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南海风云录 > 第1章 没人回应

第1章 没人回应

《南海风云录》全集

作者:萨瓦斯托波尔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不成功的人生

2013年4月份的一个夜晚,中国黄海海域,威海港东部海面300海里的海面上,一条远洋渔船正开着夜航灯埋头向东急驶。这条船没有舷号,也没挂任何国家旗帜,明白人一看,就能猜个大概:这条船有问题。

其实问题不在船上,问题是船上的人。船上一共12个人,个头最高的就是本书的主角----刘向阳,běijīng人,39岁。这是他头一次跟船跑货,目的地是朝鲜的港口,南浦港。

刘向阳是土生土长的běijīng人,39岁,已婚。他的童年是快乐的,一直到初中成绩都很好,不过上了高中以后父母就开始吵架,继而闹起了离婚。刘向阳随了父亲,搬离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学校也换成了新的,结果成绩就一落千丈,大学也就别指望了。

高中毕业以后,早恋的女友(在刘向阳生活的那个年代,高中也算早恋)的父亲帮他找了一个工作,在一家商业公司当库管。头半年,刘向阳的表现很好,新的环境让他很兴奋,同事们大多都是40多岁的老职工,都把他当家里孩子一样照顾。可是拿了几个月的工资,刘向阳的兴奋劲就没了。一个月90多块钱的工资,和女朋友出去几次就光了,虽然当时还没有汽车手机的诱惑,但是没钱花总是很难受,于是,在一个经常来提货的外单位业务员的提醒下,刘向阳伸出了罪恶的手—开假出库票,伙同那个业务员黑了单位几笔货。

随后的结局是很没创意的,拿着到手的钞票,带着女友满běijīng大商场、电影院、游乐园里可劲造(其实那个时代也没啥可造的,娱乐项目不多)。然后就是事发东窗,锒铛入狱,被判了一年半。

经过了一年半的牢狱生活,刘向阳变了,xìng格虽然还是很散漫,不过做事沉稳了很多,对社会,对人生也领悟了很多。他开始四处找工作,准备踏踏实实的做人。愿望是美好的,不过现实是残酷的。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理解当时服刑释放人员的难处:基本没有适合的工作给你干。经过无数次的碰壁,刘向阳知道想找个正经工作是别想了,不过他没有气馁,也没有绝望,他决定经商。

拿着从亲戚家借来的几万块钱,刘向阳先是开了个美容美发店,头两年效益还不错,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很多南方沿海城市的人都来běijīng淘金了。这些南方人思想新、经营理念新、手艺和款式也新,刘向阳竞争不过那些更jīng明的老板们,结果收入rì下,不得不关门大吉。

1998年夏天,手里拿着这几年开店攒下的家当一共不到10万,刘向阳凭借着当时的一个爱好(玩电脑游戏),开了一家只有10台电脑的网吧(在当时不叫网吧,叫电脑屋)。由于网吧是个新生事物,当时běijīng只有1家,在首都体育馆的东墙外,好像叫啥“瀛海威”的,是一个很有名的接入商开的,真正的商业网吧,还没有出现。

刚开业的时候,网吧里座无虚席,不管是好奇来尝试的,还是电脑爱好者来真正娱乐的,反正是只要你开业,就是人满为患,而且价格很高:10元/小时。

好rì子没过几年,随着2002年著名的蓝极速网吧纵火案来临,网吧遭到当头一棒,全部停业整顿。

一直在家晃荡了1年多,终于迎来了网吧可以申请开业的好消息。刘向阳同志小跑着来到主管部门一问,傻眼了,新的网吧申请可以,但是需要80台机器以上,营业面积200平米以上,注册资金50万元的企业。老刘非常麻利的一阵心算:开个网吧至少要100万打底。找了个有门路的朋友合计了一下,开!100万也开!咱就是好这一口,还能挣钱,为啥不开!

于是,两个人东拼西凑弄了百十万,托关系,走门路弄到合适的房子,终于又把网吧开起来了。不过这次网吧开业刘向阳压力很大,不光借债了10多万,光是这个房租、光缆租用费、人员工资、电费等rì常成本就不少啊,而且网吧管理越来越严格,开始是不能进入未成年人,后来是查身份证,再后来就是禁烟。。。。。。

就这样,虽说有压力,刘向阳还是很平稳的过了9年,借款也还清了,网吧也不挣钱了,看着陪着自己度过青chūn年华的企业,关门大吉,刘向阳心里很无助,自己以后干点啥呢?

