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穿成总裁私生女 > 第1章 江月又整理了一下沈姨留给她的钱

第1章 江月又整理了一下沈姨留给她的钱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书名:穿成总裁私生女

作者:顾荣

文案:

过生日时,江月许的愿望是一夜暴富,父母双全。一觉醒来,心愿成真。

她有了个总裁爸,英俊多金,她还有个明星妈,美貌无双。

真幸福!等等……

江月:为什么身为白富美的我还要省钱挤公交穿淘宝?

作者:不好意思,你是私生女

多年后

总裁爸爸:曾经我有个超级厉害的女儿,我却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以后才追悔莫及…再后来我失去了…又失去了…最后还…

PS:

1、本文没有女主带着妈妈挤掉原配上位的情节,想看这种的可以离开了。

2、本文很狗血,中后期剧情高能且狗血。接受无能的,也请点×。

一句话简介:总裁爸爸悔不当初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娱乐圈甜文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月┃配角:江华敏,陆宇飞,卫东,陈浪┃其它:

==================

第1章总裁爸,歌星妈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个扫把星……”

“你为什么是个丫头片子,为什么…都是因为你,我这辈子全毁了,你个害人精…”

……

江月蹲在地上,双手抱头,默默忍受来自眼前陌生女人的辱骂和殴打。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是谁,自然也不清楚对方打骂她的缘故,事实上她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感到奇怪。

装修精美的客厅,昂贵的家具,随意丢弃在地上的名牌衣裙,破碎的红酒瓶,脏乱的地板……这一切都证明了此处不是她原本居住的卧室。

她在哪里?

昨晚她吃过生日蛋糕后就满足的上床睡觉了,睡得迷蒙时,身上传来阵阵疼痛。她睁开眼,发现一个女人正拿包在打她,一边打一边骂。即便是匆匆一瞥,她也看清了那只包的外形,镶满了银灰色的铆钉,狠狠地砸在她背上,仿佛要戳穿她的皮肤。

那个女人还掐她,尖细的指甲,在她的胳膊和腰间留下一个个青紫印记。

江月想要逃跑,身上却使不出丁点力气,勉强爬到墙角,遮住部分.身子。

女人似乎力竭,手上的动作逐渐变得迟缓,嘴里的话也少了些花样,只剩下“害人精”“赔钱货”这样简短的字眼。

终于,她丢开了手上的包,哭着回了房间。

脑袋也许是被打蒙了,浑浑噩噩,她觉得这屋子似乎也有了生命,朝着她摇摇摆摆走来。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她伸手摸了摸,黏黏的,她猜是血。

她想自己应该被立即送去医院,但那个女人,睡得死死的,即便是清醒着,也未必会救她。她只能自救。

视线四移,她终于在茶几下看到一支手机。虽然是几年前的款式,好在还能用。

只是拿起手机时,却迟疑了,她不知道这里的地址,救护车怎么到达这里?

头越来越沉,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时,手机开始震动,有来电。

接通后,她也来不及询问身份,艰难吐出几个字“送我去医院”便晕了过去。

……

她似乎陷入了梦境中,变成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是一个小歌星,爸爸是传媒公司的总裁,似乎是个命运极好的白富美。

小女孩出生后,总裁就和小歌星分手了,小歌星由爱生恨,一面是联系记者控诉总裁渣男,一面私下对总裁撒娇卖乖企图逼婚上位。总裁婚内出轨的事被记者报道出去,一时间名声跌入谷底,公司股票大幅度下跌,小歌星彻底被总裁厌弃,并声称歌星水性杨花,脚踏多船,那个女孩也是个生父不明的野种。

歌星从此沦为圈内笑柄,被公司雪藏,生活水平一落千丈。歌星开始自我放飞,沉迷与酒吧和游戏,清醒的时候就打女孩,责骂她毁掉了自己的人生。

女孩就是在母亲的谩骂殴打和同学们的讥讽中长大的。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女孩产生了极度的厌世情绪,当小歌星在一次酒后殴打后,女孩捡起了破碎的玻璃碎片,割破了手腕。

也许是割腕的感觉太过真实,江月痛得从梦中醒过来。习惯性的朝窗外看了一眼,天已经黑了,对面建筑物外墙上闪烁着五光十色的led灯。

她打量了一下房间,似乎是病房。谁送她过来的?

门被推开,一个靓丽的女人走进病房,看见她望着自己,关上门摘下墨镜,在她的床前坐下。

“饿了吧?我给你买了晚餐。”

“谢谢。”

江月拆开袋子,一边喝着粥,一边暗暗打量眼前的这个女人。

大约三十岁,五官标致,皮肤白皙莹润,身材火辣,是个大美人。穿着一套黑色运动服,三叶草的logo,手上拎着一个玫红色的蔻驰手袋,香水…好像是祖马龙的橙花,不经意间的抬手露出一块卡地亚腕表。

虽然这身搭配有些不伦不类,但不可否认对方是应该是一个有钱的女人。

她在观察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看她,漂亮的眼睛里不时划过怜惜、遗憾、恼怒的情绪,到最后变成冷漠。

