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快穿:极品女特工又靠撒泼打主角的脸 > 第1章 何正阳小心翼翼上了炕

第1章 何正阳小心翼翼上了炕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快穿:极品女特工又靠撒泼打主角的脸》

作者:槐树仙

内容简介:

特种兵追月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却好运地绑定了666系统,不幸的是,她穿成了各种无脑极品。

年代文里,大孙子说:奶奶,我拿了你的棺材本给心上人。

奶奶追月:这孙子不能要了!

赘婿文里,恋爱脑闺女:妈,虽然他现在很穷,来见我油费都是我给的,但他是真的爱我,才会来见我。

富豪妈追月:有病,这闺女没救了!

瘦马为后文中,瘦马说:太后,你不能怪奴家,是皇上执意要封奴家为后的,奴家也没办法呀!

太后追月:这个皇上该换了!

无CP。

第01章年代文里的极品奶奶(01)

追月睁开眼,入目是发黑发黄的房梁,又到新世界了啊!

她原本是蓝星夏国特种尖峰小队的队长,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灵魂消散前看着队友一个个死去,心有不甘,被一个名为666的极品系统捕捉到进行灵魂绑定。

追月答应系统至少做一百个评价都是满意的任务,让666系统在快穿局优秀系统评比中获得前十的名次,以换取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拯救战友。

想到能营救战友们,追月就干劲儿满满,环顾四周,墙四周糊满了报纸,窗户是老旧的木头长方格子形窗户,木头上刷的是绿漆,有的地方掉了漆,露出了发黑的木头,玻璃窗上贴着窗花,窗花也落了色。

追月睡得床硬邦邦的,坐起身一看,嗯,不是床,是土炕,抬头就见不远处的墙上挂着挂在一本老旧的万年历,时间是1973年6月7日。

她脚底下躺着个熟睡的小男孩,大约有五六岁的样子。

追月往窗外看看,应该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日头明晃晃的,还怪晒人的,照的土墙泛着黄光,院子里没有人,院门关着,确定暂时不会有人来打搅她,追月让666系统把剧情传了过来。

原身是个小老太太,五十八岁,性子好强,嘴巴刻薄,育有三子一女,最疼爱大孙子和小闺女。

老伴在原身四十一那年就去了,但原身没有改嫁,独自咬牙养大了膝下三儿一女,三个男娃已经娶妻生子。

老大两口子和老二两口子在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他们两家的孩子都大了,在镇上读书。

老三两口子条件稍稍好些,一个在镇上钢铁厂上班,一个在棉纺厂,两人的孩子年纪还小,就送回家里让原身带,睡炕头的那娃就是。

小闺女和上面三个哥哥年龄隔的有些大,还没结婚,在镇子上的百货商场做售货员,工作体面,不愁对象人选,正在和镇子上一个小伙子接触,如果合得来,就会定下亲事。

原身一家本来和和美美的,但大孙子何正阳突然喜欢上了一个女知青,如果这女知青人品可以,原身睁只眼闭只眼就同意了。

偏这女知青好吃懒做,不想着怎么挣工分,光想着从男人身上捞东西,原身就瞧见过不止一个小伙子给那姑娘送吃的。

原身和大儿两口子都不乐意,说也说了,骂也骂了,但大孙子脑子就像是坏掉了,照旧偷偷拿家里的东西补贴那知青。

最严重的就是这次,何正阳把原身给小闺女准备的嫁妆钱还有原身的棺材本都偷走了,原身气得吃不下饭,当下就去知青所门口大吵大闹,逼得高小甜不得不把钱退回了一部分。

为啥只有一部分?

