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正道之光已下线 > 第1章 明憬笑容收敛

第1章 明憬笑容收敛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正道之光已下线》作者:明小十

文案

身为万象道宗首席弟子,明憬拥有惊艳的剑道天赋,天生剑骨,修行速度一日千里,问鼎斗灵大会,是天之骄女、正道之光。

这样一个绝世天才,却被打上与魔族勾结的烙印,被废去修为、折碎剑骨、挑断筋脉,然后打落悬崖。

生死一线间,明憬听到一道空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声音说,她拥有主角的配置,却只是追妻火葬场剧本的炮灰,她的落崖只是拉开剧情发展的序幕。

它说:她应该坠入千年寒潭,顺着潭底暗流漂进一处幽暗洞穴。她的尸体会成为洞府主人破开封印的助力,然后开启剧本主角万象道宗道尊的追妻火葬场剧本。

明憬吊着一口气置之不理,越过寒潭乱流拖曳出一地血迹爬进了幽暗洞穴。

洞穴里有个被血色锁链锁住的红衣女人,似血妖异,在洞穴暗光幽沉里悠悠开口:“与我双修,护你性命。”

声音急了:“快,义正辞严拒绝她,然后自绝心脉死在她面前。”

明憬惨白着脸勾起血唇笑了:“好。”

这是一个正道之光下线后堕魔,成为魔道之主,顺便抢了个老婆的故事。

①明憬堕魔,不修剑道

②万象道宗道尊是女的

③cp原本是追妻火葬场剧本主角

④私设如山,套路小白,爽虐都有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东方玄幻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憬,慕容炽┃配角:万象道宗道尊┃其它:剧情,天道,剧本

一句话简介:大佬向你发来邀请~

立意:喜欢需要勇气、坚持和真诚

第1章万丈深渊

“啷~啷~”

冷风呼啸,锁链晃动的声音在孤寂的山崖格外清晰,远处一个血色的影子越过荆棘飞快狂奔而来,俨然是逃命的姿态。

身后是数十道疾掠追至的身影,气息凌厉笼罩而下,启唇声音冷厉:“明憬,前方是无常山封禁所在,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被称为明憬的人不管不顾,锁住手脚的铁链贴着地面荡起灰尘。她在灰尘迷蒙里忍着剧痛向前跑去,然后被身后一道剑气击穿膝盖,结结实实跪在了崖边。

血衣泥泞,微风吹开糊在面上的发,露出其下清冽精致的五官,黑色的眸,白色的唇,染血的脸,狼狈到了极致。

被人界界卫追杀的要犯无一不狼狈,可是这是明憬啊!

万象道宗首席弟子,人界横空出世的绝世天才,以十五岁稚龄问鼎斗灵大会,天生剑骨,剑斩妖魔,拥抱过最明亮的盛景。

她是整座天地都承认的正道之光、希望之刃。

这样一尊人物,如今被锁链锁住行动,跪在他们面前。人界界卫们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位年少成名的明首席,自心底升起最隐秘的快意和兴奋。

明憬抬眸睨了他们一眼,低头的瞬间眸光掠过身后深渊,一屁股坐在泥泞尘土里,身上锁链晃出一种韵律。

她扯动唇角:“如果只有你们,是没有办法抓我回去的。”

“嗤!”

上方凌空而立的界卫里有谁忍不住嗤笑一声,神情不屑:“就凭你?”

“一个勾结魔族,修为被废、剑骨折碎、筋脉俱断的废物,也敢大放厥词?”

“你以为你还是天赋卓绝、剑道凌云的万象道宗首席弟子吗?”

明憬表情平静,晃着手上的锁链,扶着旁边的山石站起身,仰头看他们:“你们可以试试。”

“但是一个人恐怕不够格。”她补充道。

“激将法么?”最初开口的界卫冷笑一声:“爷倒要看看绝世天才的本事。”

腰间佩剑出鞘,闪着微光疾刺而至,身影踏步,带着天地重力压了下来。

明憬眯起眼睛,在利剑刺来的瞬息抬手,手里的锁链被她当成武器迎上去,与长剑锋利的剑刃相撞,空气里荡起迷蒙的灰尘。

“哐当”一声响,是锁链断裂的声音。

“不好!”那界卫心里一惊,身形凌空翻起,透过灰尘迷蒙看清被血迹浸透的面容上掠过算计得逞的沉静,运气就想急退。

“晚了。”明憬掀唇眸光凉薄,手里断裂成两半的锁链挥出,脚向前一踏,那截困住她自由的锁链变成夺命的利器,轻而易举穿透界卫的胸膛。

血色绽放在苍茫天际,女子血衣墨发,周身有黑色的雾气缭绕。她抬脚将重伤倒地的界卫踏在脚下:“满意你见到的吗?”

