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高考失利后成了大明星 > 第1章 秋艳本就瞧不上薛冰

第1章 秋艳本就瞧不上薛冰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高考失利后成了大明星》作者:沙拉土豆泥

文案:

经历三十六次碰壁,终于成功签约唱片公司的北漂歌手,不幸车祸身亡,重生在了一个高考落榜生身上。

蹉跎走过一生,归来还是少年,梦想依旧,我命由我,必要活出精彩。

若干年后。

天后:睁哥,今晚是我全球巡演的收官之站,你要不来,当着十万歌迷演唱我那首成名曲的时候,我会把歌词中的“亲爱的”改成你的名字。

天王:睁爷,听说您的娱乐帝国正式启动上市计划,小弟我直接回了赌城每年九位数的驻唱邀请,万里投奔,只求做一个从龙使。

娱乐圈小富婆:睁哥哥,做你的助理是我的梦想,这辈子都不要醒。

一段歌坛传奇起于神州历1996年的夏天。

作者自定义标签轻松

第一章考场失意,情场得意?

“魔光大道年度总决赛选手李命薄,前往比赛现场途中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于2021年X月X日凌晨一点十三分,在人民医院去逝,年仅三十三岁。”

——新娱网。

......

南市二中,操场的一角。

少年坐在泥地上,背靠单杠的一根立柱,犹如点穴般一动不动,表情变化却很丰富,先是茫然,然后震惊,再然后纠结,最后归于平静。

随着脑海中的记忆融合,少年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不是梦,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名叫地星的星球之上。

地星并非李命薄生活的地球,而是一个与地球颇为相似的平行空间。

身体原主叫李睁,男,十八岁,南市二中高三学生。

今天是神州历1996年6月25日,高考放榜的日子,比前世地球同时期黑色七月提前一月,原主的考分比本科最低分数线差了三分,由于填写志愿的时候,直接放弃了大专,沦为落榜生一枚。

怀着极度抑郁的心情,原主独自来到这片单双杠区,倒挂在单杠之上,被一只从草丛里窜出的老鼠惊吓,一头栽落下去,脑壳传来窒息的剧痛,成了最后的记忆。

“天,你这是玩我吗?”少年猛然抬头高呼一声,脸上浮现花痴般的笑容,阳光倾洒在青涩的脸庞之上,将笑容中的那股子嘲讽,渲染得格外明显。

前世北漂十六年,碰壁三十六次后,总算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录制首张个人专辑的同时,被推送全国收视率最高的综艺节目:魔光大道,并成功晋级决赛。

遮掩双眼的阴霾驱散,一条充满鲜花与掌声,还闪着金灿灿光芒的锦绣大道浮现眼前,正要大踏步向前,斜刺里冲出的一辆卡车,让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此刻的他,不由生出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感慨。

一声悠长的叹息,随后惯性地哼唱起这熟悉的旋律。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我和我最后的倔强,紧紧抓住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五天月的《倔强》,前世无数个自舔伤口的夜晚,每每轻唱这首歌曲,都会感动得想哭,犹如一股清流淌过心间,将那些负面的杂质给洗涤了去。

伴着歌声,脸上笑容依旧,但那份讥嘲悄然敛没,变得阳光灿烂。

虽然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地球,重生后的起点也是个失败者,但生活还要继续不是。

至少拥有了一具年轻的身体,蹉跎走完一生,归来还是少年!

“原来你小子躲这来了,我还以为你想不通,一头扎茅坑里淹死了呢。”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迎面走了过来,嘴里没有好话,脸色却是经历了一个由紧到松的过程。

男生名叫薛冰,和李睁七年同学,初中同桌,高总同班,扎扎实实的死党。

初中时,两人都是不在操场上玩到天黑不回家的皮大王,高中时,更是逃课成双,打架联手。

只是薛冰读书不如李睁那么灵通,尤其上高中后,成绩一直处于班级后十名,全校后四分之一,早早便打消了上大学的念头,高考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过场。

“别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不就是差了三分,老子差了三位数,还不是该怎么活就怎么活,起来起来,吃饭去,化悲愤为食欲,下午找人打一场球,出一身汗,什么烦恼都忘了,再不行,晚上陪你喝酒,一醉解千愁。”

薛冰说着把手伸了过来,李睁抓住他的手,借力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又摸了摸空瘪的小腹,点头道:“先填饱肚子再说。”

正式暑假从7月1号开始,不过各年级的期末考已经结束,等于提前进入了假期,今天高三学生返校查分,留下来吃午饭的寥寥无几,食堂里只有零星的几桌人在用餐,打饭菜的窗口也只剩了三个。

薛冰主动请客,李睁也不和他争,找了个吊扇下头的空位坐下,功夫不大,薛冰端来两份套餐,外加两瓶冰啤酒。

两个男人不用顾什么形象,一阵狼吞虎咽。

不到十分钟,薛冰将餐盘吃了个光底朝天,抓起啤酒瓶灌了一大口,打了个响隔,惬意地舒了一口气,从兜里摸出一包软牡丹,弹出一根正要点上,却被一只手给夺了下来。

“有点人品行不行。”李睁微微皱眉,受地球上后世禁烟条例的影响,公共场所不抽烟,已然成了一种道德标准。

“怕什么,我已经毕业了,就算给班主任看到也没鸟事儿。”薛冰嘴上不以为意,倒也没有执意,随手将烟盒丢在了桌上。

这时,一群人走进食堂,薛冰的眼睛眯了起来,努努嘴巴:“唉,你不是说等高考结束要向她表白一次,不然不死心吗?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万一考场失意,情场得意呢?”