江月很快就吃完了,将碗筷放到旁边的柜子上,不安的望着那个漂亮女人。

大约是她眼中的无助和怯弱打动了对方,女人眼中的尖冰逐渐融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的口吻颇为无奈,“你也别说沈姨心狠,不帮你,我要能帮早就帮了。以前就劝过你妈妈,好好工作,不要一条道走到黑。只可惜她不听,非要跟你爸较劲,把自己给作死了,连你也受了牵累…算了,说一万遍也没用,你妈还是那副老样子。”

她站起身,重新将墨镜带上,从手袋里取出一叠钞票丢在江月被子上,“我晚上还有工作,就不陪你了。我已经替你交了医药费,这钱你拿去买点东西补补身子,别留下什么隐患。”

听她话中之意,自己的爸妈和她是老相识,江月便收了钱,点头应道:“谢谢沈姨。”

等她走了以后,江月便躺下,闭上眼睛消化脑子里多出的那团信息。

半个小时后…

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穿书了。

她穿到一本曾经看过的小说里,《恶魔总裁的复仇情人》。

女主是草根出身的影后,在事业巅峰宣布息影嫁给影视公司的总裁,婚后不久总裁男主就出轨其它女星。女主抑郁离世,重生归来,经过一番爱恨纠缠后,终于收服男主,成为人生赢家。

跟她同名的女配,江月,名字在小说里只出现过一次。番外里企图破坏女主婚姻的女配终于自食恶果,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在女儿江月自杀后也跳楼自杀了。

“……江华敏纵身一跃从阳台上跳下,弯弯的月牙眼里盛满了笑意,张开双臂去拥抱地上的女儿。”

江月想起自己方才在梦境中看见的景象,想来就是书中江月的生命历程。

至于刚刚探望她的那个冷艳美人,则是她妈妈江华敏年轻时的闺蜜,如今是商业价值奇高的金马影后沈瑜君。

江月幽幽叹了一口气,别人穿书不是公主皇妃就是白富美,她怎么就穿成了连自己都不待见的私生女,还是那种没人疼没人爱、最最艰难的地狱模式。

总裁爸,歌星妈,都不要她。

第2章小月,我不是故意的

江月是打算多住几天院的。

根据记忆显示,她这副身体并不健康。原主妈妈身败名裂之后性情大变,将对总裁的一部分怨恨转移到女儿身上,对江月十分不上心。江月的童年,不说细致的照顾,能少一些斥骂都算幸福。

原主两岁时,就被江华敏丢到了幼儿园。上学期间,原主遭到了校园里熊孩子的欺负,跟老师、母亲反应无果后,原主便习惯了逆来顺受。经年累月,营养不良,加上受过的暗伤,原主的身体存在很大的隐忧。

譬如现在,十六岁的姑娘,连初潮都还没来,扁平的身子跟麻杆似的。

沈姨给了江月不少钱,她打算做个全面的体检,希望能趁早调理身体。

说到钱,她忍不住头疼。

别看她有个富二代的出身,但是,真穷。

总裁爸爸不用多说,都恨不得她消失,还妄想抚养费?指望他还不如买彩票。

当然,她还有个歌星妈,虽然早就隐退(雪藏)了,但风头正盛时,也是挣了不少钱的。90年代末,歌坛还没有萎靡,小天后头衔的晋封是由专辑销量决定的,一张专辑销量超过十万便是小天后。除此之外,两人情浓时,总裁也给江月买过几套别墅,到了2010年,已经翻了很多倍。

江华敏和总裁闹翻以后,就没了经济来源,花钱的习惯却没改,一如既往的大手大脚,衣服包包都要追求新款,一年十个月都在国外浪,美其名曰,疗情伤。那段时间,江华敏的性情还没有大变。

坐吃山空的下场,就是负债累累,最后不得不变卖别墅,摒弃以前纸醉金迷的生活,过上贫民的日子。

在穷困的折磨下,江华敏性情逐渐变得暴躁、偏执,开始逃避现实,沉溺于虚拟游戏,喜欢上泡吧醉酒。

江月又整理了一下沈姨留给她的钱,六千整,她算了下最近可能会产生的大笔开销,学费、房租、补品,以及以后上大学的费用…当然还得留出一部分,以防意外。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无聊之际,打开了电视,转了几个台发现播放的节目大多相同,眼下最热的电视剧。作为一个从2018年穿过来的人,对这些过气的乡土偶像剧,并没有太大兴致。她调到了新闻台,打算了解这个世界的时事热点。

“你已经醒了啊。”身穿粉色制服的护士端着药进了病房。

“早上好。”

江月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吃早饭了吗?”

“还没有。”起床洗簌后,她便打了叫餐电话,不过还没送来。

“那你先吃饭,半小时后再吃。”

她放下托盘,转身出去,走到门口时,突然又回来了,细细的盯着江月看。

“还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电视上的那个人吗?”护士有些八卦的问她。

电视上的人?江月眨了眨眼,很是茫然。

护士指了指电视机。

电视上播放的正是昏迷的她被人抱在怀里,匆匆送上车的画面。

新闻标题正是【落难公主自杀内幕曝光:昔日歌坛小天后竟有家暴癖好】,画外音则是主持人犀利点评江华敏和总裁之间的恩怨纠葛。

“真的蛮像的。”

江月只是笑笑,没有作答。

护士见江月态度良好,不像报道上写的那么孤僻,八卦的兴致越发浓,好奇的问她:“怎么没人来看你啊?你妈真打你了?”

