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风流相公西门庆 > 第1章 冰火九重天

第1章 冰火九重天

《风流相公西门庆》全集

作者:大道第一人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割人鞭

阳chūn三月,草长莺飞。

昨夜下的小雨刚刚浇湿了地皮,带来了早晨清新的空气,整个清河县笼罩在明媚的chūn光中,正逢本地市集,推着独轮车来赶集做生意的,跑江湖使棒卖膏药的,出门闲逛看热闹的,两三条大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几乎有些抹不开身。临街的商铺也敞开大门,大做生意,好一幅热闹的景象。

“保真虎骨、虎鞭,拿回去泡酒那效果刚刚的!保管你连御十女还是虎虎生威啊!我说那位,非诚勿扰啊,不买别乱翻啊。”一个猎户打扮的中年男子留着络腮胡,把一方粗布往地上一摊,一边摆着货物,一边大声叫卖着。

“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瞧一瞧看一看啦,开chūn实惠价!这是南方来的上等绸布,看这颜sè,看这料子,真正的上等货,男的穿了是多几分风流,姑娘家穿了是更添魅力啊...”绸布庄的老板今儿个亲自上阵,带着伙计抖开一块绸布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那边一个圈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中间黑塔般的大汉把手中棍棒使得发了,只见一团黄光在地上滚来滚去,另外有条汉子拿起一个盘子,口中道:“俺们兄弟两个是远来投亲不遇,身上没有盘缠无法回乡,只有这家传的武艺和膏药,今儿个卖弄一回,如有看的高兴的,不妨赏赐一些铜钱碎银子,我大哥耍的也有力气,另有秘制筋骨膏药奉送!”

“鬼谷子正宗传人,摸骨算命,可知福祸!算得不准,招牌任砸!”一个身着灰sè八卦道袍的瞎眼老者微正襟危坐,身后一方“正宗鬼谷神算”的旗帜微微摆动,显出一副神仙中人的气势来。

突然从街头传来一声气势十足的大喝:“你丫的!居然敢用这种货sè冒充虎鞭,左右给我把架起来了,老子今天割条人鞭!”

那猎户打扮的中年摊主吓得面sè一变,转身就要抱头鼠窜,谁料没跑出几步身后两个帮闲的一个抱头一个抱脚,顿时给放倒在当街,惹得街上一阵sāo乱。

“割人鞭?哪儿哪儿?”绸布庄老板生怕错过一场好戏,顾不上做生意,赶紧跑出店门,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一不小心和拿着盘子的卖艺汉子撞到了一起,盘子里面的铜钱洒了一地,在青石板上蹦蹦跳跳,惹得人人弯腰去捡。

其中一枚铜钱滴溜溜的奔着算命小摊去了,瞎眼老者猛然间白眼一翻,露出黑眼仁来,无比敏捷的伸脚踩住了那枚铜钱,倒把正算着命的顾客吓得不轻。

“大官人,顺利拿下!”混乱中两个帮闲的一左一右将那中年摊主双手双脚死死压住,其中一人邀功道。

“看你能跑到哪儿去!”那个大官人走上前来,沉溺酒sè的脸上有点微微发青,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穿着一身绣花锦袍,腰上挂着一块玉佩,看成sè是顶级的羊脂白玉,远远地一股富贵之气逼人而来。

“俺正经做生意,大官人为何指鹿为马,硬说我的虎鞭是假的?”被压在地上的中年摊主扯着脖子喊道。

“嗯?还敢狡辩?”那大官人看着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宣布道:“此人用牛肉干冒充虎鞭,实在可恶,俗话说得好:假一罚十,老子今天割条人鞭下来,以示惩戒!”

大官人本以为这句话会引起围观人群的热烈鼓掌响应,至少来几下喝彩声或者是斥责中年摊主的声音,没想到竟然引来了一片沉默,举目四顾,不少人都用一种敢怒而不敢言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有些人用一种你小子今天惹错人的眼神看着那造假的中年摊主。

那中年摊主在沉默中反而光棍起来:“别看你是大官人,也不能这般当街行凶!爷爷今天就躺在这儿,看你能把爷爷怎么着!”

“嘴倒是挺硬气,就不知道一会儿你下面是不是也能这么硬气!”大官人虽然对群众有些失望,听了这话倒是冷笑两声:“左右,拿刀子来!”