李睁朝他示意的方向看去,这群人男女生各半,有自己班的也有其他班级的,李睁很快就认出了薛冰口中的她,一米六五的个子,古典美的瓜子脸蛋,长了双妩媚的桃花眼,粉色的连衣裙下头,露出两段莲藕般的小腿,踩着一双浅色的凉鞋。

女生名叫秋艳,班上的文艺委员,全校有数的几朵校花之一,提前通过了西江音乐学院的面试,高考又过了本科线,入取铁板钉钉,也就是具体专业还不确定。

高二时,一次校文艺晚会上,李睁和秋艳同台演出,秋艳唱歌,李睁跟着节奏颠球,文体结合,被评为晚会最受欢迎的节目。

两人由此走近,逐渐发展到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然而升入高三后,秋艳的主动疏远让两人的关系触顶滑落,甚至到下班学期,再没有过一次放学后骑车同行。

李睁从准男友,沦落为一只表面沉默,内心卑微,又放不开的舔狗。

第二章你我约定

李睁还没个态度,那群人已经来到了跟前,其中一个帅气的男生,居高临下地扫了扫,将餐桌上的啤酒瓶,还有薛冰没收起来的烟盒收入眼中,开口道:“李睁,瞧你颓废的样子,又是酒又是烟的,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不就是差三分,大不了复读一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完全是批评教育的口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李睁的老师。

王少坤是高三分科后从隔壁班过来的,班上对秋艳有想法的男生好几个,就数他对李睁最不感冒。

“要你管,你算哪根葱啊。”薛冰毫不客气地一句话甩了过去。

“我超出本科线二十六分,我要只算根葱,那你连葱须都算不上。”王少坤瞥了他一眼,眼中满是高傲,一个连大专分数线都差了老远的垃圾。

薛冰心头一火:“要装逼回家装去,滚远点!”

秋艳本就瞧不上薛冰,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道:“李睁,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语气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夹杂,李睁在秋艳的眼中,看不到失望,不满等负面情绪,有的只是一种淡漠疏离。

结合她的话中之意,李睁一下子读懂了她的眼神,彼此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连普通朋友都不是了。

秋艳说完,一群人便要继续向前,仿佛只是路过一般,李睁忽然喊了声:“秋艳...”

待秋艳扭头看来,李睁缓缓道:“还记得你我约定吗?”

秋艳的柳眉倏地蹙起。

李睁继续往下说,语气与她一样的平淡:“去年暑假那个雷暴雨的下午,我们躲在屋檐下,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你说高中毕业前不想谈恋爱,看我露出失望表情,你又说,等高考结束后要是我再向你表白一次,你的答案会是愿意,我们击掌为誓,不忘约定。”

一片死寂!

众人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又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表情光怪陆离,连呼吸都忘了去。

薛冰也是满脸不可思议,李睁曾向秋艳表白...我怎么不知道?

王少坤脸色有些僵,嘴角一勾,冷笑道:“李睁,你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神经错乱了。”

李睁缓缓起身,他比王少坤要高五六公分,略带俯视地盯着王少坤的眼睛,直把王少坤看得心里发毛,这才道:“既然你知道受刺激太大会神经错乱,那就给我闭嘴,再说一遍,闭嘴,我不会说第三遍。”

社会老江湖的气势,岂是还没走出象牙塔的嫩草可比,一个回合交锋,王少坤便败下阵来,嘴角扯了扯,似还想说什么,终究闭嘴了。

秋艳从懵逼状态缓过来,恨恨道:“李睁,你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有说过愿意,我说我的答案会是两个字。”

李睁淡淡哦了声:“那就当我记错了。”

“什么叫当,本来...”

“哪两个字?”

“不愿!”

“那就好。”

李睁平静点头,似还松了一口气,坐下,继续吃饭。

什么叫那就好,秋艳差点被气歪鼻子,明明是她拒绝了李睁,搞得好像被拒绝的人是她似的。

“小艳,走了,和这种人有什么好多废话的。”

边上的女生劝了一句,秋艳这才消了点气,冷哼了一声,一群人就此离开。

李睁把剩下的食物吃完,两人出食堂后,薛冰一巴掌拍在李睁的肩膀,苦叹道:“这下彻底死心了,明知是南墙,还非要一头撞上去,何苦呢?”

李睁看了他一眼:“不是你怂恿我撞的吗?”

“我...那我让你跳楼你跳不跳啊?”

