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 > 第1章 陆衡丢三落四出了名

第1章 陆衡丢三落四出了名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男朋友售价一百块》作者:糯团子

文案:

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初梨偷偷在暗恋了三年的陈屿之书中塞了情书。

毫无疑问失败了。

借茶消愁的初梨痛定思痛,花了一百元巨款在某app上点了个小姐姐。

宝贝详情诚不欺人,小姊妹果然人好声甜善解人意,就是……声音有一点点奇怪?

惨遭家里断了生活费的陈屿之不得不出卖声音,给自己揽了个私活。

对方人傻钱多,甚至连自己因为平胸被前男友嫌弃的鬼话都相信。

结果有一天,陈屿之收到了对方好心给自己办理的终极豪华丰熊vip卡。

陈屿之:“……”

家里房产证比蜈蚣腿还多的拆二代少女VS因为父母感情破裂每天都在为该继承谁家财产而烦心的富二代少爷

1、全文架空,私设比作者头发还多,勿考据,专业知识来源网络。

一句话简介:网恋有风险,恋爱需谨慎

立意:努力追求梦想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天之骄子业界精英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梨┃配角:陈屿之┃其它:

第1章你看我像是缺钱的吗

豆大雨点落在屋檐上时,初梨才迷迷糊糊转醒。

老城区就是有一点不好,楼房挨得近,丁点的雨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像是拿着喇叭放大了十倍。

温度下降,冷气暂时中断了工作,窝在床上也只听到外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响。

刚睡醒,初梨人还没完全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直到手机在桌上连番响了十几秒,她才勉强回了神。

梦里的一切也走马观花似的在脑海中掠过。

和好友宋凝发来的消息遥相呼应。

“阿梨,你又去海城找你外婆啦?”

宋凝和初梨一样,都是准大四生。

按理说这个点初梨应该和广大准应届生一样,踩着高跟鞋穿梭在各个招聘会上,熬光头发修改简历只为HR能多看自己一眼。

可惜初梨不是常人。

初梨从小就学的画画,大一那年误打误撞签约了平台成为画手,后来又踩了狗屎运,第一部作品就收获了高人气卖出了影视版权。

初梨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小小富婆。

用宋凝的话来说,百来万的版权费于别人而言是天方夜谭,然而对于初梨而言,却只是一个月的……收租费。

是的,收租费。

二十一世纪,人们最羡慕的再也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而是房地产蓬勃发展之下诞生的拆二代。

初梨家里的千万资产就是这样来的。

老家拆迁,初梨家里那几方老旧的宅子一下成了香饽饽,初家一夜跻身千万富翁行列。

可能是前二十年过得太过顺遂,所以在初梨二十一岁生日当天,老天爷突然伸出小脚脚,小小绊了初梨一下。

初梨从入学那天就喜欢上隔壁物理学院的陈屿之。

少女满腔心事化成一纸情意,好不容易在生日当天鼓起勇气在人书中偷偷塞了情书。

可惜最后却被人拍照发在了网上,还附赠了一句——

以后可以别跟踪我吗?恶心。

一句话,直接将初梨所有的情愫都掐断,随之而来的还有底下不知名的恶意。

“好恶心,以为是饭圈吗,还玩私生那一套?”

“楼主人也太善良了吧,居然还打码,这种跟踪狂就不该给脸。”

“这个字迹,有谁可以认出来吗?”

“哈哈哈哈哈文笔好像小学生啊,我五年级的情书都比这强。”

……

事发后,初梨不该是为自己学的是画画所以写字机会少庆幸,还是庆幸自己当时只留了地点没留名字,否则现在她的大名就该出现在学校论坛上。

然而走哪都能听见自己那封告白信,初梨心情也好不到哪去,所以一放假就往她外婆家里奔。

“陈屿之也太过分了,不喜欢就不喜欢,有必要发网上吗?”

宋凝为好友抱不平。

在经历了长达半小时对陈屿之的控诉之后,宋凝还是好奇:“不过你什么时候跟踪他了?”