他说她是绝世天才,那么她总要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担上这个声名的。

这场姑且算得上战斗的相接看似郑重其事,其实不过一瞬而已。所以那些凌空而立的界卫刚反应过来,低头撞上明憬凉凉的眸光血液凝结,竟是不敢随意行动。

明憬没有理会他们,晃着锁链沉默片刻,忽然低低问道:“那个人怎么样了?”

被她踏在脚下的界卫忍着痛回话:“你说谁?”

“你们在小石村抓我时,那个说命令有误的少年。”

“统领说他质疑界主,属大罪,按律斩杀。”界卫的身体微微抽搐,担忧明憬下一刻就会杀掉他。

明憬没有杀他。

她低着头,身体剧痛腐蚀着意识,听到了风声里夹杂着杀戮的气息呼啸而过,远处黑压压的界卫齐至,举着刀枪剑戟招呼了过来。

她修为已废,只有这一身刻入骨髓、属于剑修的战斗本能。两截锁链扫过,最多只能带走两条人命,所以这一波攻击她是绝计逃不掉的。

明憬漠然地看着那些兵刃。

残破的身体经不住凌厉气息威压笼罩,她却不想倒下,所以咬着牙用手按着嶙峋山石撑起身体,立看死亡到临。

“轰!”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冷冽剑光照破天际,逆着斜阳穿梭云雾,赶在杀招落下前悬在明憬心口之前,玄光明亮,震退乱荡气流。

剑身皎白,剑穗如月,这是一柄明憬很熟悉的剑,也是一柄天地生灵久仰大名的剑,名为邀月。

而邀月的主人——

明憬呼吸一滞,看到黑压压的界卫弯腰低头:“见过小道尊。”

“免礼。”一道清冷的声音透过天际传至。

云雾缭绕,日光照耀,女子踏过山水落在崖边,青色的衣衫染过天地奇观,她伸手唤回邀月剑,抬头看着眼前的明憬。

明憬也在看着她。

乌发及腰,青衣凌尘,即便修行界美人如云,也是极出色的存在。她的面容很美,可是比面容还引人注目的是那一身清冷气质和倾世风采。

邀月剑的主人,万象道宗的小道尊,同样年少成名,孤身纵横过六界风云的人物,万象道宗现任宗主的小师妹,折喻。

“小师叔。”明憬低低开口。

折喻下意识应了一声,目光自眼前人血迹斑斑的面容移开,掠过血衣破碎后狰狞翻起的血肉,到锁住手脚的锁链,再到神识探测间惨不忍睹的筋脉,眸底微沉。

“小道尊,明憬勾结魔族罪不容诛,我们是奉命抓她回狱。”界卫们迎着折喻冷冽的眸光解释道。

“我知道。”折喻沉声开口,看着明憬一字一顿:“跟我回去。”

明憬眸光凝结,看着女子眉眼间的淡漠有几分恍惚,摇晃着手里的锁链问她:“回哪里去?”

她的动作细微轻盈,却止不住一身狰狞伤口翻滚着涌出鲜血,很快将站立的方寸之地和嶙峋山石染红。

折喻眉宇微皱,握住邀月剑的指尖无意识缩紧:“自然是回人界刑狱。”

人界刑狱。

明憬默念着这四个字,忽然低低笑出了声:“他们说我勾结魔族,小师叔也是这么想的吗?”

日光清澈,山风冷冽,一身血衣的女子眼眸明亮灼灼,她在问折喻:是否相信他们说的话,相信明憬勾结魔族?

折喻沉默,眸底情绪如深海。

抬眸从地上蜿蜒流淌的血迹上移,落到明憬眉心间那簇黑莲烙印上,嗓音清冽:“黑莲魔印,还有这一身缭绕的魔气,你要说你没有做过吗?”

