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万历中兴 > 第1章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第1章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万历中兴》全集

作者:食鸡肋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1章皇帝陛下万岁

西元1577年,大明万历五年,日本正亲町天皇天正五年。

日本石见,毛利家的家徽一文字三星纹的旗帜随风飘动着,二十五岁的大名毛利辉元跪坐在大帐中央,听着远处战阵砰砰砰不停的种子岛的声音,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武士刀。

轰!轰!轰!轰!轰!轰!

“八嘎那(不可能)”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刚刚还能维持自己大名风度的毛利辉元一下子变了面色,碰的一下站起身来,抓住身旁的武士,“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国崩炮!”

被他抓住的武士面色也是发白,日本资源贫瘠,在明朝被称为火铳的火枪,在这个国家叫做铁炮,葡萄牙的礼花炮更是被称为灭国的国崩,一年前大友宗麟作为第一个从西洋人手里购买了烟花炮的大名,率先使用这种威力巨大的“神器”,老邻居毛利辉元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一次听到这么多的炮声,饶是之前知道大友家有这种神器,也吓得变了颜色。

“大友家哪来的这么多国崩?”毛利辉元咬牙切齿的说,怪不得大友家竟然敢率军攻打自己,原来是仗着国崩炮的原因。

“大人,唐…唐…唐国的舰队。”正当毛利辉元要下自己亲自上阵的命令,一个手下急匆匆闯进来报告。

唐国的舰队,毛利辉元眼睛一缩,一瞬间呆住了。日本学习唐朝文化,因此,虽然现在是明朝,但说道中国,还是称呼为唐国。

“所有人跟我出去迎战!”怪不得有这么多国崩炮,毛利心里想,搞了半天,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大友家,还有大海对面唐国的军队。

毛利辉元此刻却是想差了,和他战斗的确实是大友家的军队,明朝的军队一个没有,至于他所谓的国崩炮,明军战舰上用的是大小各种型号的弗朗机炮,打出去的也是各种型号的开花弹,和他所认知发射石头丸子的国崩炮也不是一回事。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到达战场毛利辉元马上见识了明军火炮和自己认知的区别,一颗实心弹落入自己的军阵中,十多人瞬间血肉模糊,紧接着大小开花弹相继落下,又是一阵遍地开花,自己的武士死命冲锋被打成筛子,轻足们争相逃命。

“开炮!开炮!给杂家狠狠地轰!”对面的甲板上,扯着自己公鸭嗓子的太监郑大海不停的催促着炮兵。“轰这些没卵子的怂货!”

你自己也没卵子,站在他附近的戚继光心里肺腑道,当然,此刻他才不会将这话说出来,这个皇帝派给自己的太监,虽然贪财,但却并不难相处,这几天在海上的生活,让手下这帮兵痞子也都认可了这个有胆色的监军。

炮手们也不多说话,默默的清理炮膛,装入新的炮弹,然后根据矫正的方位,将炮弹打出去。

“打,狠狠地打!”扯着嗓子郑大海还在嗷嗷叫,一旁的戚继光脸色却一点点的变黑。炮声一响,黄金万两,后世这句经典的话语,在这个时代,当然也是实用的,站在船头,清楚的看见毛利家的一文字三星纹旗帜已经败退,这个时候再不要命的发射炮弹,纯粹是浪费钱。

“停止炮击。”戚继光下令道,接着对还不过瘾的郑大海说:“郑公公,敌人已经撤退了,再开炮就是浪费银子了。”

不甘心的看着崩溃逃跑的毛利军,以及追击的大友家,郑大海嘟囔道:“这帮倭寇太没用,这么不经轰!”

