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民国大能 > 第1章 柱子也背着个包袱和马车夫坐在一起

第1章 柱子也背着个包袱和马车夫坐在一起

《民国大能》全集

作者:闻人毒笑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一觉醒来

李铁站在一张上等花梨木的梳状台前,呆呆的望着梳状台前一柄古色古香的圆镜,镜子中有一个身材细长,长相俊美的十四五岁少年。这个少年慢慢抬起右手,狠狠的捏了几下自已的小脸蛋。

?“咝!真疼呀!哎呀!我的天啊,我怎么就穿越了。老天爷呀,我昨天是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就当真了?”?

原来李铁是二十一世纪,中国一个县级城市的小公务员,他在县文化局上班,是一个资料管理员.在即无实权,也无外捞的清水科室党史研究室工作。

因为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所以没事的时候就爱看看清末民初的历史文献。

同时,因为又是县里的党史文献管理员,经常查看从民国开始到新中国建立时期的各种资料,对党的历史发展研究的很透彻。

自认如果穿越到民国时期,一定会成为领导新中国成立的大人物,虽不敢说能成为十大元帅一样的军事大能。但是当个省委书记还是绰绰有余的。人不轻狂枉少年,但是少年一轻狂往往就爱胡说八道。

李铁昨天晚上值班时,正在看抗日战争史,又多喝了几杯啤酒,借着酒劲指天发誓,如果老天能让他回到民国,一定不让小日本再侵略中国,就算发生,也不会让战争的灾难降落在中国老百姓的身上。

结果一觉醒来,李铁发现自已不但真正的回到了民国,还成了奉化城最大粮商李天放的独子,更是一位全浙江有名的大地主家的大少爷。

正对着镜子楞神的李铁突然被门外的敲门声惊醒,“少爷,行礼和马车都已经备好了,我们得赶紧出发了,老爷都等急了,再不去就要挨家法了。”

回过神的李铁这才想起,自已的便宜老爹,已经给自已联系好了,去上海同济大学少年班学习。今天就是出发的日子,很快容入角色的李铁迅速收拾了一下衣貌。

只见李铁身穿蚕丝短锦,头戴上等黑色洋瓜皮貌,短锦上更是绣着上百个大的乾隆通宝的铜钱图案。一看就是一个标准的民国小地主。李铁仔细看看自已这身打扮,好家伙,没想到前世没和土豪成为朋友,这辈子倒是圆了自已成为真正土豪的愿望了。

收起桌上的钱包,快步走出房门,只见自已家的佃户兼自已的陪读,佣人,保镖,奶爸于一体的柱子,已经站在门外等侯多时了。

看着眼前宽敞无比的李家大院,李铁再一次感叹,这就是我的家了,这就是我在民国的家了。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李铁不禁在内心狂喊,“民国,我来了。”

李铁跟着柱子走出大院,出了大门外,只见门外闹轰轰的全是人,有街房四邻看热闹的,也有家里的佃户和仆人,帮闲的。

门外早就停好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个年老的车夫,两匹高大的黑色俊马正在不停的打着响鼻,门口外一位身材不高,身着和李铁同样锦服的胖胖的中年男子,就是自已的父亲李天放。

在父亲身边还有三个女子,一个是自已的母亲,另两位更加年青更有姿色的正是父亲的小妾,自已的二姨娘和三姨娘。

看到自已才出现在大家面前,一惯守时的父亲看看了手中的怀表不悦的训道:“为人处事,守时第一,你如今已经年满十五,马上就要独自出门闯荡,事事都要小心谨慎。

可是你看看,你比平时晚了整整三分钟,你知道三分钟可以发生多少事么?三分钟我们李家可以卖出去三十斗粮食,三分钟我们李家可以装半船的货物,三分钟我们李家上千的壮丁可以从李府跑到县衙。。

三分钟可以,算了不说了,总之,以后你要好自为之,这还没有脱离我的视线,就敢擅自迟到,等你到了上海,没有我看着,你还不得懒惰成性,这个月的例钱减半,再有下次,你就在上海要饭吧。”

