会比一个本专业课程全优的学生差。也正是因为看到了甄英雄的才能,加上此人在学生中的影响力,学校才在开除他的时候,准备用聘他当辅导员的方式,让他继续留在学校。

无奈甄英雄为人孤傲,不屑这种怜悯。洒脱的拒绝了校方的邀请。

凭自己的能力,怎么也能养活自己。这三年多时间匆忙的奔走于各个名教授的教室,让他觉得很累,正好找时间放松一下。

恩!前面有一家发廊,就进去潇洒一把吧。常听宿友们说,如果一个男人,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没告别处男,那他就不算过了一个完成的大学生活。

不完整的大学毕业,甄英雄不在乎,但不完整的大学生活,却绝对不能让甄英雄接受。

唉!圣诞节,失贞节,既然不能让别人失贞,干脆就把自己失贞了吧!

圣诞节,正是男男女女最容易冲动在一起的时候,此时发廊的生意明显不好,看到甄英雄靠近,立刻有几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围了过来。

“老板!洗头吗?”呃!是真的洗头吗?能不能说的直接一点?甄英雄把握不定。

“老板!打炮吗?”真恶心!真俗!说那么直接干吗!甄英雄心中骂道。(晕了!刚才还在说不直接,现在直接的来了,却又骂是俗。)

“哥哥还是学生吧!来!小妹陪你玩玩吧!”一个紧身皮装的火爆女直接伸手来拉。算了,我虽然没经历过,但也看过好几部女王电影,这样的玩意儿可承受不起。

“小弟弟!要大姐帮你放松一下吗?”这个不错!够含蓄!不过看你才十七八岁的样子,叫我小弟弟不觉得太过了吗。

……

一连窜莺莺燕燕的声音,让甄英雄一阵迷迷糊糊,最后还是跟着那位十七八岁的“大姐”进了一个狭小的房子。

只是离开了那群女人,耳边却还是不得安静,总觉得一阵听不清楚念经声在附近响着。

甄英雄是个谨慎的人,试探的问了一下旁边那位正在豪放脱衣的“大姐”,知道她并没有听到异常声音,便觉得有可能是自己耳朵的毛病。

大姐不愧是大姐,年纪是小,经验却绝对可以当甄英雄的大姐,在她的引导下,甄英雄手忙脚乱的进入了那个奇怪的所在。

不过还没来得及细细品位,便突然听一个“给我一个儿子吧!”的恐怖尖叫。被这个声音一吓,甄英雄那东西一涨一热,脑海一片空虚,只来得及吼了声“那就给你儿子吧!”,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缴械了。

没有什么感叹,眼前一白,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来人呀!死人了……”

一个嘶哑的尖叫在发廊中响起。!~!

..

第一节转世安禄山

幽静的小院,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平添了几分温暖。

北国的冬天,想要找点绿色还真是很难,除了院角落那几丛明显营养不良的翠竹,就只剩下藏在屋檐雕梁下的几盆冬松了。

粗黄的草坪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修剪的,高大的落叶乔木下没有一片残叶,除了小池塘中几枝飘零的残荷,诉说着冬日的炎凉,整个院子还真没多少萧索意味。

这是一个充满了江南风韵的小园林。

雕梁画栋的房檐下是一长白熊皮皮铺就的软榻,榻旁的梨花木茶几上,放着几个彩色琉璃盘,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干果。和琉璃盘格格不入的是旁边一个漆黑的牛角壶,此时壶中冒出一丝丝带有奶香的热气。

软榻上躺了一个身穿貂皮大袄,腰围犀带的壮实小伙子,乌黑的头发散乱着披在肩上,下巴上刚冒出的胡子却是刮的干干净净。脸上线条分明,不是白面书生的俊美。年青的脸上,隐约有一种成熟男人才可能具有的成熟感。身旁还有几个胡姬伺立着,一人正在给他捶腿。

阳光照耀在屋檐下,让整个画面充满了温馨。

不过此时院中传出的一股烤肉味,却将园林的情调破坏个精光。

“守忠呀!羊只要烤到七分熟,就可以切片了!”一个粗犷中带了一丝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仔细分辨,说话的正是软榻上那个高壮的小伙子。虽然身高体壮,但看他眉宇间稍带稚嫩,年纪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刚才说话的口气,却像是二三十岁的人成年人似的。

身边侍立着的两个胡女姿色平庸,但身材非常火爆,听到高壮小伙说话,立刻体贴的上前扶他起来,只是有意无意的拿自己的胸部去蹭他粗壮的胳膊。

“是!是!少爷!”

正在烤羊的是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听到小伙的话,立刻将烤得皮焦肉脆的肥羊提了起来,放到旁边一张铺了不知名大叶子的桌子上。烤全羊上滚烫浓稠的油脂,混合着涂在上面的香料,立刻吧哒吧哒的滴在了叶子上,一丝清香立刻夹杂在烤肉味中飘起。

高壮的小伙在胡姬的扶持下站了起来,觉察到两个胡姬的小动作,笑着在两女的丰胸上摸了一吧。

“小蹄子!少勾引你家大爷!惹得你家大爷兴起,小心皮鞭蜡烛伺候!”

在胡姬的嬉笑嗔骂声中,就着旁边的铜盆洗了把手。活动活动手腕,就接过刚才那个少年递来的腕刃。“哧”的一刀切进烤羊,满屋开始飘起更浓的肉香味。

先切一片,蘸一点西域送过来的皮牙孜沫,放到自己嘴里尝了尝。

恩!表皮酥脆,肉质香嫩,堪称外酥里嫩,醇香可口!

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不错!还算可口!”

随即手腕连翻,羊肉便开始像雪花一样片片的往旁边的盘子里掉,看到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羊脊肉和一支羊腿肉已经下盘,大汉才把腕刃一放,喝道:

“去!剩下的给那帮兔崽子!”