不经轰你也不满意。戚继光满头黑线,却没多说什么,毕竟对他来讲,单单开炮就将敌人击溃,却是太没有成就感了。

两个明朝官员在这里感叹倭寇不经打,却不知道陆地上,两个大名却是另一番感受。

唐国的火炮太可怕了!这是欺负人。纵马飞奔逃命的毛利辉元泪流满面。他这么想,殊不知追在他后面的大友家,心理也是同样的念头。

战国打了这么多年,大家开始一个村一个大名,十几杆竹矛拉起一支队伍,打了百年,打出几个市长来,通过葡萄牙人引进了火绳枪,提高点了水平,见到发射石头的礼花炮都觉得威力惊人,这下见到几十门大炮轰击,没吓傻只能说心理素质很高了。

“将军,毛利家已经全线崩溃了,我正安排手下们追击。”戚继光刚下船,将近五十岁的大友宗麟一脸谄笑就迎过来,戚继光觉得,他此刻的笑容,比怡红院里的老鸨子还恶心,不过毕竟是盟友,一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毛利家不尊王化,负隅反抗,你们大友家,才是我大明的朋友。”戚继光拍了怕大友宗麟的肩膀,后者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嗨!大友家一定追随上国皇帝陛下,消灭所有叛逆。”

“不!”戚继光对大友宗麟摆了摆手,“我大明皇帝陛下仁德,看你们连年征战,百姓受苦,才来派军调停,对于那些支持我大明的大名们,还是宽恕的。”

又瞟了一眼低着头的大友宗麟,戚继光一笑,再次拍了怕他的肩膀,“你们大友家的功劳我朝皇帝自然看在眼里,这九州岛巡检司,看来非你莫属了。”

“九州岛巡检司?”大友宗麟一脸疑惑。

“我朝制度,土人治本地,设立土司,你是九州岛上的大名,以后也就是九州岛的主人,按照我大明朝册封的官职,你就是九州岛的土司。”见大友宗麟不明白,戚继光解释道。

“九州岛并非只有我大友家,龙造寺家和岛津家也是岛上的大势力。”大友宗麟试探性的说道。

“你这倭人,狡猾的狠。他们若是识趣,我大明皇帝不吝啬赏赐,如若不然…”戚继光眼中寒光一闪,做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大友家一定誓死追随上国皇帝陛下!”大友宗麟挺直身子说道。

“不是上国皇帝陛下,是皇帝陛下!”戚继光纠正。

“嗨!”

第2章鼠目寸光

戚继光和大友宗麟一口一个皇帝陛下仁慈,皇帝陛下万岁,远在海的另一边,这个他们口中皇帝陛下,此刻毫无形象的坐在椅子上,三心二意的看着手里的论语。

“君召使摈,色背如也;足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如也。趋进,翼如也。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皇上,刚才这段,你读错了。”一旁的张居正说道,“君召使摈,色勃如也,这个字读作勃,不是背。”

“哦?”万历拿起论语,仔细瞅了一眼。

“确实是是勃,不是背,刚才朕错了。”万历点了点头,接着躬身对张居正说道:“多谢先生指点。”

“臣不敢。”

君臣对答一阵和谐,接着万历又继续向下接着读起来。

历史已经改变了,装模作样读书的万历又瞟了一眼张居正,心里这么告诉自己,他不是不懂历史的小白,历史上有过自己将“色勃如也”中的“勃”字读作“背”,结果自己的这位老师当时是厉声纠正,吼着说:“那个字念勃!”现在虽然同样是将这个字念错,张居正却是在自己念完这一段后才起身告诉自己。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说明经过自己来这个世界五年的努力改变,自己与历史上的地位已经完全不同了。

“皇上今天心神不定,就不要读了。”

神游天外的万历猛然听到张居正说话,略微有点尴尬。

“没有戚继光的消息吗?”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万历只好把话题转向一边。

“回皇上,还没有,现在只知道戚总兵在倭国九州岛一地登陆了,到底现在离石见银山还有多远,就不清楚了,但老奴估摸着还算顺利。”万历这个问题问的自然不是张居正,自然回答的也不是张居正,而是侍立在一旁的司礼监太监冯保。

“朕相信戚继光,既然是多年的老将,对付几个倭国大名还不算什么。”万历点了点头,戚继光的本事他还是了解的,这个印在后世历史教科书上的英雄对付倭国应该还有几把刷子,不然自己也不会让他这次出兵倭国。