因为高小甜拿到钱,就去城里又买点心,又是买衣服的,已经没办法凑齐钱还原身了。

原身为此被气病了都,最终,在大队长和村支书的见证下,高小甜写下了欠条,原身得到心里安慰,病情才慢慢好转。

就这,高小甜还指着何正阳的鼻子骂他不是男人,给出去的东西让奶奶往回要,让她在村里人面前丢了大脸,还放话,以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九年后,何家人一个接着一个出了意外,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原身在大儿子出意外死去后,就气得中风瘫在了床上。

高小甜和他男人发达了,回到村里打着关爱老人的名义把村里上了年龄的老人都接到城里去检查身体,如果检查出毛病,还说会帮忙出钱治病。

村长一看还有这好事,就喜滋滋答应了,还派了三四个小伙子一起陪着去,原身的小儿子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没人知道,这就是高小甜为了整治当初让她丢大脸的老婆子设的局。

高小甜表现的很亲和,把原身的三儿支出去,设计了车祸,因为救治不及时,原身的三儿死了,当时监控没普及,没查出啥结果来。

之后,高小甜和她男人每天在原身的病床前你一言我一语,给原身讲她家里人一个个是如何没的,才只过了一个多月,原身就被气死了。

村里其他老人的病因为高小甜和她男人出钱都治好了,即便有人觉得老何家出事太巧合,也没人提出来触高小甜的霉头。

原身的愿望是:保护好家人,不让高小甜和她男人成功,这种人太可怕了,不得势还好,一得势就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至于大孙子,如果追月能调教好就尽量调教,实在不行,她不打算要了。

调教大孙子?没问题,追月调教人最在行了。

666系统把追月投放到原身身体内的时间点刚刚好,就在何正阳偷钱的前一刻,臭小子就是趁着原身中暑熟睡作案的。

嗯,没错,就是这么牛批,只要委托者和系统签订灵魂契约,系统会根据当前世界的法则承受度把宿主送进最有利于做任务的时间点。

当务之急,追月要先把棺材本和闺女的嫁妆钱藏起来,

追月下炕拿了钥匙,打开炕头的柜子,扒拉开上面一层又一层的衣服和织的布,最下面有一个小木盒,打开木盒上的小锁,露出了装在里面的钱,有三卷大团结,也不知老太太从哪儿弄了的皮筋儿,扎的还怪结实的。

追月想了想,抱起木盒子出了屋门,拿了铁锹进猪圈里刨了个老大的坑,把盒子埋到了地底下,把土踩实后,追月才出了猪圈,因为这,闹得那两头猪一直在旁边哼哼唧唧的。

幸好这时候家里人都下地干活去了,没有吵到其他人。

追月刚出猪圈,就听到了大门外邻居大爷的说话声,“正阳,你不是在地里干活吗?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何正阳压低声音道:“我奶上午中暑了,我不放心,回来看看她有没有好点。”

大爷笑呵呵夸道:“正阳可真是个懂事孝顺的好孩子。”

追月趁着两人在门外说话的功夫回了屋子,躺床上继续装睡。

第02章年代文里的极品奶奶(02)

刚躺下没多大会儿,追月就听到门“吱呀”开了的声音,随后就是脚步声,再接着脚步在她床前停下,小兔崽子应该是在观察她是否真的睡熟了。

何正阳轻轻唤道:“奶奶?”

追月没吱声,何正阳又唤了几声,见他奶没反应,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去翻他奶奶挂在墙上的衣裳。

追月悄悄睁开眼缝,就瞧见了臭小子狗狗祟祟从她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

何正阳小心翼翼上了炕,避开追月和熟睡的堂弟去开炕头的柜子,钥匙插进锁孔,咔哒一声就开了。

何正阳吓得忙回头看看,见他奶还在熟睡,才回头掀开柜子盖,翻找了半天都没收获,急得他满头汗。

他小声嘀咕:“怎么就没有了呢,我明明记得奶奶藏钱的盒子就在最下面的……”

追月起身到了臭小子身后,一巴掌拍到了对方的肩膀上。

“乖孙,你在找啥?不如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找?”

何正阳僵住,觉得肩膀上的手如铁砂掌一般,拍得他半个肩膀都麻了,但他根本顾不上肩膀麻不麻的问题了,心里想的只有两个字:完了!!

