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儿的面子最重要 > 第1章 申城旧租界区

第1章 申城旧租界区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女儿的面子最重要

作者:云水迷踪

文案

“妈妈,昨天美食节,王小可妈妈做的蛋糕好好吃,我带的曲奇饼干都没有人吃......”

盛卉:“小孩子不能攀比。”

翌日,盛卉自制的冰淇淋城堡蛋糕空降小福星幼儿园餐厅,整个小二班都炸了。

“妈妈,许意林妈妈今天穿仙女裙去幼儿园接她,好漂亮,我也想要仙女接我放学。”

盛卉:“小孩子不能攀比。”

翌日,盛卉一袭H牌高定出席幼儿园放学典礼,所有家长老师都炸了。

“妈妈,听说陈子轩家里有一辆红色跑车,比辣椒还要红,好厉害啊!”

盛卉:“小孩子不能攀比。”

翌日,盛卉开一辆明黄色摩托赛车载着女儿亮相幼儿园门口,整个幼儿园都炸了。

“妈妈,下周学校要办爸爸运动会,那个,我想要个爸爸......”

盛卉:“小孩子不能攀比......这个真没办法。”

宝贝的脸瞬间垮了。

盛卉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可她想要个自己的孩子。

准备人工受孕的时候,她遇到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乎也对她一见钟情。

第一次约会她就主动坦白,她想要孩子,但是未来不想和孩子的生理学父亲有任何关联,如果她真的怀孕了,也不会告诉他。

叶舒城欣然同意,当成个笑话听。

他以为,凭他的能力,没有人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几夜之后,盛卉不辞而别,从此宛如人间蒸发。

叶舒城找了她五年。

直到某个春天的午后,日光飘摇,她出现在他的公司楼下。

叶舒城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然后,他看到盛卉朝他走来,故作友好地给他递了张宣传单:

“小福星幼儿园这周末要办爸爸运动会,叶总有空参加吗?”

「一生要强的单亲妈妈为女折腰」

「一生要强的霸道总裁开完集团会议突然被要求去幼儿园给女儿当马骑」

【食用指南】

1.炸了文学,苏爽甜文,全员bking,雷点全在文案里;强强文,不是女强文,感情戏很多;女主人设不完美,性格更不完美,精致利己,有金手指,想看完美女主的千万别点进来;双c,主角彼此身心唯一;本文结局HE;【重中之重:全文女主控,全文轻微虐男,工具人男主自立自强上位,全程追妻,男主控慎入!】

2.请勿联系现实,作者只是写故事,不偏向任何一种婚育方式;

3.设定为剧情服务,遵纪守法,理智留言;

内容标签:甜文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卉,叶舒城┃配角:盛小杏┃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生要强的单亲妈妈为女折腰

立意: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VIP作品简评

受原生家庭阴影的影响,盛卉排斥异性,抗拒进入一段感情。在异国他乡意外邂逅叶舒城之后,她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女儿。叶舒城锲而不舍地寻找她多年,经历各种巧合,盛卉不得已带着女儿与他重逢。从此以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故事情节丰富有趣,文笔生动流畅,主角个性鲜明。他们将会经历一系列的磨合,克服重重阻碍,最终相互治愈,携手走上事业巅峰和幸福人生。

第1章

亮黑色奥迪平稳行驶在高架路上,此路通向市中心旧租界区,越往前开,车流越发拥挤不堪。

终于,盛卉不得不踩下刹车,停在一片赤红尾灯的海洋中。

她用葱白手指抵着额,百无聊赖地揉了揉。

而后捡起手枕凹槽内的手机,随意翻看起了新闻。

手机界面飞速下滑,盛卉单纯打发时间,没几个字看进了脑子里。

倏尔,她眸光一顿,落在屏幕正中一条加黑加粗的新闻标题上。

【又一IT巨头强势进军娱乐界!昨日,万恒控股以103亿元的价格收购申城最大娱乐公司星悦娱乐96.6%股份,并将其并入旗下原娱乐公司,合称万恒娱乐。至此,万恒娱乐成功跻身国内三大娱乐巨头行列......】