李天放是一个非常严历的父亲,之前的李铁被李天放管得规规矩矩,整个一个牵线木偶,无论李天放如何责骂,李铁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还没有完全消化好先前记忆的李铁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有违常理的事,毕恭毕敬的倾听父亲的责骂。

“好了,老爷不要再骂了。咱家就铁儿一根独苗,你这偌大的家业还得铁儿继承呢,在下人面前给他留点面子吧。”

说情的是李铁的生母,徐氏。旁边的二姨,三姨,虽然也很疼李铁,可是在大房和老爷面前,并不敢多说话。

原来,徐氏生了李铁一个儿子之后,连续三年再无所出,李天放就又娶了一房姨太太,哪知又过了三年二太太也是一无所出。。李天放就又娶了第三房,可谁知娶了第三房之后,又是几年过去,李天放家还没有新生儿出世,如此自认命中如此的李天放就断了再娶的心思。

而本来还想母凭子贵的姨娘们,也知道今生生儿无望,所以就都把心思放在了李铁身上。同时没有了子嗣的二三姨太太,在大房面前也一直就站不直腰板,自然也就没有了说话的底气。

听到老妻的阻止,李天放也就不再责骂李铁了。其实李天放对李铁很是用心,毕竟是自已的独苗。可是正因为是独苗,才老担他长歪了,所以自小对李铁非常严格。

如今儿子就要远行求学,很可能一年也不能再见到儿子一面,心中也是不忍。可是为了铁儿的前程,也为了家族的兴旺,不得已才厚着脸皮花了巨资请同乡帮忙走关系,这才上了同济医工大学,要不以铁儿那点文凭,想上英才济济的同济医工大学简直是痴人说梦。

从怀中拿出两封信。其中一封是李铁的入学通知书,另一封则被白纸包着。李天放指着白纸包说道,这个是你同乡伯伯的推荐信,在上海如果碰到解决不了的麻烦,你就拆开这个白纸包去找这封信的主人,他会帮你解决麻烦,如果这个人也解决不了,你就自求多福,赶快回家吧。”

说完将两封信塞入李铁怀中,转身回府了。

“哎,老爷你等我一下,”徐氏塞给李铁一个小纸包,说了句,“我儿一路保重,”就追回院中。李铁正在奇怪,这父母是玩的哪一出呀?至于说了这么两句话,就把自已推出家门么?我可是你们亲儿子呀,话说不是捡回来的吧?

看着正在发愣的李铁,二姨娘三姨娘终于走上前来。

“铁儿,上海是个大城市,听说那里鱼龙混杂,花销还大,你每个月就一百大洋,可不要乱花了,这是姨娘的一点心意,你拿好,不到最后关头不要乱花了。”

说完递给李铁一个小包,入手很重。“记住了,出门在外,以和为贵,千万不要逞强,上海不比家里,处处都要小心为上”

“是呀,铁儿,你虽然不是我们俩亲生,可是我们一直把你当我们的亲儿子看,以后飞黄腾达了可不许忘了你二娘三娘。这是我的私房钱,你可拿好,小心用着,省着点花。没事多留个心眼,逢人只说三分话,我和二娘祝你学业有成,一路平安。”

二娘三娘交待完就催着赶车的老孙头,快把李大少爷送去车站吧,再晚了就赶不上去上海的火车了。

李铁,又收下三娘的小包,在柱子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刚一进入马车,就听车外传来柱子响亮的声音,“翠花,你好好等我。等大少爷学成归来。我就娶你过门。”车外顿时响起一阵轰笑声。

“柱子,你个死鬼,等你回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这翠花可是个悍妇呀。

柱子也背着个包袱和马车夫坐在一起,马车慢慢加速在城中还算平坦的路面上飞驰起来。

马车后面传来了街房四邻的恭贺声,也不时传来孩子们不停追逐马车的嘻闹声。掀开车窗里的窗帘,看着两边低矮的民房,道路两旁朴素的行人,听着各类小吃杂货的叫卖声。

直到此时李铁才回过味来。我真的来到民国了,一九二五年八月的民国。

第二章宁波城偶遇

一九二五年的奉化县还没有火车站,想要去上海一是坐船,二是坐火车。坐火车必须到宁波才有。而从奉化到宁波近四十公里,坐马车也得三四个小时,这个时候的道路可不是后世的水泥路板油路,城与城之间全是土道。