“谢谢大爷!”那少年高兴的捧起剩下的大半只烤羊,哧溜一下,如同手上没提重物一般,飞快的跑了出去。

小伙子笑了笑,洗干净手,又躺回到了软榻上,由旁边的一个侍女用木签刺了羊肉片送到他嘴里。

才吃了三四片,就挥挥手阻止侍女继续送肉,仰起身来接过另一个侍女递来的一杯马奶酒,轻泯了一小口。

唉!冬天的羊太瘦了,就算经过自己的密法养殖让它们变肥,这味道也还是差了点。难怪到了冬天,吃烤全羊的人就少了很多。

最近太无聊了,就连平日一定能让自己振奋的烧烤,也没让自己有多大精神,只是白白消磨了半天时间。

也许是该找点活干干了!

“安禄山!安禄山在哪儿?安禄山你给我出来!”

那大汉正准备重新躺下,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哼!正闲得发慌呢,你们自己找上门来就别怪我了!

小院外面是一个更为宽广的大院子,称它为大院子已经有点不合适,也许该称为校场。

院子中摆了好几个兵器架,还有十几个石锁,以及木桩、假人之类的训练器材,再加上院中现在十几个赤裸着上身,正呼哧呼哧在吃烤羊肉的少年,明确告诉看到的人,这是一个训练场所。

此时场中的那些少年,一面争抢着那所剩不多的肥羊,一边却是把眼睛看向了站在校场大门口的一个嚣张少年。

怎么评价那个少年呢。应该说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电视中纨绔子弟的角色。

头戴一顶貂皮帽,身穿一件羊皮袄,鼻子朝天,眼睛横斜,唯一点水准的,就是手上拿的那一根白色的精制马鞭。此时正颠着一只脚,轻轻的用马鞭拍自己的另一支手。身后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看就知道是保镖或打手。

正在撕羊肉的那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了,

“安蛮子怎么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要……”

“就要怎样?”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刚才内院中的那个壮小伙已经大步迈了出来,他就是安禄山,也就是那个不知名原因转世来到大唐的甄英雄。

“安爷!”少年们立刻停下吃食,弯腰拱手对大汉行礼。

“恩!”安禄山点点头,“忙你们的吧!”

继续大步向那个因为他的出现而神情紧张的少年走去。

“张大少!你怎么又来了?前几次我是看在令尊张相爷的份上,才数次放过你!你可别太不知好歹了!”

“哼!谁要你放过我了!你个……哼!有本事咱们再赛一场!”少年脸上微微一红,但最上还是十分倔强。

唉!安禄山摇了摇头。眼前的少年是幽州府现任刺史张嘉贞的儿子张宝符,因为老来得子,难免有几分被惯坏了。张嘉贞曾经官拜中书令,也算宰相。是一位耿直忠厚的老臣,为人勤俭,虽然对儿子宠爱异常,但从少年的穿着来看,也不过是比普通老百姓强一点。少年表面嚣张,但家学渊源,为人并不坏。屡次找自己麻烦,也仅仅是小孩子不服输的性格使然。刚好自己有求与老张,才故意耐着性子和这么一个小屁孩蘑菇。

“好!比什么?你说吧!”

“比赛马!我们各出一匹俊马比赛,输的人认赢的人为大哥!”少年迫不及待的说出的内容。

看他满脸的笑容,就知道他对这件事情早有准备。

安禄山外表浑厚憨直,内心可是那个受过二十一世纪阴暗教育的甄英雄,对于张宝符的打算哪里会不清楚。

早就听说张嘉贞有一匹皇帝御赐的俊马,张宝符肯定是从他老头子那里把御马要来了。自己的马虽然也是从陇右买来的良驹,一直在进行野战训练,但肯定不如眼前少年手中的那匹御马。

“好!老规矩,你出题我出场地!”安禄山的回应没有丝毫犹豫。

“好吧。一言为定!”张宝符反而有点不确定了。!~!

..

第二节笑傲赛马场

这是什么?张宝符愣住了。

面前的跑马场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的能认出来,是栅栏,估计是准备用来跨越的,有的则象是拒马的马柜,虽然不大清楚,但也有可能是用来增加比赛难度的,可那边怎么还有水坑呀,泥潭呀,陡坡呀这些东西?不会是准备在这样不平整的场地上比赛吧!

“哈哈哈!今天我们就来比一个越野赛!”安禄山大笑着坐在一旁的大椅上。

哼!小家伙,和我玩,你还嫩一点呢!御马怎么样,场地赛是你强,玩越野肯定玩不过经过我训练的战马,就算你速度快,也不可能丢了御马的习性!越高贵的马,他对场地的要求就越严格。

大唐武风盛行,赛马在边关地区经常能看到,不过这次的情形可不一样。一边是新任幽州刺史张大人的小公子张宝符,一边却是新进的幽州城首富安禄山安大爷,两人都是幽州的风云人物,这样的对决,大家怎么可能不来看看热闹。没多少时间,闻讯而来的百姓和商旅就挤满了安禄山的训马场。旁边还有不少卖瓜果,卖小饰品的移动商贩,整个马场热闹的像个集市。

“安大爷!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小家伙!”一帮胡人高呼道。

其实安禄山现在还不到二十岁,大爷这个称呼实在是有点叫早了。不过安禄山早熟,年仅十四五岁,就已经创立了一番事业,还到了一个小部族的投效。在崇拜强者的胡人眼中,称呼他为安大爷是非常合理的。

“小战神!打死那个小白脸!”这是突厥人。

聚住在幽州城的突厥人,大都是太宗李世民消灭后迁来的降户。虽然后突厥已经建立好几年了,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