有钱到了一定地步,娱乐圈这趟资本运营的浑水,是个巨头都想搅一搅。

新闻文字下附一张签约仪式照片。站在台前的高管们,几乎个个大腹便便,仪态雍容。

底下的评论里,许多网友在问,控股集团CEO叶舒城为什么没有来。

【前不久的万恒AI实验室技术发布会,叶总就出席了。直播镜头扫过的那一秒,我还以为他是哪个大明星,简直惊鸿一瞥】

【据说万恒现任CEO年仅三十,身高一米八以上,黄金比例九头身,颜值拉出去可以直接出道,不知道是真是假?】

......

眸光落至此处,盛卉耸了耸秀气的眉尖,鼻腔哼出若有似无的一声。

算算年岁,他今年还未三十,才刚二十九。

至于身高,也不止一米八以上,起码一八五以上。

黄金比例九头身?这条差不多。

颜值拉出去不仅可以直接出道,简直碾压所有成功出道的小生。

对于这位为她女儿提供了优秀基因序列的男人,盛卉总是不吝夸奖。

然而,她实在不愿意经常看到他的新闻,也不愿意想起他,只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相忘于江湖。

难就难在,这个男人年纪轻轻,位置坐得太高,即便性格低调,江湖上依旧遍布他的传说。

真正低调的人,绝不能身居高位,更不能承担太多的责任。

这是盛卉近几年的处事原则之一。

前方轿车向前挪了挪,盛卉跟着挪了一个车位,眯起眼眺望前方还要堵多远。

手机忽然响起,来电人是她的助理陈瑜月。

盛卉连上车载蓝牙,接通电话。

“主管,您晚点还来公司不?”陈瑜月的声音近乎郁结。

盛卉淡淡的:“不来了,我要接小孩。”

陈瑜月:“可是主管,品味杂志社副主编的电话会议提前到今天了,您知道吧?”

盛卉:“知道。具体事宜我已经交代给冬冬了,有事你找他就行。”

陈瑜月似是还想再说点什么,过了半天,才恹恹回答:“好的......”

挂断电话,陈瑜月将手机往桌面上一丢,整个人甩进椅背,烦躁地转了半圈。

进入盛世集团后,陈瑜月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市场部的五个子部门里选择了盛卉的品牌企划部。

她怎么也没想到,五个主管里年纪最轻的盛卉,竟然是这样一个消极无用的领导。

她每周工作五天,其中两到三天必然早退,因为她要亲自去幼儿园接女儿放学。

为了考勤公平,她自降四分之一薪水,成为全集团所有主管中工资最低的一个。

他们企划部的工作运转得还算良好,但是,据说那些大名鼎鼎的合作伙伴,都是市场总监和副总裁拉来的,跟她盛卉没有半毛钱关系。

陈瑜月盯着桌上息屏的手机,心中无限苦恼。

盛世集团是她的DreamCompany,她来到这里,职业目标非常清晰——两年升职经理,两年升职主管,再用三到五年爬上部门总监的宝座。

在盛卉手底下工作了大半年,陈瑜月愈发坚定地认为,这个毫无野心的女人,就是她升职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她受够了待在这个被其他同事戏称为“遛鸟部门”的鬼地方。

幸好,市场部子部门中的员工,可以通过主管任命的方式转入其他子部门。

陈瑜月最近和数字营销部主管万瀚处得很不错,后者曾经提起,希望她能来数字营销部任职。

到时候,盛卉那么随便的一个人,肯定不会阻拦的。

申城旧租界区,深深巷里之中隐没着一幢老洋房,四周树木密密层层,几乎掩盖了最外围的铁艺围栏。

盛卉将车停在洋房南面的花园中,步行去接女儿。

每天上放学时间,幼儿园门口豪车云集,堵得水泄不通,盛卉能用腿就绝不开车,从不趟这趟浑水。

步行十分钟,盛卉走进幼儿园大门,遇到了女儿同班同学许意林的妈妈姚嘉。

姚嘉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家长。她看到盛卉,主动走了过来。

“这周六是意林的生日。”姚嘉笑着对盛卉说,“小杏妈妈,周六下午你有时间带小杏一起参加吗?”

