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穿书:反派师弟今日以下欺上了吗 > 第1章 虽然那功法需要九九八十一个孩童的血肉之躯方能完成

第1章 虽然那功法需要九九八十一个孩童的血肉之躯方能完成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穿书:反派师弟今日以下欺上了吗

作者:生煎蛋

简介:

【无女主+沙雕+剧情流+不正经修仙+强强,前期群像后期修罗场】

顾白穿越到了自己之前看的一本修仙文里,成为一个咸鱼宗门里的炮灰大师兄。

手持剧本的他抢先一步带回小反派,给灵石送灵丹,尽心尽力帮助小反派,为其铺好飞升大道。

结果没想到事情发展逐渐变了味——

沈寂:“师兄,我手疼。”

顾白:“我给你包扎。”

沈寂:“师兄,我缺一个道侣。”

察觉到对面那人目光逐渐不对的顾白面色一青:“滚啊!”

第1章穿成了炮灰男配

“滴答”

“滴答”

昏暗潮湿的石洞里,四周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冰凉的水珠顺着石棱滴落,不轻不重地砸在背靠着石壁昏迷的青年额间。

身上的白衣多处被划破,渗出血色。而最令人骇然的就是青年心口处那拳头一般大小的血洞。

昏睡的青年脸色苍白,一身狼狈却又难掩其绝色之姿。如墨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莫名多了几分脆弱易碎的美感。

顾白被这刺骨的寒意惊得一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了起来,耳边似有若无的啜泣声不断围绕,再配上这时不时的阴风穿过——

好一个闹鬼圣地!

顾白稍稍动了动身子,一阵酸痛感让他忍不住低吟出声。

夭寿了,这活像是被人用车子碾过百千遍的酸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滴!穿书系统已激活,欢迎宿主来到《破天》世界。】

冰冷的机械音在脑中响起,还没等顾白反应过来,面前就赫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任务板。

穿书、《破天》?

听到这熟悉的字眼,饶是顾白都忍不住一怔。

他不是傻子,这明摆着的不对劲让顾白很快就反应过来。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真赶上时代的潮流,穿到了一本前些天刚被自己吐槽烂尾的小说。

《破天》,某点经典废柴逆袭龙傲天升级流小说,主要讲述了凡间子弟楚泽一路逆袭,打脸修仙界各路大佬,最后带着整个后宫飞升上界的爽文人生。

顾白起先还挺喜欢这本书的,只是后来作者写得越来越离谱,男主的金手指大到让他都忍不住吐槽。

“你要是让我变成男主升级路上的老爷爷,我立马原地自杀。”

顾白低声,语气带着赤裸裸的威胁。

机械音沉默了好半晌,这才重新启动——

【时空缝隙关闭,在宿主没有完成任务前,无法回到现实世界】

【主线任务一:帮助沈绥之飞升上界】

【主线任务二:让太初门成为凌玄界第一宗门】

听完两个主线任务的顾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说实话,还不如让他成为那个龙傲天男主修仙路上的辅助老爷爷呢!

沈寂,字绥之,《破天》第一大反派,美强惨典型代表人物,也是顾白最为意难平的一个角色。

他是人魔之子,体内封印着强大的魔气,从小就被周围的人欺负。大概是为了凸显出后期这个大反派心理有多变态,作者把前期的沈寂写得能有多惨就有多惨。

他被亲生父母抛弃,收养他的那家人对他严苛虐待。等到那家人死了之后,沈寂又被一个魔修掳走,亏得一无名修士相救。

之后他偶然救下了清风宗的一个长老。为报恩情,那个长老就带着沈寂入了凌玄界第一宗门——清风宗,还拜入了那位明通长老门下,成为他的大弟子。

天生剑体,一身剑意,少年出世,横空成为整个凌玄界备受瞩目的天才剑修。

至此,一切都是好的。

直到后来那位明通长老又收了一个凡间弟子,也就是龙傲天男主楚泽。

龙傲天男主升级打脸自然要有对照组。而很不幸的,名誉整个修仙界的沈寂就成了那个对照的。

之后历经种种打脸事件,沈寂入魔,被楚泽一剑穿心而死——

死个屁!