“没跟踪。”初梨神情怏怏,“只有那几次偶遇而已,可能他误会了。”

趿拉着鞋子下楼的时候,老旧的木梯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一楼是杂货店,下着雨,闸门拉下一大半,崔兰芝正躺在摇椅上,老花镜架在鼻梁,盯着电视机看得入神。

“我误会你什么了,这事除了是你还能有谁?”

“我就是不喜欢你,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喜欢你!”

男主角撕心裂肺的怒吼声随着瓢泼雨声一并传了过来。

初梨目光一颤,人也停留在楼梯台阶上,颤巍巍瞥了那电视一眼。

什么破电视剧。

怎么这么应景。

心下腹诽,再往下走,视线忽的却被一叠花花绿绿的广告单吸引住。

初梨好奇拿起一瞧:“外婆,这是什么?”

……

海城阴雨连绵,南城也是。

冒着大雨从医院赶回宿舍,陈屿之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拎出来,新买的球鞋也在退休的边缘徘徊。

人刚踏进宿舍就听见室友陆衡的鬼哭狼嚎。

陈屿之往后一退,躲过了陆衡的熊抱,然而避不过陆衡在自己耳边哭哭啼啼。

“呜呜呜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没抱上人,陆衡也不泄气,扯着人往自己座位上走。

满屏的粉色泡泡差点晃瞎陈屿之的眼。

再一转身就看见陆衡一脸期盼望着自己,笑得谄媚:“嘿嘿嘿爸爸,您请!帮儿子抽个卡!”

“出息。”陈屿之垂下眼一瞥,淡淡笑了两声,随手在鼠标上点了一下。

换装游戏陈屿之看不懂,然而两秒后听到陆衡快要将天花板掀翻的尖叫声之后,陈屿之迅速了然。

“啊啊啊啊夏日限定!陈屿之你果然是欧皇!一抽就能抽出个ssr!”

趁着陆衡抱着屏幕感动掉泪,陈屿之飞快溜进浴室冲了个澡。

身上那股黏糊糊的感觉冲洗过后,人终于清爽不少。

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时,陆衡还在对着屏幕上的裙子感激涕零。

“爸爸,您老今晚想吃……”

殷勤献一半,回头就看见陈屿之拢眉盯着手机,陆衡识趣闭上嘴。

终于想起正事:“夏老的身体,怎么样了?”

陈屿之和陆衡是高中同学,自然对他的事比旁人清楚。

夏承安是陈屿之以前的班主任,当年要不是夏承安,陈屿之估计现在还在叛逆期,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

陈屿之这几天请假,也是为了去医院。

“不太好。”陈屿之捏着眉心叹气,“老师不喜欢医院的味道,说想在家里待着。”

“医院不允许,后来双方协商了下,最后决定下周转去海城。”

“……海城?”陆衡疑惑,“那边的医疗跟得上吗?”

“老师是海城人。”陈屿之解释。

落叶归根,这道理陆衡还是懂的。

房间的气氛沉闷不少,陆衡刚想着开解人,蓦地听见门锁转动,他一下收了声。

抬眸瞧见门边人影时,眉眼的笑意迅速散去,最后化成一声鄙夷:“我去,怎么是他啊。”

余霄肩膀一颤,低下头,抿唇掐着手心。

他知道自己不讨喜,所以也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话在嘴边转了好几个来回,最后还是大着胆子凑上前。

“陈……陈屿之,书我帮你从图书馆拿回来了,在你……在你左手边。”

那天陈屿之刚收到夏承安的消息,急着赶去医院,就托同在图书馆的余霄帮忙带了回来。

听见余霄的话,陈屿之才想起这事,他扬眉朝余霄一笑:“差点忘记这事,改天请你吃饭。”

“……不,不用。”

余霄在学校一向独来独往性子孤僻,所以见他眼神闪躲,陈屿之也没多在意。

倒是一旁的陆衡听见,不悦皱起眉:“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带书啊。”

陈屿之嗤笑:“靠你,那我不如直接去失物招领处拿。”

陆衡丢三落四出了名,一周有六天都在发朋友圈找饭卡。

他也知道自己靠不住,然而对余霄还是喜欢不起来。

见陈屿之邀请对方一起吃晚餐,一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直到听见余霄拒绝,陆衡才稍稍松口气,出了宿舍还不忘抱怨。

“整个班就你和他说话,嗳陈哥,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人不就不喜欢说话吗?”