盛卉想了想,柳叶似的眼睛弯出浅浅弧度:“好呀。”

她的笑容亲切和煦,然而五官生得过于艳丽,无论怎么笑,总含着三分妩媚在里头。

姚嘉不禁感叹,这样的女人,即便单身带娃,一定还有数不尽的男人前仆后继。

只不过,男人都势利得很,他们愿意和美女谈恋爱,一旦面对婚姻,美貌便不值一提了。

姚嘉是小福星幼儿园小二班家委会的副会长,对班上每一个小朋友的家庭情况都略知一二。

即便盛卉从来不在家长群里发言,她也知道,盛卉是单亲妈妈,土生土长本地人,住在幼儿园附近的老城区。她买得起奢牌衣服,但很少背名牌包,据传是某个公司的中层管理,年薪估计三四十万左右。

照理说,盛卉的个人条件并不差,可放在这所幼儿园的其他家长眼里,就很不够看了。

小福星幼儿园是一所精英私立幼儿园,位处寸土寸金的旧租借区。能进这所幼儿园的孩子,父母中起码有一个是大企业高管,年薪百万起步。

这些精英们大都居住在距离小福星幼儿园一公里以外的几个豪华小区,因为幼儿园方圆一公里以内全是老民房和老小区,充斥着有房没本事的本地人,真正的有钱人绝不会住在这里。

为了体现包容性,小福星幼儿园每年会开放几个少得可怜的抽签名额,提供给住在附近的本地居民。

所有家长都默认盛卉就是那个抽签入选的幸运土著。

她总是步行接孩子放学,然后在距离学校一百米的地方,转进提花巷口。

那条巷子很窄,两侧都是古旧的老小区,楼房低矮斑驳。

本着一视同仁的心态,姚嘉主动邀请盛卉和盛小杏来给女儿过生日。

然而,就算她面上表现得再友好,骨子里还是带着深深的优越感。

她们边走边闲谈,姚嘉状似不经意说:“小杏妈妈,我订的那家私人餐厅非常隐蔽,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如果实在找不到,就问写字楼里的大堂经理或者服务员,不要不好意思。”

话音落下,她们刚好停在小二班教室门口。

盛小杏第一时间看到妈妈,抱着书包奔过来,后脑勺上的两个小揪揪高兴得一翘一翘。

盛卉弯腰抱起女儿,漫不经心地反问姚嘉:“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姚嘉:......

还不是怕你没见过世面。

这句话不方便直说。姚嘉被堵得有点不爽。

她目光下移,瞥见盛小杏空荡荡的脚后跟,忽然再次开口:

“那家餐厅比较高档,就算是小朋友,最好也不要穿拖鞋哦。”

姚嘉说完,旁边立刻有家长开始窃窃私语——

“来幼儿园也不能穿拖鞋吧?”

“是呀,太随便了,老师都不管管吗?”

......

盛卉自然也看见了女儿脚上的“拖鞋”。她顿了顿,将女儿抱到远端那只手上,没有再说话。

回家途中,盛卉一直抱着小杏。

直到拐进提花巷,耳边嘈杂的人声、车轱辘声总算渐渐远去。

秋风吹下金黄的梧桐叶,送了一片到小杏手中。

小杏握着树叶梗梗,有一下没一下地给盛卉扇风。

盛卉被她扇得脸蛋痒,终于忍不住问:“小杏同学,你的凉鞋是怎么一回事?”

小杏闻言,低头瞧了眼脚丫子。

她葡萄似的眼睛眨巴眨巴,嗓音嫩生生的:

“脚后跟的带子太硬了,不舒服。上手工课的时候,我偷偷拿剪刀把它剪掉了。”

“好难剪啊妈妈,我手都剪酸了。”

盛卉:......