“亲眼所见,难道还会有假吗?”

女子的声音清冷如碎玉,明憬忍不住扯扯唇角:“亲眼所见?小师叔亲眼看见我勾结魔族吗?”

“亲眼所见,就一定为真吗?”她启唇追问,有殷红的血液漫出,落在血泊里“嘀嗒”一声响,震人心魂。

彼时烈日高悬、日光璀璨,正是一日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分,明憬站在阳光照拂处,恍如身处寒冰地狱。

折喻眉宇蹙起,张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到底一字不发,只是握紧邀月剑立在界卫和明憬之间,目光坚定是寸步不让的姿态。

明憬勾了勾唇,良久溢出一声轻笑:“小师叔可知道——”

女子血衣飘摇,在山风汇聚处笑容泣血,明亮的眸底藏着深深不解和痛苦:“师尊他亲手取走了我的剑心。”

她的声音既平静又颤抖,夹杂着风吹枝叶的细微声音,在静寥孤寂的古崖边清晰到不容回避,字字锥心。

折喻向来淡然的眸终于掠上人间凡俗的情绪,眉峰似剑,凛冽里有震惊和困惑。

困惑。

明憬笑容收敛,明亮褪去,眸底只剩下挥之不去的苦涩。

是啊,她也很困惑。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要信誓旦旦说她勾结魔族,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废她修为、碎她剑骨、断她筋脉,还取走剑修最重要的剑心呢?

那是邪修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禁忌,残酷惨烈,天道难容,可是这样的事却是她的师尊、万象道宗的宗主亲手所为。

为什么呢?

为什么都不相信她呢?

剑修修道,她自出生开始,到底修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呢?

是正道吗?

明憬一字一句在心里问着自己,眸光从折喻清冷面容上移开,忽然身形急退纵身一跃,转身跃下了身后万丈深渊里。

人界刑狱,哪怕是死,她也不会再回去了。

她明憬走过的路,从来不会走第二次。

脚下的锁链在先前打斗中已经断裂成两半,界卫在折喻降临后自觉退开,此时离着她还有一段距离。

而折喻,从听到她那句话开始就失神了很久,所以没有人拦得住明憬。

无常山封禁所在,据说是封印某尊祸世大妖的禁地。底下是万丈深渊,周围是无尽罡气,修为被废的明憬跃下,定然是难逃一死的。

“小憬!”身后似乎有女子歇斯底里的声音响彻天际。

接着是乱七八糟的敬劝:“小道尊不可啊!”

明憬却只字不闻,身体在飞快地降落,罡风裹挟着她流离颠沛,痛感已经麻木,心跳一声比一声微弱。

她睁着眼睛,冥冥中听到了一道空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逐字逐句回答了心底最深处的疑惑:“说你勾结魔族,是因为剧情需要。”

“不相信你,是因为降智光环。”

“明憬,你是个炮灰。”

作者有话说:

开文啦!

写在前面:

①明憬会黑化,不会毁灭世界

②明憬会堕魔,但一直是人间清醒

③非伟光正人设

④私设如山,逻辑为剧情服务

⑤明憬带一点万人迷属性

第2章千年寒潭

“听说过人世凡间的剧本吗?”

“你就是追妻火葬场剧本里的炮灰。正道圣地首席弟子,天生剑骨,绝世天才,你拥有主角的配置,但你偏偏不是主角。”

“剧情安排你落崖,只是为了拉开故事发展的序幕而已。”

风声凛冽,意识渐昏沉。

那道空灵的声音穿透耳畔,每一个字都重如洪钟,一下一下敲打着明憬破碎乱荡的心,叫她恍如被撕裂碾压,周遭都是不真实的迷离。

剧本。

追妻火葬场。

炮灰。

主角。

声音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可是合到一起,就只剩下荒唐无稽和满头雾水。

但是明憬并不蠢,她天生剑骨,道心通明,在悟性方面凌驾于众多生灵,所以她脑海里的想法是:她被安排了!

她的命运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她的人生轨迹已经被篡改。

从人界界卫降临小石村,口口声声说她勾结魔族那一刻开始,已然身不由己。

“你是谁?”