沈寂下线后,顾白气到直接弃文。

听说之后这作者还烂尾了,顾白直接气到准备黑了那作者的电脑,重新帮他改文。

结果他还没动手,就穿书了。

而太初门——

作为凌玄界唯一一个综合性大学,啊呸,是综合性宗门,太初门每年都是吊车尾的那个,常常是做啥啥不行,八卦第一名。

想到系统说的那两个任务,顾白只觉得太阳穴的青筋“突突”地疼。

“你——”

然而还没等顾白开口说话,系统像是早有先见之明那般,一股脑地开放了原主的记忆。

收获了原主记忆的顾白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顾白:“呵、呵。”

奉行“穿书必穿同名”的原则,原身顾白是太初门的大师兄,也是《破天》里的首要男配之一。

不过原主并不是嫉妒男主的恶毒男配,而是要和女主们一起抢夺男主的痴情男配,还是对沈寂做了不少落井下石的坏事的炮灰男配。

想到原著里的那些描写,自诩钢铁直男的顾白忍不住铁青了脸。

好在故事刚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挽救——

【请宿主尽快解决眼前的危机】

他一口气还没完全松下,冰冷的机械音再度响起。

顾白看着眼前泛着阴气的石洞,听着耳边若有若无的哀泣声,大脑后知后觉地冒出了原主记忆里的这一段。

太初门内门弟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接派下山斩妖除魔的任务,原主天赋不高,性格温吞甚至称得上软弱,于是就“走后门”接了一个比较简单的任务——寻找桐花镇上失踪的小孩。

掳走小孩的只是一个修为不高的魔修,按理说以原主的实力完全能够顺利解决。但不曾想那魔修半途不知嗑了什么药,修为大涨,直接一拳捅死了原主——

“等等,原著里顾白活到了后期。”

顾白低头看着胸口上已经不再流血的洞,微微拧眉。

系统沉默了好久,机械音隐约窜过些丝的电流声:

【出了点意外,但并不影响后续发展】

鸦羽般的睫毛微垂,遮住了顾白眼底的一丝怀疑。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铁剑上。

原身修为不高,至今还没有自己的本命灵剑,使用的也是普通的铁剑。

顾白长吁了一口气,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握住了铁剑——

无论如何,如今是他占了原主的身躯,就当是报了这份恩情。

石洞里潮湿不堪,空气里弥漫着的恶臭味隐约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越往里走,甚至能感觉周围的温度陡然上升了好几度。

有着系统提供的免费地图,顾白轻轻松松地找到了那个魔修藏着小孩的地方。

只是在拐弯处的时候,他猛地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目光落在了面前一大堆的灰白色石块上。

“系统。”

顾白突然出声:“你那支持高温煅烧吗?”

系统:【……?】

————

蛋有话说:这是一个不正经(bushi)的修仙故事,里面的设定可能会有一些我自己的加入,所以就不要介意那么多啦,快乐看文嘿嘿!

第2章石灰加上水,苍天饶过谁

天然形成的洞穴很是宽阔,甚至那魔修为了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特地在石洞里凿了一穴小潭——

顾白在看到的时候,忍不住感叹:

老天助我!

洞穴一处偏僻角落里,蜷缩着不少瑟瑟发抖的小孩。

他们小声啜泣着,却又不敢大声,生怕惹怒了那喜怒无常的魔头。

【距离魔修回到这里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系统开口提醒,只是仔细听,却能从冰冷的机械音中听出一丝的生无可恋。

一盏茶?

顾白微微皱眉。

这点时间完全不够他带着这群崽子逃出去,那么唯一能做的……

顾白翻开了自己的芥子囊。

作为太初门的大师兄,出门装备必定齐全,更不要说他还有一个护短的师门。

顾白在芥子囊中搜刮了很久,终于在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初级法器的时候,眼睛一亮。

出来吧,大宝贝!