好大一会儿,何正阳才慢慢地转过身子,额头上的汗滑到了脖子里都顾不上擦,僵笑着道:“奶奶,我……我只是来看看,没,没有要找啥。”

追月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想抽对方一耳刮子,666系统适时提醒:“宿主,别忘了你的人设,对方是你最疼爱的大孙子,不能打!”

追月手没停,一巴掌呼了过去,同时在心里回系统:“在原剧情中原身为了这些钱能去知青所闹,说明她疼孙子是有底线的,而这些钱就是底线,大孙子现在动了原身的底线,呼他巴掌不是没可能。”

不知道666系统是怎么计算的,反正追月听到一阵滋滋啦啦的电流后,系统就没音了。

“奶奶,你竟然打我?”何正阳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瞪眼瞧着追月。

追月收回手,木着脸,“打你怎么了?你该打,你个兔崽子可真行啊,为了那个高小甜都偷到奶奶头上了。”

“我没有,奶奶你不要污蔑我,也不要坏高同志的名声。”

“没有?那你刚才翻箱倒柜的在干什么?你光想着她的名声了,有没有想过你偷了那些钱,等于要了老婆子我的命?”

“奶奶,我真没偷钱,就……就是想翻翻奶奶的柜子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追月:“……”好想打人,如果她手底下的兵这么敢睁眼说瞎话,她早就上手揍了。

666系统:“……”这都第三个世界了,宿主这逮谁都像是看新兵刺头的样子依旧没改,真是心累!

但这是自己选定的宿主,666就算再心累也得耐心带,提醒道:“打一巴掌就行了,再打我就不得不判宿主崩人设,挨十万伏电击灵魂惩罚了,那种疼痛宿主尝过滋味儿的,宿主不想再试的对吧!还有啊宿主,你要按照老太太的人设做出反应。”

追月捏了捏手指,回忆原身的做派,头疼的发现骂人的脏话一长串,作为曾经的特种部队的一员,她是受过各种训练,也会很多技能,但这么难听的话,她还真骂不出口。

666系统道:“以后这种情况会遇到很多,宿主你要学会面对,我相信你能行的。”

追月深吸口气大吼道:“你放屁,你小子就是我带大的,一撅屁股拉什么屎我都知道,偷钱就偷钱,还不敢承认,怂蛋,幸好你奶奶我有先见之明,怕你会偷到我头上,早早就把钱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了,不然这些钱现在在哪儿还不好说,我老何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大冤种啊,真是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末了,追月还戏精地坐在炕上拍着大腿哭了起来,只是,她的脸是木着的,还是干嚎不落泪的那种,看起来有些滑稽。

何正阳正想说,奶奶你装的一点都不像,都没有掉泪,就和追月对上了视线。

追月在心里问666系统:“系统,他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演的不够逼真?”

“宿主,你哭的时候能不能放点感情进去?木着一张脸干嚎别说你大孙子觉得奇怪,我也觉得很别扭,好吗?”

追月皱眉道:“只是点钱,犯不着再像之前的世界那样靠想象任务失败找感觉吧?”

666系统的脸也木了,严肃道:“这个时代物资紧缺,那些钱能买很多东西,对原身来说,被偷或许和你任务失败感觉差不多!”

追月:“……”

“啊,我老婆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老头子早早就没了,本以为拉扯大了孩子该有好日过,没想到摊上这么个吃里扒外的孙子,天杀的高小甜,竟撺掇我孙子偷钱,不行,我要把她的恶行告诉村里人,省得再有哪家孩子也跟我家这冤种一样被她撺掇着偷家里东西。”

话落,追月怕大孙子看出破绽,一咕噜就翻身下了炕,利索地穿鞋出门,把何正阳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追月人已经到了院子里,他才反应过来。

“大哥,奶奶去干啥了?”说话的是被吵醒的小堂弟。

何正阳顾不上搭理小堂弟,也跟着下炕趿拉上鞋就追了出去,“奶奶,别,不关小甜的事,你别去……”

可惜追月当没听见,走得飞快。

天本来就热,何正阳追到知青所时,已经满头大汗,而他奶奶袖子撸的高高的,正拍着知青所的门砰砰响。

“高小甜,你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撺掇我孙子偷钱,赶紧给我出来,给我个说法,不然我就去公社举报你!”