身体依然在飞速坠落,明憬渐渐开始习惯这种失重感,张唇想要发问,可是声音嘶哑到不成样子,她已经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失去。

“我是不属于此方世界的存在。”那道声音却能知道明憬的想法:“你不必在意我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你。”

“你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明憬在脑海里默想,心底里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冷却。

“无论什么目的,都是没有用的。”

“我要死了。”

她会粉身碎骨,连一具尸体都留不下。她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痕迹将被这方封禁抹去,彻底消散于天地。

万丈深渊,别说现在她是残破之躯,就算是那个荣光璀璨的万象道宗首席弟子跃下,也是没有生机可言的。

“你会留下尸体的。”声音似乎多了些情绪:“你的尸体在这个剧本里很重要,等慕容炽离开这方封禁后,你的名字会被所有人记住。”

慕容炽。

明憬眸色闪烁,在脑海里继续和那个声音对话:“是吗?”

她的手指攥紧,指尖陷入血肉里,念着“炮灰”这两个字神情淡漠:“我的尸体有多重要?”

“是一切的开始。”声音有问必答。

“你不会粉身碎骨的。”

“修罗山之下有一道千年寒潭,你会坠入寒潭,顺着潭底暗流涌动漂进一处幽暗洞穴。”

“你的尸体会成为洞穴主人破开封印的助力,然后开启剧本主角万象道宗道尊的追妻火葬场剧本。”

剧本主角,万象道宗道尊。

明憬沉寂的眸光在听到这几个字时蓦然一颤,下一刻唇角勾起,自心底溢出最冷厉的笑意。

“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明憬继续默想。身体坠落到了最低端,落入千年寒潭的刹那拍起惊天的浪花。

她瞬间沉到寒潭底部,森森寒意渗透四肢百骸,四面八方的潭水淹没口鼻,掠夺呼吸和生机。

暗流涌动,拖拽着她的身体要漂向命定的彼岸。潭面上漾开了殷红的涟漪,似一幅挥毫泼墨的丹青。

窒息、痛苦、沉寂、彻骨。

这是千年寒潭救下明憬性命后的索取。

潭底暗流涌动,她吊着一口气不散,握拳攀上潭中屹立的一截焦木,想要以此脱离暗流裹挟。

手放上去的瞬间,雷电直击灵魂,疼得明憬死去活来。鲜血四溢,她咬破嘴唇不致昏死,心底发了狠,如抱救命稻草一样不肯放开。

“当然是让你做一个明白鬼。”声音迟来的回答吸引走明憬几分注意力。

她偏头,目光自潭面四望,看到竹林摇曳、天穹血色,残垣断壁,像血战后的战场。

“你现在已经在剧情里,不需要再做什么。”

“松开手,让潭底暗流把你卷走,就可以。”

明憬抓紧了几分:“松开手,我会死。”

“可是你本来就要死。”声音似乎有些不解:“后面没有你的剧情。”

明憬眸光一顿,几乎是不受控制地颤抖,寒潭很冷,不及血液凝结的凉彻骨。

她伸出左手,不顾击碎灵魂的疼痛,两只手都死死环住那截焦木,启唇声音低而沉:“没有我的剧情?”

“所以——”

“我明憬二十年的人生不值一提、无关紧要,是么?”

“因为我是炮灰,不是主角,是这样吗?”

声音的语调透出一种近乎残忍的天真:“没错。”

没错。

剧本里只有主角、配角和反派才有存在的意义,他们的爱恨情仇波澜壮阔,跟炮灰没有关系。

明憬自记事起就是抱着剑长大的,破晓练剑、夜浓方歇,仗剑走过万里山河,孤身斩杀过高阶妖魔。

天生剑骨是她的天赋,首席弟子是她的荣殊,正道之光是天地的承认,可是那些光华的背后,是不堪与人道的艰辛和困苦。

二十年磨一剑,剑道之于她,曾是毕生所向的信仰。

现在声音说,她的信仰,她的剑道,她的过往,皆是剧本里不值一提的尘埃。

二十年凝结剑心,是为了化为寒潭的尸体,破开一道封印。

被废去修为、折碎剑骨、挑断筋脉;刻上黑莲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