你是真的行。

那双童鞋是Prada和迪士尼合作的定制款,只在意大利发售,限量三百双,普通代购根本买不到,还是盛卉拜托国外时尚界的人脉,才弄到一双。

结果,给这位妹妹上脚第一天,就光荣报废。

盛卉很是无奈,用虎口轻掐了下女儿的小短腿:

“下次再说喜欢艾莎的东西,我可不信了。”

第2章

提花巷最深处,红豆杉墙掩映一座英式花园,坐北朝南的洋楼充满伊丽莎白时代风格,正面看呈“山”字形,青葱草地与园林如弯月般环绕着它。

盛小杏几乎是飞进玄关。

她闻到了孙阿姨煮杏仁牛奶的味道。牛奶温度正好,杏仁糯刚搅进去,香甜的干果味道还未与奶味彻底融合。

“小杏,慢点跑,看路。”盛卉在身后提醒她。

玄关隔断后面有一片玻璃酒柜,顶天接地,十分壮观。

掠过玻璃酒柜,转入餐厅,避窗摆放的深红实木雕花酒架更为吸引眼球。几十只或黑或金的酒瓶立置于凹槽中,格状森严,组成一幅巨大的壁挂扇。暖色灯光逐格打下,瓶身暗光流转,华丽而又贵重。

这里到处都是酒,空气仿佛天生带有酒香,杏仁牛奶的味道在这馥郁芬芳之下,显得有些单纯可爱。

盛家人丁不旺,往上数四代,所有人都终生操持酒业。

包括盛卉。

她所在的公司盛世集团,就是国内最大的除白酒外烈酒集团,拥有中国唯一一家写入世界威士忌地图的威士忌酒厂。

谁说中国离了酒曲就生产不出蒸馏酒?盛世集团打破了全世界对中国蒸馏酒的印象,它产出的威士忌风靡全球,斩获众多国际大奖,连带着集团所属地申城,都成为了国民津津乐道的中国威士忌之都。

盛卉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中长大,孩提时代就学会品酒,长至青年,她的鼻子能分辨出成千上万种香味元素,酒量更是深不见底。

身后有轻盈的脚步声快速靠近,盛卉装作没察觉,直到小杏突然拍一下她的腿,盛卉被她“吓一大跳”,小杏偷袭得逞,抱着牛奶瓶哈哈大笑。

她仰着头,甜声问:

“妈妈在干嘛呀?”

盛卉半蹲下来,与女儿平视:

“妈妈在想,意林过生日,我们送她什么好呢?”

“宝贝在学校和意林玩得好吗?”

小杏:“还好呀。”

回答得很简短,没有太强的倾诉欲。

“那你知道意林喜欢什么吗?她有没有经常带玩具上学?”

这一回,小杏的眼睛弯了起来:“意林喜欢公主裙!每天都穿不一样的来上学。”

盛卉点了点头,夸小杏是个观察细致的聪明宝宝。

周六傍晚,晶萃大厦次顶层。

盛卉头一回见到这么大的法餐餐桌,整得和流觞曲水宴似的,近二十人围一桌坐,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说话得靠喊。

在座的精英们肯定不方便喊,所以场面必须维持安静,一段时间只能一个人说话。

盛卉带着小杏到达时,短暂地拥有了二十秒说话时间。

她让小杏去拥抱一下许意林,祝她生日快乐,再送上生日礼物。

那是巴宝莉童装线的一套粉蓝色连衣纱裙,秋冬新款,国内上市不到两周。

姚嘉含笑道了谢,心底十分惊讶。巴宝莉童装线最便宜的裙子都要三四千,像这样款式华丽、做工繁复的,价格还要翻倍。

小寿星对新裙子爱不释手,姚嘉温声命令她放回袋子里,上桌坐好。

后面还低低补了一句:“当心扎到手。”

谁知道那件裙子是不是假货?劣质蕾丝很容易刮伤皮肤。

姚嘉不相信,一个月薪小几万的人,会花大几千给女儿的幼儿园同学买礼物。况且她们实在不熟。

一场为小朋友举办的庆生宴,话题仅仅在小朋友身上停留了十分钟。

不知谁起的头,他们渐渐聊起了酒——都市精英们餐桌上永恒的话题。

聊投资经济显得庸俗,聊政治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