追月之前穿过两次极品了,但还是第一次穿成极品老太太,骂人的话说的有些磕巴。

高小甜知道何正阳要从家里拿钱给她,正在知青所等着,盘算着拿到钱后该怎么花,就听到外面传来砰砰砰拍门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难听的叫骂声。

听着那些话,她心里一咯噔,别是何正阳拿家里钱被发现了吧!

第03章年代文里的极品奶奶(03)

怕啥来啥,高小甜惴惴不安地出了门,瞧见的就是那不结实的木板门被老太太暴力踹开,砰地砸地上,溅起地上灰尘四飞的画面。

追月看到高小甜,脑海里闪过原身躺在病床上听她一字一句讲何家人都是怎么死的,心里堵堵的,踩着倒塌的门板快步进了知青所,在高小甜没反应过来前,揪住对方的衣领子就是啪啪两巴掌。

高小甜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一边推追月一边惊叫道:“啊啊,你敢打我?我爸妈都没打过我,你凭什么打我?”

何正阳被他奶奶这力气和这速度震惊到了,还是高小甜的惊叫声才让他反应过来,忙跑过去拉追月,“奶奶,真不关小甜的事,是我自己……”

追月受原身心情影响,气冲脑门,在心里问:“666,原身的愿望里不是说这孙子能调教就调教,实在调教不了,就不要这孙子了,你确定原身看到这种拉偏架的糟心孙子能忍住不打?”

追月脑海里又是一阵滋滋啦啦,随后,666系统道:“打吧,但宿主你不要下手太狠,老太太疼孙子已经刻到骨子里成习惯了,就算下手应该也不会太重。”

追月只听到打吧两个字,后面一长串被她忽略了,当下就把高小甜往旁边一推,对着何正阳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揍,“你更该揍,没见过女人怎么的,这么奸懒馋滑的女人你看上了她哪一点,是不是瞎?”

“啊疼,奶奶,你怎么又打我,我是正阳啊,是你最疼爱的乖孙。”何正阳抱着头哇哇叫疼,以往只要他这么一叫,他奶就会心软。

“你这种偷奶奶棺材本的乖孙我不要了。”追月又是几下拍到了何正阳后背上,比他叫的声音还大,“再被你这么气几回,我怕是要提前去见你爷爷了。”

村里年轻人大部分都下地了,也有不少干不动活的老人没下地,原身如果不是因为中暑,也会一起下地,在农村五六十岁的人都不认为自己老,比很多年轻人还能干。

追月在知青所闹的动静不小,很快就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看追月下手不轻,有不少人劝。

“追月妹子,你这是干啥啊?”

“是啊,咋生这么大气?”

“平时你那么疼爱正阳,咋就动手了?快消消气,别把孩子打坏了。”

一个老太太上来拉追月,追月怕自己挣扎把这老太太弄倒,就趁势松了手,何正阳嘶嘶叫着躲开,还嘟嘟囔囔,“就是,奶奶下手也太狠了,疼死我了。”

眼见追月又要上手打,那老太太没好气对何正阳道:“正阳,你可少说两句吧,看把你奶气的。”

何正阳这才闭了嘴,一脸委屈巴巴地看向追月。

追月翻个白眼,不搭理他,跟来看热闹的人巴拉巴拉说起何正阳办的挫事,自然,高小甜也被带了进去。

高小甜看着老太太叭叭的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明天,不,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她哄骗何正阳偷家里钱的事就会被传遍村子,不知道大队长和村支书会不会把她赶走?

第二天,高小甜早早就起来去上工,想着表现好一点,免得被赶走。

是,她没有一天不想离开这破村子的,但不是被赶走,要走也是堂堂正正离开。

然而,高小甜到了地里,其他人的活儿都安排了,唯独她没被安排,高小甜心里越发不安了。

怕什么来什么,大队长把她叫到地头,开门见山道:“高同志,你的生活作风有问题,为避免你带坏大家,从今天开始,你就和那群坏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