陆衡撇嘴:“反正我不喜欢他,你不知道,昨晚三点多我还听见他在敲键盘,吵得我一夜没睡……”

刚好下课,食堂人头攒动,陈屿之想吃的石锅拌饭更是排起了队伍长龙,索性先找了座位坐下。

人才刚一落座,就听见前面几个女孩咋呼一声,随即相互推搡。

陆衡已经对这种情况免疫,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就见前边一个女孩抱着手机走过来。

本来都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然而当看见女孩面孔时,陆衡还是怔了一怔。

那是刚和影帝搭过戏,现在正走红的校花。

陆衡震惊同时,又默默为校花惋惜,毕竟高中到现在,他就没见陈屿之身边有异性出现过。

“陈……陈屿之,你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一起上过公开课,我就坐你旁边。”

校花笑得腼腆,直接告白失败率太高,所以她决定采取日久生情的方法。

“我上周刚去面试了一部网络剧,原著是大IP,出品方还是东影娱乐,但是剧组的男主角到现在还没定下,我觉得你……”

“抱歉,暑假有事。”

一句话,直接将校花所有的幻想都截断,她喃喃,还是不甘心。

“我之前也签了东影娱乐,他们公司也在物色新人,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对娱乐圈没兴趣。”

隔着距离陆衡都能听见校花心碎的声音。

目送校花失魂落魄的背影离去,他才开始瞧陈屿之,恨铁不成钢。

“哥,校花你不喜欢就算了,怎么连东影娱乐都拒绝了?”

东影娱乐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娱乐公司,除了有钱还是有钱。

只要一张脸过得去,他都能给你捧出一个人模狗样出来,最差的也能混个二三线。

这也是许多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进去的原因。

可惜陈屿之正眼都瞧不上。

男生只懒懒斜靠在座上,身子稍向后倾,右手支起靠在窗沿处。

外面雨色朦胧,陈屿之的身影如同嵌在玻璃窗上,油画一般。

陆衡到嘴的话忽的收住。

也怨不得学校那么多女生前仆后继,陈屿之这张脸实在是站在丑的对立面,好看得不像话。

陆衡的责怪他也没仔细听,只淡淡挑起眼皮,嗓音还带着懒散。

说出来的话也格外欠揍。

“你看我像缺钱的样子吗?”

……

与此同时,初梨正和满桌的招租广告大眼对小眼。

电视剧进入广告环节,崔兰芝终于舍得挪开视线,摘下老花镜转向外孙女。

“原先住四楼的女孩搬走了,我想重新找个人。”

“等雨停你帮我贴下广告,就巷口那面墙,还有……”

“外婆。”

透过半扇闸门,初梨还能清楚看见外边的雨坑,“现在招租用手机就行,你等等,我先注册个账号。”

“这上面还有租户的照片信息,你喜欢什么样的也可以告诉我。”

崔兰芝本来就是赶时髦的人,一听这话瞬间来了兴趣。

“什么样都可以?”

初梨点头,末了又补上一句:“别那么苛刻就行。”

“不苛刻不苛刻。”

崔兰芝摆摆手,笑得和蔼,“又不是找孙婿,我这人最容易满足了。”

“就……有没有那种长相干净,但是又不能太过纯情,最好能带一点点野性,眼神最好能看出故事感但是又不能太过沧桑,年轻一点最好。”

“太胖不行太瘦也不要,身高最好一米八五以上,体重一百五六左右……就这几点,其他的不强求。”

初梨刚准备打字的手指顿住:“?”