“皇上,倭国不过是海外小国,当真有数目庞大的银山?”张居正皱着眉头,不确定的问道。

他自从万历登基以后,就执掌内阁大权,国库的情况自然是了解,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着变法,现在经过几年的努力,每年也百万两银子的结余,但听到万历说日本有银山,一年全国的产银二百万两银子有余,也是吃惊,但更多的是疑惑,毕竟传统的观点,海外都是一些化外蛮荒的地方,土人都是茹毛饮血。

“大伴,将那份万国舆图拿给张先生看看。”万历没有直接回答张居正,而是等冯保将一份地图摆在桌上才开口道。

“这是朕根据当年三宝太监所留下的海图以及西洋人来我大明的地图所得的,张先生可以看一看。”

三宝太监当年的海图被刘大夏给烧了,至于西洋人的地图,也是万历在扯淡,最早的一副由利玛窦所绘制的明朝世界地图——山海舆地图,还要等十年以后才会出现,现在这副地图,其实是万历自己根据记忆画的,自然而然,抢了利玛窦的风头,成为明朝第一幅世界地图。

张居正走上前仔细观察这份万历版的世界地图,吃惊道:“世界如此之大,我大明所占之地竟然如此。”

“没错!一百五十年前三宝太监行走南洋,没有见过弗朗机人,如今弗朗机人竟然能够达到我国,航海上,我们已经落后给他们了。”

“宝船出海,所耗……”

“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万历制止了张居正继续说下去,“三保太监郑和下西洋,费钱几十万,军民死者万计,就算取得珍宝有什么益处?旧档案虽在,也当销毁,怎么还来追问?”万历说着一阵冷笑,“这是当年刘大夏的言论,张先生也应该知道。”接着万历也不管张居正接下来想说什么,猛然厉声道:“若是出海就是涂耗钱粮,那些弗朗机人走的路比当年三宝太监的路程还远,他们怎么不是涂耗钱粮,他们怎么不怕军民死伤!嘉靖年间的汪直在海上又是抢的是哪些人!收的是谁的钱。”

“皇上息怒。”看着十四岁的小皇帝越来越激动,知道皇帝说的是事实,张居正劝谏道。

“朕既然让戚继光出海,自然有把握。”被张居正打断,万历才发觉自己此刻有点冲动了,喝了口茶,缓了缓气说。

“皇上想和弗朗机人一较长短?”张居正有些忧虑的问,万历是他的学生,对他而言,除了改革,就是希望能够培养处一个明君圣君,但万历对于海外的兴趣,让他忧虑万历是喜欢战争的皇帝,好战必亡,这是传统的观点。

“先生还不明白。不是朕要与他们与他们一较长短,如果就是因为他们船只先进,火炮犀利,我就想与他们打一打,没有意义,但是他们纵横大海,掠夺财富,才是我不能接受的。”

万历顿了顿,继续说:“区区一个倭国,只有我朝一个省的大小,但每年产出的白银却赶得上如今我朝每年的结余,大海上这样的国家难道只有一个?看看弗朗机人不远万里来到我大明,就知道肯定不是,单单是朕通过西洋人就知道,他们称为美洲的地方,每年从那里装上一船一船的白银,运往大明,购买丝绸瓷器,然后回国后以十倍百倍的价格卖出去。”万历说着手也指向地图上南美洲的位置。

“既然海外有如此多的财富,为什么我大明朝廷每年只能守着这么点土地的税收,让张先生每年为了多出几十万两银子奔走。”

张居正默然无语,如果真如皇帝所说,海外真的有这么多财富,自己变法守着那么点土地的做法,真的是鼠目寸光。

第3章中兴之君

乾清宫内,慈圣太后李氏和仁圣太后陈氏一左一右坐着,冯保侍立在一边,张居正垂手而立,两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皇上亲自去了天津练兵?”李太后端坐着,脸色铁青,双手握得发白,颤颤抖抖的语气,也能听出她此刻的气愤!

啪!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这般胡闹,他莫不是以为哀家不敢废了他!”