“我只是要一个答案。”李睁耸耸肩,这个答案是对原主的交代,记忆中,原主对秋艳情根深重。

自从有一次,看到秋艳和其他男生一块吃午饭,事后原主质问秋艳,反被秋艳警告,她大学前不谈恋爱,愿意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若是原主再这样小心眼,那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之后,很多个中午,秋艳和其他男生结伴出入食堂,原主躲在角落偷偷看着,很多次放学,秋艳和其他男生骑车同行,原主悄悄尾随在后,内心痛并煎熬着,白天上课神游物外,夜里睡觉辗转难眠,却选择了默默承受。

整个高三,原主一多半的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从某种意义来说,高考落榜,也和这个女人不无关系。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约定,让原主自欺欺人地抱有聊以慰藉的希望之火。

薛冰扯开话题:“怎么说,找人打篮球,还是去桌球房较量较量?”

李睁略一沉吟,道:“我想去附近的音像店,书店,书报亭晃晃。”

若是原主,落榜后的人生路似乎只有两条,要么复读一年,要么踏上社会找工作,而如今的他,却有第三条路,音乐之路,只是原主记忆中有关这个空间娱乐圈的信息太少,他需要主动去了解。

薛冰愣了愣,很快点头:“成,今天就当你生日,你说了算。”

......

整个下午,两人骑着自行车,附近五公里以内,五家音像店,三家书店,以及七八家报亭,被他们转了个遍。

随着信息的不断汇聚,对于这个空间的华国流行乐坛,李睁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与地球上既相似,又颇多不同之处。

相似的是发展轨迹,到1996年这个时间节点,同样是兴起了十多年,同样处在唱片业黄金十年的起潮点。

不同之处在于,没有出现港台歌手绝对主导,尤其90年代,四大天王横扫天下的局面。

这个空间的港岛,宝岛歌手只是在80年代中后期走在了潮头,进入90年代以后,大陆歌手纷纷崛起,与前两者分庭抗礼,呈现出百花争鸣。

还有最为不同的一点,这个时空的歌手,李睁一个都不认识,歌曲,一首都没听过。

如此一来,相比于前世,李睁凭空多了两大优势。

第一,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却还不满十八周岁,对于流行乐来说,年轻从来都是最大的本钱。

第二,前世北漂第四年开始接触各种乐器,尤其弹了一手相当不错的吉他,又从第八年开始接触词曲创作,参照学习的曲谱不下一千首歌,而这些歌曲几乎囊括了国,粤,英语流行乐中的经典之作。

天时地利具在,自身还是带挂的,这要是不继续追梦,还不如一头撞死,试试能不能再次重生回地球好咯。

未来之路在李睁的脑海中变得清晰,不由得浮想联翩...

(注:若是上网搜索,唱片业黄金十年会是1988-1998,但这指的是港台地区,而内地华语音乐圈的唱片黄金期,是从90年代初一直到2006,这是个笼统的概念,其中销量总数最大的十年有各种版本,我个人比较赞同是1995至2005。

再解释一个误区,很多朋友或许会认为,传统唱片业的落寞是因为互联网的兴起,其实不然,真正让唱片业由盛及衰的,是IPOD3上市彻底取代随身听,以及后来的智能手机。)

第三章两条腿并行

夕阳西下。

在一个十字路口和薛冰分别后,李睁又骑了两条马路,拐进一个名叫向阳新村的小区。

这是一个八十年代初建造的老式小区,原主还没上小学便搬了进来,已经住了十多年。

看着被爬山虎覆盖大片的破败外墙,李睁的眼睛亮得发贼,以地球上后世经验,步入新千年以后,随着全国楼市的持续升温,拆迁潮也是随之掀起。

许多平头百姓家因此受益,一拆翻身!

向阳新村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棚户区,但由于楼房低矮老旧,在开放商眼中与棚屋区并无区别,正是拆迁的主力对象。

“这个世界的华国未来发展大势不知道会不会也和地球一样,若是楼市能更早几年热起来,作为拆二代的我有了第一桶金,完全可以省去出道前的挣扎,直接找上唱片公司自费出一张专辑,嘿嘿...”

想到美处,李睁咧开的嘴角流出一条口水,直到锁好了自行车,看向3号楼的大门口,这才后知后觉地吸回到了嘴里。

3号楼,301。

站在门外,李睁敲门的手顿了顿,又揣进兜里,翻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正从厨房端着碗筷走出来的李母沈秀梅脚步一顿,与此同时,从小房间冒出一个小女孩。

李冉是李睁的亲妹妹,暑假过后就要升初二,个子挺高,差不多一米六七六八,却长了一张娃娃脸,脑后荡着两个羊角辫,很是可爱。

片刻后,李父李双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狭小的客厅,父母妹妹从三个不同方位看着刚进门的李睁,一时间安静极了。

“李睁,你说好中午带我去吃大餐的,现在都几点了,再不回来,爸妈就要报警了...”李冉先咋胡了起来,被李母一瞪眼:“冉冉,给你哥拿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