那两个帮闲互相看了看,显然都没带刀子出来,谁也算不着今儿个大官人兴致一起就要当街割人鞭不是?

“两个废物!”大官人有些扫兴的左右看了看,左手边正好有一家卖肉的铺子,转身提步就冲肉铺而去,顺便丢下一句话:“都给我按好了,老子找把刀去!”

肉铺的老板见大官人冲着自己铺子来了,一张肥脸上满是推出来的笑容,抱起油腻的双手慌忙唱了个喏:“大官人,你是买肉还是...”

大官人双目一扫,见肉案右手边摆了一个偌大的猪头,边上各种刀具齐全,随意用手一指:“废话少说!没听见我说要割人鞭么?你,把那把刀拿过来!”

肉铺老板见那大官人手指一把剔骨尖刀,不由打了个哆嗦,虽然很不情愿自己的刀子变成凶器,但看今天大官人正在火头上,如果自己说个不字,只怕这件肉铺连同自己都是个粉碎的下场。反正是个卖假虎鞭的商贩,和自己有什么干系?

肉铺老板暗中咬了咬牙,拿起那把剔骨尖刀,转过刀尖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

大官人皱着眉头看了看上面沾满了猪油的剔骨尖刀,从边上取过一张包肉的马粪纸裹了刀柄,这才手持剔骨尖刀威风凛凛的冲出了肉铺,大喝道:“将那厮裤子扒了去!双腿分大点!”

“啊呀,这是要闹出人命啊,阿哥,俺们还是去县衙通报一声吧,这人是谁啊,居然敢当街行凶?”一个看热闹的路人和身边的同伴说道。

“你找死啊!”他的同伴惊恐的捂住了他的嘴,压低了声音训斥道:“你第一次来赶集,不知道这个大官人是谁,和县衙里面的老爷们都是天天在一起吃饭喝酒的,就算是杀了人,也没人敢管的!”

“得令!”两个帮闲的得了号令,就开始连拉带扯的往下扒这那中年摊主的裤子,露出黑黝黝的那物来。

围观的群众纷纷发出惊呼声,不少妇女都背过身去,不敢再看,不过也有少数胆大的反而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

“有种你就来割爷爷的鸟去,少拿个刀子晃来晃去吓唬人!”那中年摊主强撑起脖子,做出一副从容就义的样子。

“嘿嘿,还这么硬气?我喜欢。”大官人笑容可掬的蹲下身子,用剔骨尖刀在那物上平拍了两下,紧接着把尖刀竖了起来,引起围观群众一阵sāo动:“那我就割回去当标本了!”

“俺的个亲娘啊...”没想到随着尖刀轻轻划了两下,那中年摊主猛然间一声惨呼,双眼翻白,身子软瘫了下来,一股尿sāo气从胯下冲天而起,两个帮闲的捂着鼻子退了开去。

“我的乖乖,出人命了!跑啊!”人群中不知道谁使劲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发了疯似的往四周散去,生怕沾上半点干系,混乱中你推我搡,乱成一团。

“妈的,原来是吓出尿来了!口气挺硬,不过也是个怂货?”大官人站起身来,看着中年摊主身下那摊水迹,很失望的把那剔骨尖刀随意丢在地上,仰天怪叫了一声:“好没意思啊!”

“那是大官人英明神武,吓都吓死他了。”其中一个帮闲带着谄媚的笑容:“要说有意思的地方,这城里面莫过于百花楼了,那里面的小娘们,细皮嫩肉的,啧啧,能掐出水来。”

“古代青楼jì院!我王天星一个普普通通医科大学生,没想到睡个觉也能穿越到这个莫名的时代,连穿越成谁还没搞太清楚,不过口袋里有的是钱等着我可劲的花,不去百花楼喝喝花酒怎么能行呢?没事喝个小酒,听个小曲,来个双飞,这rì子过得才叫舒坦啊。什么改变历史,搞三搞四的哥才不会去弄,享受生活才是第一重要。”王天星露出会心的微笑,顺手从口袋里抓出一串铜钱,看了没看就丢给那个帮闲的:“你这个提议我很满意,这个拿去喝酒!”