就在这个当口,一个网吧的老顾客给刘同志出了一个主意。这个老顾客姓孙,叫孙广福,青岛人,经常在běijīng办事,就住网吧对面的酒店里,基本天天来网吧玩游戏,和刘向阳很熟。他告诉刘向阳他做的买卖就是往朝鲜“送货”,当然不是他自己送,他也有个小组织,背后关系很硬。如果老刘有兴趣,可以出钱弄一批货,算入股了。

刘向阳当时没当回事,回家一待就是半年多,经济是越来越不景气,各种小买卖越来越难做,自己手里这点钱如果盲目投进去估计连水花也看不到。可是不投吧,总得干点啥啊,除了挣饭吃以外,天天在家里待着也挺难受的。有一天老刘换了个新手机,整理通讯录的时候,突然看到孙广福的电话,又想起当初他和自己说的那个“买卖”,不禁有点心动。

心动不如行动,琢磨了几天,老刘忍不住电了孙广福一下,结果得到确切的承诺:买卖还在做,而且做的还不错,要入股赶紧,要不是一起在网吧混了好几年,根本就不带你玩!刘向阳一咬牙,一跺脚,取出10万块钱就连人带钱一起到了威海。

第二章走私走到了大清朝

孙广福在威海招待了几天老刘,然后就带着刘向阳坐车坐船来到威海附近的一个小镇子里,半夜就从码头上了一条小船,开了小半宿在海面上又上了一条大船,这个大船就是现在这条远洋渔船。

虽然和孙广福很熟,但是头一次干这个老刘心里也没底,一路上啥都问,但是得到的消息不多,大概就是船咋来的别问、到地方找谁别问、自己那10万块钱别。。。这个可以问,那个钱都买货了,再问具体买了啥货?孙广福臭屁着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纸盒递给刘向阳。

“复方新诺明!都给我买药了?”刘向阳看着这个眼熟的名字问道。

“嗯,那边缺衣少药啊,我一共弄了4000箱,450块钱一箱,到地方刨去各种费用,你能赚个5倍以上。”孙广福小声说着。

“我靠。。。。。。”刘向阳一大串疑问都憋回肚子里了,本来想问是不是很危险,但是又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如果危险这个孙广福也跑不掉;他们一起把自己干掉?这个问题也不太靠谱,上船的时候孙广福带着他看了看底下的货舱,都塞的满满的,自己那点钱货,基本算不上什么。把几个问题都想明白以后,刘向阳也把心放下来一半,毕竟钱还没拿到手,人也没回到安全的地方,心里还是有点悬悬的。

“别乱想,我刚开始干这个也紧张,多跑几次就没事了。”孙广福很是理解人,拿出烟来抽上,又递给老刘一根。

“唉,贼船都上了,我紧张也是瞎紧张,咱们还多久能到?”刘向阳点上烟,无奈的说。

“大概还得3、4个小时吧,现在天太黑,不能开太快,来,一起喝点去,喝着喝着就到地方了。”孙广福边说边拉着刘向阳往驾驶舱走。

1个小时以后,刘向阳被抬着送回了舱房,头一次还海上喝酒,一圈下来就醉了,剩下的11个人还聚在驾驶舱里,高谈阔论,畅想未来。

写到这里,就该意外穿越了,可是选哪种合适呢?选个最简单的吧,不用交代前因后果,因为谁也不知道前因后果,那就是不明飞行物。比如天空中乌云翻滚,好像有个很大的物体慢慢向着海面降落,位置正好在这条渔船的上空,等等等等。。。。。。

“老孙。。。老孙。。。”刘向阳皱着眉头,在舱口大声喊着。

“。。。。。。”

没人回应,船甲板上空无一人。刘向阳揉着太阳穴来到驾驶舱,推开舱门,里面除了那张昨晚喝酒的小桌和桌上各种残羹剩饭以外,也是空无一人。

“老孙。。。。。。”

刘向阳完全醒了,边喊边冲向客舱口,挨个房间查看着,都没人,不过随身物品啥的都在。然后又打开甲板上的货舱口,向里喊着,可是除了海浪拍打船舷的声音以外,没有任何回答。

“我。。。这算怎么回事啊。。。”刘向阳基本把整个船都跑遍了,连底舱的柴油机房都去了,结果仍旧空无一人。但是货舱里的货物还像上船时候一样,整整齐齐的码放着,老刘特意下去打开了一个包装,里面是几十箱的“zhōngnánhǎi”香烟。货物都在,人没了?老刘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原因。

坐在驾驶台上,刘向阳一边吃着昨晚剩下的酒菜,一边看着手中的书,书上写着几个大字:73M远洋鱿鱼钓船cāo作手册(上)。其实不是刘向阳同志神经粗大,在这种异常情况下也能不忘记学习,而是在确定船上真的没人,而且船是停止状态,他想看看能不能把船发动起来,或者看看GPS啥的,好确定自己在那里,能不能先开回港口或者呼叫一下救援,反正不能待在海上等死吧。