弛必运气真好。

先是在这片森林里找到了仙人留下的功法秘籍,之后又在掳走那群小孩的时候捡到了一颗低级升阶丹药。

虽然那功法需要九九八十一个孩童的血肉之躯方能完成。不过他是魔修,魔修就没心慈手软的。

就是那个半途冒出的剑修委实可恶了一些。

弛必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胸口,熟门熟路地朝着隐蔽的洞穴走去。

只要今天把剩下的那些小孩扔进阵法里,他的神功即将练成!

想到这,弛必脚步加快了许多。

然而当弛必一脚刚踏入山洞,不知从哪个地方冒出一粒石子打在了他的腿上。

石子滚落,最后停在一双浅浅的脚印边。

弛必注意到了,脸色瞬间大变。

“谁?谁在这里!”

躲在暗处的顾白没想到会这么快暴露,他隐晦地看了眼石子投来的方向——

是那个窝着孩童的角落。

“我已经看到你了!你继续躲下去也没有意思了!”

听着弛必刻意糊弄的话,顾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他躲在暗处,看着弛必慢慢靠近那个水潭,一双漂亮的黑眸微微眯起。

“上吧,我的大宝贝!”

话音刚落,顾白就以极快的速度迅速闪到弛必的身后,抬起脚快准狠地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同时从芥子囊中取出一个庞大的布袋,径直投入水潭里。

同时又扔出一个初级法器。

法器被抛出,在水潭上方形成一个巨大的罩子。顾白又快速扔出好几十张加重符,完美固定。

“终于让我抓到……呃!”

弛必转过身,看到是之前那个挡路的可恶剑修,当即就扬起一抹阴恻恻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原本冰凉的潭水瞬间变得滚烫难忍。

“这……嘶……这到底怎么回事?!”

弛必惊恐地想要飞出水潭。

然后他刚起半个身子,头顶就有一道看不到的屏障狠狠地将他拍入水潭。

顾白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感谢太初门有一堆喜欢做一些稀奇古怪法器的符修师弟师妹。

就比如他掏出的这大宝贝,就是一个典型的居家食物保温良器——

持续保温二十四小时!

“啊——好烫!好烫!”

“死剑修!我弛必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

弛必?赤壁?

那他这名字的确取得不好。

顾白嫌弃地撇了撇嘴。

不管身后魔修撕心裂肺的吼叫,顾白看向那堆被吓傻了的孩童,扬起一抹和善的笑容:

“别怕。”

十几个孩童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血污的青年,又看了看后面在潭水中不断挣扎着逃出却又不断被拍回到潭水里的魔修,莫名抖了抖身子。

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哪个更可怕了。

“咦,还有个小妹妹?”

顾白打算领着这群孩子先出去,眼角却瞥到在一群男娃娃中衣着破烂的小姑娘。

小脸上虽然沾着污渍,但丝毫遮掩不住小姑娘精致好看的五官。许是营养不良的缘故,这小姑娘的小脸都没有几分肉,衬得那双茶色琉璃眸更大,也更让人心疼了。

“天杀的魔修,连这种小姑娘都不放过。”

顾白抱起小姑娘,语气里满是心疼。

他忙着招呼其他的孩童一起逃出去,故而也没注意到那个瘦弱的“小姑娘”在被抱起的时候,身子猛地僵硬,一双浅茶色的琉璃眸眸色加深。

石洞外是一片深山老林。

顾白领着一群孩童躲到暂时安全的地方,然后循着记忆从芥子囊中取出传讯符,注入一丝灵力。

传讯符很快亮起,一道焦灼的声音响起:

“大师兄,你现在在哪里?”

顾白简单地把这边的情况告知接应的师弟,然后就在原地等待救援。

几十张加重符,等“火烧赤壁”出来后,估计他也早就请来了救兵。

“你刚刚……用的是什么?”