“大官人,你这边请。”那帮闲见轻松得了一大串铜钱,乐得眉开眼笑,忙不迭点头哈腰在前头领着路:“百花楼就从这条小街穿过去,第二个路口就是。”

另外一个帮闲见同伴得了好处,一边陪王天星走着,一边不甘示弱的细细说起百花楼的头牌姑娘来:“大官人有所不知,这百花楼有十二个头牌姑娘,都是以花仙为名,个个吹拉弹唱,无所不能,这其中最有出名的当数桃花仙子和菊花仙子。”

“什么?菊花仙子?”王天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邪恶的微笑:“真的叫菊花仙子?这名倒是很有趣啊。”

那帮闲没听说话里面的意思,还在淘淘不绝的继续介绍着:“大官人喜欢菊花仙子?那真是有眼光,虽然菊花仙子排名第二,但一手冰火九重天的绝活就是连京城来的贵客都赞口不绝的。”

“冰火九重天?原来古代早就有这种绝活了,啧啧。”王天星听了这话,脑子里面已经充满了自己看过的动作片画面,一边走着,一边微微点头不已,头顶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一下。

“哪个瞎了眼的乱丢东西,高空掷物是刑事罪知道不,要是丢个花盆下来,还不砸死老子啦......”王天星见地上一个短竹竿子,暴跳如雷,怒骂着抬头往上看去,正和一手支着窗户,探出半个身子的女子打了个照面。

“好漂亮的美人!”王天星见那女子虽然只是素颜,但已经是把自己看过的所有明星都比了下去,顿时把一些骂人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那古代美女面带浓浓的歉意,轻张檀口:“奴家潘金莲,不知这位大官人路过,一时失手掉落叉杆,还望大官人饶恕则个。”

第二章摸酥胸

潘金莲?

潘!金!莲!

这个名字家喻户晓,耳熟能详,有如秦侩代表着汉jiān,而陈世美代表着负心人一样,只要提起这个名字,所有人的脑海中像过电一样直接反shè出潘金莲代表的群体。

yín妇!

而潘金莲对应的jiān夫就是西门庆!也就是自己目前占据的这个躯壳!

王天星怅然若失的摸了摸脑袋,似乎那个叉杆把自己砸出个脑震荡来,嘴里面不停地叨咕着:“西门庆...老子成了西门庆...”

对于一个现代人,王天星从小到大接受的知识都告诉他,这不科学,但这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纵然是百般纠结,王天星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已经是西门庆了。

而西门庆这三个字好像催化剂一样,一股股属于西门庆的记忆从角落里面纷纷冲了出来,和自己作为医科生的记忆纠结在一起,顿时王天星自觉脑子里面好像开了锅一般,头晕目眩再加上有些反胃的感觉,顿时面sè惨白。

“是啊,你是西门大官人啊。”一个帮闲听西门庆嘴里面叨咕着这个名字,带着疑惑试探着回应道。

“啊!”王天星发出一声惨叫,仿佛看到了不知哪儿跑出来的一个家伙拽出钢刀指自己鼻子大骂道:“某家武松,西门庆你个yín嫂杀兄的狗贼,还不纳命来!”

紧接着那把明晃晃带着寒光的钢刀就在那个打虎英雄的手中一转,对着自己当胸就是一刀!

似乎下意识的要躲避那把并不存在的钢刀,王天星脚下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旁边两个帮闲的唬了一跳,急忙一边一个把西门庆扶住了:“大官人,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吧,大官人!”

潘金莲在二楼看得清楚,没想到自己一句道歉的话,居然反倒让这个大官人受了内伤似的,看了自己两眼脸sè就变得惨白,急忙一边冲隔壁喊道:“干娘!干娘快出来啊!出事啦!”一边急着冲下楼来。

“怎么了怎么?”随着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应了一声,隔壁茶坊里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来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婆,和同时冲下楼来的潘金莲险些撞在了一起。

“干娘,奴家刚才失手掉落了叉杆,打到那大官人头上,刚在楼上说了句道歉,不知怎么的脸sè突然变得苍白,也不知道要不要紧?”潘金莲半是疑惑半是着急的冲王婆说道用手一指。

王婆刚才早就听到有些动静,只以为是临街有些泼皮斗嘴厮打,也并未出来查看,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嘴里面安慰潘金莲道:“六娘无须着急,让老婆子看看再说!”

“看看再说?这把人都打成这样,快出人命了,还看看再说?”其中一个帮闲觉得王天星的身体软软的,急忙用力扶住:“你看这脸白的,都快站不住了,赶紧过来出力扶着!”