为了尽量让李大少爷坐的舒服些,老孙头和铁蛋将车驾的很慢。宁波到上海的火车要晚上才发,他们有的是时间赶路,慢慢走也不迟。其实就算他们把马车驾的颠簸一些,李铁也感觉不出来。因为他正被自已这次出行所带的东西给深深的震憾住了。

李铁先是打开了便宜老爹给准备的一个皮箱,里面除了平常换洗的衣服,还有浙江兴业银行的一张支票,整整一千银元现金本票。这是李铁头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每个月父亲还会给自已打一百银元的零花钱。

要知道,现在的上海是全中国消费最高的地方,实际上,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消费也用不上十个银元。想到这里李铁头一次觉得,做个有钱人真好,做个富二代更好。

高兴的把支票塞入自已的钱包当中,再次打开母亲送的沉沉的小包裹。包裹里闪出一片金光,什么是亮瞎了眼睛,现在的李铁感觉自已就被母亲送的东西给亮瞎了眼睛,足足十根五两重的大黄鱼就这样出现在自已眼前。

哇!这个时候的一条大黄鱼可是至少值一百美元的,官方兑换银元也得两百多,黑市都能兑换到五百银元,这十根大黄鱼,至少也值三千银元了。这老妈也太有钱了吧。

快速打开两位姨娘给的小包裹,两位姨娘应该是事先商量好的,给的都是三条小黄鱼和一些金银玉石手饰。手饰的价钱李铁可不知道,只好将六条小黄鱼挑出来揣入怀中。再将十条大黄鱼塞入自已的皮箱当中,好好保存着。

收拾好一切的李铁不禁有些芒然,虽然前世看党史和民国发展史的时候自认来到民国一定可以混的风声水起,可实际上真正到了这个时代,李铁才发现他还真是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下手。

二十一世纪那些挣钱的买卖在这里也不可能实现。不过自已如今有了不下五千银元的本钱,在这个年代也是一本巨款了,要不还是做点买卖吧。

无论如何,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做什么都是以钱为本,不管以后的日子要如何发展,先将自已的经济实力增强再说。

可是自已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无亲无故的上海,谁会放心和咱做生意呢?唉,嘴下无毛办事不牢,年青也是种痛苦呀!还是先到了上海再说吧,也许只是时机不到,相信老天让他穿越一回,不会让他白白的混过这一生的。

马车其实走得一点都不稳,好在有身子底下垫了厚厚的垫子,要不还不得把自已颠零碎了。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李铁一行终于在中午赶到了宁波城。一下马车,铁蛋拎过李铁的皮箱。

李铁将老孙头打发走,自已带着铁蛋就近找了一家二层楼的客栈休息。这个时候的客栈还有很多是饭店旅店一体的。因为晚上发车,所以李铁先要了一个房间休息下。

如今的中国正是反对军阀,反对列强的国民革命时期。这一年孙中山去逝,国民党各个大佬忙着争权夺力,各地方实力派军阀也枕兵待戈,各方大战一触即发。

因此引起的各地起义,罢工,镇压**此起彼伏。所谓乱世出英豪,越是混乱的国家,涌现出的爱国人士也是越发让人敬佩。他们可以真正的做到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就在李铁锁好房间,准备下楼进餐时,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三个青年男子,正在大声争论着“乔岩兄的意思我很明白,为了反对列强奴化我们,我们当然要以教育为本,广开民智。

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办校兴文,我现在想要强调的是经费,经费在哪里?这些天来,我们已经不停的奔走四方,可是筹到的经费远远不够。没有钱我们如何运作?

我们几个可以不要工资,可是不可能所有的老师都不要工资,还要租地,租房,请工人,还要对学生进行军训。时间紧迫呀!”说完山扭过头来对着旁边更为年青的一个青年说道:“德富弟,宁波的工商界就真的没有肯出钱的么?”