袖子突然被扯动了一下,顾白低头,发现是自己怀里那个精致好看的小姑娘。

只是小姑娘许是很久没喝水了,声音很是低沉沙哑。

“哦,那是石灰。”

顾白摸了摸鼻子,随意地解释了一下:“石灰遇水放热,那一大堆的足够让那魔修好好喝一壶了。”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老师果然没骗我。”

末了,顾白还颇为感慨地加上这一句。

石灰……?

重生前已经三百岁“高龄”的“小姑娘”默了默,似是没想到那一堆石灰就能轻轻松松地降服那个魔修。

简直浪费了他那一颗低级丹药和扔出去的石头。

不过“书里话”是什么?老师又是什么?

“小姑娘”目光隐晦地瞥了一眼青年心口处的血洞,眸色又加深了许多。

居然这样都没有死吗?

嗤,这人倒是福大命大。

还是说……这人和那楚泽一样,有着逢凶化吉的“天运”?

想及此,他看向顾白的目光带上了寒意。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见小姑娘主动和自己搭话,顾白干脆笑眯眯地开口,甚至还从芥子囊中取出了常备的糕点:

“哥哥这边有好吃的糕糕哦!”

被误认为是小姑娘的沈寂看了眼糕点,扯了扯嘴角。

哥哥?糕糕?

顾白这人伤在脑子上了?

他记忆里的顾白为了那没用的楚泽,对他可是用尽了恶毒的法子。甚至不惜重伤来污蔑他……

沈寂微垂眼睫,眼神幽暗莫测。

见怀里的小姑娘没搭话,反而是周围响起了一片令人难以忽视的咽口水声后,顾白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然后他果断把糕点分了出去,又掏出了水灵灵的果子。

“小妹妹,吃果果吗?”

小姑娘声音那么沙哑,一定是因为渴了!

第3章你别骗我顾铁柱

松诚接到传讯符,匆匆忙忙赶到地点的时候,就看到自家顾师兄顶着一张“血盆大脸”,拿着灵果哄着一个弱小无辜的小姑娘。

松诚:“……”不,这绝对不是他们霁月风光的顾师兄!

偏巧那人看了过来,笑眯眯地招了招手:“松诚师弟,我在这!”

“顾师兄,你这是……”

等松诚走近了,他才发现自家师兄此时身上的伤口看着实在触目心惊,忍不住大怒:“是谁伤的你?!”

顾白抹了一把脸,扭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松诚:

“师弟……”

“我在。”

“你会替师兄报仇的吧?”

松诚犹豫:“对方什么水平?”

“他原本只是一个炼体的魔修!”

一说到这,顾白就无比痛心疾首:“但是这人作弊,吃了不知道从哪来的丹药之后居然将修为提升到了凝元!不过好在我把他困住了!能困一天呢!”

说到后面的时候,顾白声音带上了一丝莫名的自豪。

修魔的炼体相当于修仙的开光。而不巧,顾白前些日子才从筑基到了开光。

闻言,松诚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了。

“师兄……”

“我在。”

“他不过是提升了一个小境界……”松诚努力让自己说出的话更委婉一些,好不伤了大师兄脆弱的小心灵:“前段时间,只有心动的小师弟就单挑胜了金丹的张师兄。”

虽然心动和金丹也只有一个小境界,但是相比较开光和融合相比,那大概就是高考和幼儿园小测试之间的差别了。

顾白理直气壮:“我当然比不上天资聪颖的小师弟了!”

松诚噎了噎,目光落到了一旁脏兮兮的孩童身上,主动转移了话题:“那我们先送这些孩子回去?”

看顾师兄如今这么生龙活虎,想来应该是能支撑到先送孩子回去后再来报仇的吧?

“好。”

顾白点了点头,爽快应下。

两个人很快就把这些被魔修抓走的孩童送回了桐花镇,只是唯有顾白怀里的那个小姑娘,却始终没有找到她的家人。

“你……你的家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松诚总觉得自家大师兄怀里抱着的这个孩子有些诡异。

尤其是那双眼睛,他偶然对上的时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