第2章声音恋人

这叫容易满足?

初梨面无表情收了手机,拾掇拾掇准备冒雨去外面贴广告了。

杂货店不大,也就二十来平米,堆了杂物后更是无处下脚。

其实很早以前初梨父亲就想着将崔老太太接去南城。

然而老人家在老家住惯,不喜欢挪地方,再后来初梨母亲出事,崔兰芝更打消了搬家的念头。

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初梨这个外孙女。

“下次让你爸别给我寄东西了,我一个老婆子吃不了那么多,浪费!”

“还有上回你琴姨说喜欢我做的酱牛肉,我昨天做了好些,你回去记得捎上。”

初梨母亲在生下她不久就因病去世了,王琴是初爸爸后来的结婚对象。

起初崔兰芝也担心外孙女受委屈,时不时还上南城瞧外孙女。

后来有一次途中不小心摔伤腿,却是王琴亲自照顾了她一个多月。

那段时间初梨恰好出水痘,一老一小都少不得人看护。

崔兰芝有心想缓解人压力,还想着请护工,却被王琴拒绝了。

“阿梨这么小,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再后来王琴怕途中生故,得空就带着初梨回海城,新做了什么吃食也会送过来让老太太尝尝。

一来二去的,崔兰芝和王琴的关系也亲近不少。

初梨乖巧点头。

她对生母的印象只停留在照片上,初梨对母亲这个角色的理解,全是来源于王琴。

崔兰芝的酱牛肉腌得入味,爽滑可口。

初梨因此还多吃了一碗饭。

等上楼看见宋凝给自己的微信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考研人考研魂:“宝贝,我刚刚给你点了个外卖,你记得签收哈!”

发送时间是一小时前。

初梨一头雾水,刚想着和对方解释自己已经用完饭时,忽的却看见通讯录上一个红色的小点。

备注还是宋凝的微信号。

初梨以为是好友的小号,结果刚点了通过,对面立刻发了语音过来。

“不是说在自习室吗,怎么还……”

初梨自言自语,话说一半手指已经点开了语音。

如果说那封被po到网上的告白信是初梨二十一年来地动山摇的源头,那现在这条语音,就和余震差不多。

有那么零点零一秒,初梨甚至想砍下自己的右手谢罪。

话筒传出的男声低沉沙哑,是刻意压低的嗓音,尾音还稍稍带了点笑意。

“……宝贝,终于肯理我了?”

典型的气泡音。

初梨差点摔了手机,恨不得当场变聋子,感觉自己在反胃的边缘徘徊。

偏偏宋凝还在这时发了消息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人还满意吗!”

“钱我付过了,你想怎样就怎样!随!便!玩!”

初梨:“……”

她没忍心拒绝好友好意,又觉得浪费宋凝一片苦心有点过不去,所以反手将刚收到的语音转发给了宋凝。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页面终于更新了信息。

考研人考研魂:“………………”

宋凝忽然觉得早上做的英语试卷没那么恶心了,甚至还有几分清秀。

气泡男是宋凝在“声音恋人”这款app上找的。

当今时代虽然大家都喜欢看脸,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是声控。

“声音恋人”这款app就是这样火起来的。

宋凝财大气粗,直接搜了个收费最高就给初梨下单,想着缓解好友失恋之苦,谁曾想效果如此显著。

初梨:“……谢谢你,我现在开始恐男了。”

考研人考研魂:“……”

宋凝不死心:“要不你重新换一个?我刚充了十万,应该够你玩几天。”

宋凝虽然不是拆二代,不过她家是做房地产的。近十年南城的房价几乎翻了十来倍,宋家也一跃成为富商。

宋凝这人别的兴趣没有,就是有点强迫症,但凡能砸钱的app,她肯定得在富豪榜第一。

十万在游戏中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