一个身材消瘦,但看上去双目炯炯有神的青年问道。

“唉!这几天我已经跑遍了宁波工商界几乎所有上规模的企业都拜访了。这些企业不是推说经济不好,就是说怕我们来路不正,更有过份的,说我们是赤化分子。想要报官捉拿我们。

唉,克农兄,我们芜湖的民生学校难道就建不起来了么?”被叫做德富的人是三人中最年青的,一想到这些天的辛苦确没有任何回报,实在是苦恼。”

一听到“克农兄”三个字,刚走到楼梯口的李铁脚下一个不稳就从楼梯上踩空,腾腾的几步跳下楼梯,好在现在的李铁年青,这要是换个年纪大的非骨折了不可。

正下在楼梯下用餐的三人,先是听到楼梯上的动静,再看到楼梯上飞速跑下一人。原来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这少年穿着一套地主装,一看就不是良善之家的孩子。几人收回目光,准备继续商讨建校的事宜。

李铁可不会白白的放过他们,走上前去,亲热的打了个召乎。“几位大哥,小弟奉化李铁,正准备去同济大学读书,见到几位心优民生,小弟十分感动,不知可否赏小弟一个位子,让小弟听听几位的高论。”

几人原本不想搭理李铁,可是一听他小小年纪竟然是同济大学的学生,不禁高看了他几眼,要知道民国时期能读起自费大学可是非富即贵,同时这个时候的大学质量可不是后世那种混文凭的。

可以说,无论是老师的水平,还是学生的质量那都是世界拔尖的。只是几人都是三十左右岁的人了,所谈之事,虽然不算是什么隐秘,可是也不想平白让外人参与进来。年纪最大的宫乔岩刚想拒绝李铁。

就听李铁接着说道:“我刚才无意听到三位大哥似乎正在为建校资金不足而苦恼,小弟不才,但确薄有家财,不知几位大哥需要多少钱财,我可以捐助一些,也为国家民生出一份力。。”

李铁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献殷勤,因为刚才听到三人喊乔岩兄时就觉得耳熟,再后来年青人一说到芜湖民生学校,李铁这才想起,那民生学校可不就是李克农和宫乔岩一手建立起来的。

此时的李克农才二十六岁,还没有加入**,正是一心为国的爱国青年,如果要是和他们民生学校搭上线,说不定还能抱上李克农这颗大树,哪成想还没等他想好如何搭喳的时候,一句克农兄惊了李铁一跳。

原来这三人之中那个清瘦的青年正是李克农,这才有了他失足跑下楼梯,不过这样也好,直接找到了正主。

这里李铁自报了家门,做为礼貌。场下三人也不好不自报下家门,年长的正是宫乔岩,另一个正是李克农,至于最年青的现在叫做钱德富,其实他也是民生学校创办人之一,也是以后的文学家钱杏村,钱德富是他本名,他对外的名号叫阿英。

李克农现在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几人之中属他最为老成,最有心计。“不知老弟先前可是认得我们几人,或是听过我们几人。为何一定要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来?”

“我想抱你的大腿!”李铁是这样想得可是他当然不能这样说出来,他只是很当然的说道:“我年纪虽然很小,可是家父是爱国商人,从小就教育我,中国要想国富民强,必须首重教育,众观周围列强,从英法到美日,无一不是先强教育再强国家。

试问,一个全是文盲的国家,怎么可能打得过全是大学生的国家。所以我虽为家中独子,坐拥家财万贯,可是父亲从小就给我请私塾,不但教我天文,地理,更是物理化学,算术,外语一样不少。

所以虽然我现在只有十五岁。。可是同济大学已经早早的就请我去那里读书,我与父亲都认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才让我小小年纪独自一人,去行万里路。”

李铁一番胡吹海骗,无非是想让几人不要小瞧了他,如果不将自已说得妖孽一些,以他小小年纪,谁又会重视得了他。

果然,李铁的一番夸大之语还真震住了眼前三位真正有学问的人。尤其在李铁拿出同济大学的入学邀请函之后,几人终于放下了戒心,与李铁攀谈起来。

唉,要不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个年代的人就是实在呢,一听李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