王婆闻言瞪着眼睛大骂道:“不过是个撑窗户的竹竿子,能打成什么样子,老娘都活到这岁数了,也从来没听说过掉个竹竿子下来能把人打伤的,你以为是掉把菜刀下来啊!”

话音刚落王婆细细一看,倒认得是开生药铺的西门大官人,也是吓了一哆嗦,但绷了一张老脸,脸sè不见任何异常波动,暗中一拉潘金莲,低声道:“六娘你不认得,这是开生药铺的西门庆,清河县有名惹不起的主啊!”

潘金莲也是听说过西门大官人的名头,那是清河县有名的恶主,和官府又来往紧密,就算是杀伤人命也最多是往官府递个条*子,满清河县谁人敢惹得?自己今rì这一叉杆下去,不知道怎么就无巧不巧砸到了这个恶主,偏偏似乎还砸出点毛病出来,这可如何收场才好?做都头的小叔子出去公干未回,要不要叫大郎赶紧回来?

潘金莲咬着嘴唇想着,这时王婆这时高声对那两个帮闲的道:“你们两个帮闲的,把人扶到隔壁茶坊里面,让老婆子我好好看看。”

“我说你们两个倒是过来扶着啊,光在哪儿动嘴皮子,把老子当成卖苦力的了?”一个帮闲的看王婆和潘金莲不过来帮忙,光是指挥自己两个,跺脚骂道。

“放你娘的屁!”王婆毫不客气的用手一指那人,扯了脖子嗓门极大的回骂道:“老娘可认得你是南边王姑子家的,论辈分你得叫我nǎinǎi!不成器的玩意儿天天在外面帮闲,要不要老娘去喊王姑子过来帮忙?”

那帮闲的见王婆把自己老妈搬出来,自己虽然不认识,但显然是个自己得罪不起的大辈,只好和自己同伴对了个眼sè,服软回道:“哎呀我的王nǎinǎi,俺算是怕了你了,用得着说那么大声么?阿哥加把劲,咱们把大官人扶进去吧。”

这个穿越来的西门庆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和潘金莲扯上任何关系,更别说是共居一室,但眼下脑子里面一团浆糊,浑身软绵绵丝毫使不出力来,想抬起双手却变成了无意义的比划,嘴里无力的吐出几个字来:“走...走...离开这里...”

“对对对,大官人,俺们扶着你进屋歇一会儿。”那帮闲的回道,两人一使劲,扶着自己向隔壁茶坊走去,让西门庆哭笑不得,心中大骂那个闲着没事干把自己丢到这个世界来的某个大神,穿越就穿越了,穿越成了土财主还是西门庆,让自己如何是好?虽然浑身没啥力气,王天星还是在心中大大的比了个中指,狂骂他nǎinǎi的。

王婆那奇大的嗓门顿时惊动了街坊四邻,一个个纷纷出来查看,就连路过的也止住脚步,往这边观瞧。

“这不是西门大官人吗?”

“怎么了这是?西门大官人被人打了?”

“怎么回事,走,看看去!”

“走走走!看个热闹!”

等到王婆指挥着两个帮闲的把王天星搭到茶坊里面,安置到躺椅上,一时间小小茶坊里面不知道多少人涌进来看热闹,顿时人满为患。

看着眼前这好几十号人,就算王天星不想承认自己和潘金莲有过交集,满屋子的人证是跑不掉的,到时候武松直接站马路上吆喝一声,保证立马有人蹦出来作证:“武都头,这事儿俺知道!”

王天星苦笑着半躺在椅子上,脑子里面转的飞快,来自两个世界的记忆已经融合得差不多了,脑子也不那么疼了,也许自己还能就记忆融合的贴身感受写篇论文吧?而自己还能回到来的世界么?期盼自己出人头地的父母现在肯定是伤心yù绝。

从今以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王天星这个名字,只有西门庆,还有在一旁满脸抱歉的潘金莲。

既来之,则安之。西门庆暗自点头:“远离潘金莲,继续做好土财主这个有前途的职业吧!”

王婆上前仔细看了看西门庆的面皮,吩咐潘金莲去弄条湿手巾搭在西门庆的额头,自己笑着安慰道:“大官人,没事的,也许是一下子受了惊,引发了旧疾,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