江月受的伤都在背上、胳膊、腰上,在外面看没什么瘀伤。

她收了脸上的笑,关了电视机,双手抱胸,一言不发的看着护士。

她的表情说不上凶猛,护士却感到一阵尴尬,拿起托盘默默出了病房。

送餐人员到达时,江月戴上了口罩。

吃过饭后,她又睡了一觉。

之后吵醒她的是手机铃声,来电显示是“妈妈”。

犹豫片刻后,江月才接通了电话。其实那小护士问得不错,她也想知道这位妈妈为什么不来看她?虽然猜到了答案,还是感到心寒。

“喂,妈妈?”

“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一点都不在乎我?”

“还嫌害我不够,今天去医院,明天是要去电视台吗?还觉得不够丢人…”

“我究竟哪对不起你,供你吃喝供你上学,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我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江月只说了一句话,那头的话便如雷电一般劈里啪啦的砸来。

江月默不作声的听着,不敢反驳。这是她从原主那里学来的。

江华敏很不喜欢她出现在媒体面前,稍有提及,便暴跳如雷,大声责骂她。起初,原主还会争执,不是她想上报纸被报道的,是那些狗仔偷拍她。争执的结果就是一道一道的巴掌印。她不出声,等江华敏的怒气发泄过后,便算雨过天晴了。

等手机那边的停顿久了一点,她才平静的说:“我错了,妈妈。”

手机那头的人,惊讶了片刻,没想到她会承认错误。她知道女儿是无辜的,是她在迁怒,她的女儿一直都在迁就着她,虽然不情愿,也不会抗拒。这一次,女儿却意外的配合她。

江华敏迟疑了很久才接着说:“我要不要来看你?”

江月站到窗帘后,看见蹲在楼下的狗仔,拒绝了她。

“不用了,这里有记者守着。”

江华敏果然不再提看她的事。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挂了。”

“…”

手机里只传来呼吸声,许久过后,才有闷闷的女声响起,“小月,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嗯,就这样吧。”

江月挂了电话,她听出了江华敏声音里的不对劲,也许是哭了。虽然江华敏对原主却是不算好,动辄打骂,但还是爱她的。她还没这么困窘时,也算个好妈妈,只是后来……

刚才,江华敏最后那句话带着点求原谅的意思,她假装没有听懂,含糊过去了。江华敏真正伤害的人已经离开了,她没有资格替对方发表什么看法。

所以她也不会像原来的江月那样,嫉妒总裁的太太、儿子,憧憬一家三口大团圆。

她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不再受人讥讽,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

“叩叩”外头传来两道敲门声。

“小月,我可以进来吗?”一个清朗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请进。”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提着一篮水果走进了病房。

看清他的脸时,一丝微妙的情绪在江月心头升起。

“哥哥。”

这个相貌俊朗的青年正是那位总裁爸爸的儿子,婚生子,陆宇飞,22岁,最年轻的百花影帝提名者。

毕竟是影后的儿子,体内存在着良好的演技基因,有如此荣誉并不叫人惊讶。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对江月的态度,并不算敌视,甚至带着点善意。

江月皱着眉头,想不通这其中的缘故。

第3章奇怪的哥哥

听到江月喊出那声哥哥时,陆宇飞脸上浮起一抹惊讶之色。

小姑娘对他一直都有隐隐的敌意,见到他不说拔腿就跑,却也没给过什么好脸色,更不用指望她会喊自己哥哥了。今日的反应,确实让人意外又欢喜。

“听说你住院了,我刚好在这边有工作,就来看看你。”

他的声音一如他的外表,清朗温和,叫人听着很舒服。

江月说了声谢谢,就不出声。

她实在是找不到话题跟这个哥哥聊,两人的关系的确尴尬,一个婚生子一个私生女,本该敌对的两人眼下却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好在原主以前对陆宇飞也是这个态度,陆宇飞倒是习以为常。

她不出声,陆宇飞只好主动找话题跟她聊。

“医生怎么说?”

“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

“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明天吧。”

……

兄妹俩并不熟,气氛有些冷淡。很快,套路化的问题就用完了,病房再度陷入了沉默。

江月把手上削好了的苹果递给陆宇飞。

陆宇飞愣了一下,接过苹果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很甜,谢谢。”

“要不,我也帮你削一个?”

小姑娘直愣愣的望着他,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江月摇摇头。

大约是江月态度软化不少,陆宇飞问出了之前压在心头却不敢问的问题,“你妈真动手打你了?”

“嗯。”

“以前那些报道也是真的?”

江月点头,没有否认。

陆宇飞眼里流露出些许同情,“以后她再打你,你就报警吧。”

江月扯出一抹淡笑,带着些许讽刺意味。

我国大多数父母一向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物,随意处置,警察遇到这样的事都是尽力调解。这样做势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