听她这么说,冯保缩了缩脑袋,张居正也是皱了皱眉。

虽说李太后说的是气话,但也不是没可能,万历此刻还没有成年,照道理来讲是由太后看护的,李太后此刻还和万历一同住在乾清宫也是证明,而且李太后除了万历这一个儿子外,还有一个比万历小了五岁的孩子,潞王朱翊镠。

这种情况,若果皇帝顽劣胡闹,引起公愤,被废也不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一大帮人在这,贸然说出这种话,很可能引起误会,况且万历也并非是李太后能够拿捏的住的小孩子,这一点,张居正和冯保都清楚。

“妹妹先不要生气,先听听张先生怎么说。”陈太后体弱多病,但却不傻,知道此刻李氏说的话不太对,连忙劝住。“张先生,你是皇上的老师,皇上一声不响的前往天津,到底怎么回事?”

“皇上最近对火器来了兴趣,前几日私下前往神机营观看操练。”张居正顿了顿,接着说:“然三大营百年未经战事,疏于操练,不堪大用,故而皇上决心整顿。”

“那也不用他整顿。”李太后愤愤地说:“我看他就是偷懒,想要出宫玩乐,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皇上真是要整顿京营?”陈太后也觉得可笑,堂堂一国之君,不管国家大事,反而跑到宫外练兵,难不成想当将军不成?这个念头一出,陈氏立马想到先代武宗皇帝,正德就是这种胡乱来的性子,立刻一阵警惕。“难道他想学武宗不成?”

这话一说出口,李氏也是一惊,明武宗正德皇帝是什么性子,她自然清楚,如果万历真的也是如此贪玩不务正业,真是不得不废了。

“皇上处事妥当,实有世宗之风,臣不敢妄言。”张居正知道,自己嘴上说着不敢妄言,其实已经妄言了。

“哦?果真?”陈太后眼睛一亮,李太后也是一阵侧目,颇为惊讶。

明世宗皇帝,也就是朱厚熜嘉靖皇帝,虽然这个皇帝在历史上因为迷信道教崇信奸臣,以及许多年不上朝从而评价不高,但这不能掩盖一点,那就是嘉靖很会做皇帝,而且是非常会做皇帝,一手帝王心术玩地炉火纯青。张居正如此评价万历,如果不是他撒谎,就只能说,万历却是有些能力。

“陛下这次去天津卫,带了朝中大半勋贵子弟,朝中大小事务交由内阁和司礼监,皆巡旧例,六部之事皆安排妥当,并非贪玩取乐。”自己是万历的老师,万历要是有什么问题其实也是打自己的脸,这点张居正清楚,自然该说的好话都说了。

“哦?冯保,张先生说的可是属实?”陈太后有点惊讶。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带着勋贵子弟出去,很明显皇帝是在拉拢勋贵,至于朝堂上的事情,交由内阁和司礼监,这是有旧例的,不然嘉靖也不可能连年不上朝。

“太后,张太岳所言属实,皇上确实皆有安排。”冯保和张居正是盟友,他俩比别人都清楚万历整天在忙什么,对他而言,肯定是有好处的。

“且朝中大事若有不定,可以八百里加急送往天津卫。”北京距离天津卫也不远,皇帝又不是下江南,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要请示皇帝,那么快马加鞭送到天津也来得及。当然这个说法不过是例行公事,不管是冯保还是张居正,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事情需要八百里加急去万历,说的直白点,有内阁和司礼监,皇帝干不干活其实都无所谓了,不然万历也不会这么放心的出去。

“既然皇上安排的妥当,那么哀家就不方便干预了。”陈太后不紧不慢的说:“听说前段时间皇上让戚继光出海?”

“皇上得知倭国连年征战,番邦百姓苦不堪言,命令戚继光前往倭国居中调停。”不知道陈太后没头没脑的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张居正还是老实回答,至于这套说辞,自然在戚继光出海前就已经万历就想好的。

别管目的有多么肮脏,但我们的口号和旗帜一定是正义的,这是万历说的,虽然觉得这话说的也有点太直白,但张居正不得不承认,万历这么说,还是有道理的,既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就是这个理。

“哦。”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出兵海外这种事,也不是很懂,既然内阁首辅张居正说有道理,那么可能真的有道理,这种事情她确实是不方便多问的。

“既然如此,哀家也放心了。”陈太后说着,看着从刚才一直都没说话的李太后,“妹妹,皇上大婚之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