按照说明书上的文字和图示,刘向阳基本看明白了驾驶台上的大部分仪器,试着cāo作着海事电台呼救,结果是嗓子都喊哑了,回音一个没有,连杂音都很少。放下麦克风,又试着发动了下,结果还真启动了,感觉着脚下传来的轻微机器震动,刘向阳颤颤巍巍的cāo作着舵轮控制着渔船跑了几分钟,然后果断的熄火停船,因为他分辨不出方位来,没有参照物,大海上你不知道是不是开的是直线,老刘觉得最好还是停着等救援吧,反正食物和淡水也不缺,总比乱跑安全的多,弄不好再和别的船撞上就真OVER了。

既然不能开船,那就找点别的事情做,刘向阳拿起驾驶台上的一架望远镜,站在驾驶室里装模作样的四处瞭望起来。

“嗯?。。。。。。好像有东西啊。”刘向阳举着望远镜原地转圈的身体猛然刹住,又往回转了转,终于定住了。

“我靠啊,好像是人啊,海里有人啊!!!看来哥们还不是最倒霉啊。救不救呢?得救!不光是造几级浮屠的问题啊,这是戴罪立功啊,说不定能把我走私的事情给免了呢。”刘向阳边调整望远镜的分辨率打算看的更清楚些,一边在心里琢磨着。

望远镜里确实看到有2、3个人好像搭在一块木头类的漂浮物边,随着海浪时起时落,具体模样看不清楚,只能看到是人脑袋。

既然决定救人,就要采取行动,本来刘向阳是打算像电影里一样弄条小船开过去,但是满船也没找到救生艇在那里,最后不得不又发动了主机,颤颤巍巍的慢慢开了过去。

为了怕靠太近把救人变成杀人,刘向阳来来回回的控制着渔船,在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子以后,终于有些熟练的把渔船停在十几米开外,由于有浪涌和船身高度问题的困扰,再近就看不见人了。

关上主机,下了锚,刘向阳脱掉外衣只剩短裤,穿上救生衣,又把鱿鱼钓机上的细钢丝绳和2件救生衣绑在腰上,爬下船舷向水中的人游去。

随着距离的接近,水中的人刘向阳看清楚了,是2人拔扶在一块大木头上,全身都在水里,只有胸部以上露出水面。木头黑漆漆的看不清是啥模样,不过在露出水面的木头上还放着一个小篮子,看模样和养狗买的那种狗窝差不多。

“千万别死啊。。。千万别死。。。”刘向阳心里打着鼓,奋力游到离自己近的人身边,伸手抓住木头,把自己压在木头上。估计是感觉到木头有些倾斜,离自己近的这个人醒了过来,慢慢的抬起头,然后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和一双湛蓝碧绿的眼珠就展现在刘向阳眼前。

“救。。。救命。。。救救我儿子。”一口流利而嘶哑的英语从大胡子嘴里窜了出来。

“我曰啊。。。还救了个国际友人啊。。。”刘向阳一愣。

“别乱动,你儿子和你我都救,给你,先把这个穿上。”刘向阳中学的英语成绩就不错,这些年开网吧也玩了不少国外的游戏,最主要的是网吧里有2个英国留学生会员,经常在一起玩游戏,混了好几年网游,互相之间的语言都学了个通透。

“先生,请先救我儿子。。。先救我儿子。。。”大胡子一边艰难的穿着救生衣,一边固执的用嘶哑的嗓音恳求,还用手指着那个狗窝。

“这是你儿子?”刘向阳听他喊了好几声,才明白过来,原来那个不是狗窝,是个摇篮,里面如果是他儿子的话,估计是个婴儿啊。

“三少爷。。。三少爷。。。你还活着?”就在刘向阳准备去解绑在摇篮上的绳子的时候,木头对面那个人也醒了,而且情绪很激动,一边不停的用中文喊着,一边手忙脚乱的解自己身上的绳子。他这么一折腾,木头有点失去了平衡,差点翻个。

“别乱动啊!在折腾就翻啦!!!急什么!先等等,这个你先穿上,不管会不会游泳,都跟着我。”刘向阳赶紧稳住木头,边喊边把剩下的一件救生衣隔着木头扔给对面的人。就在扔救生衣的瞬间,老刘不由的打了个激灵,对面那个人大概有40多岁,脸挺黑,额头幽青,好像是剃过头,前半截没头发,后半截都向后梳着,脖子上还缠着一条大辫子。

第三章救了个国际友人

“这个老外穿着一身军服,那个中国人一身清朝打扮,难道哥们救了2个演员?这个外国演员看着有点像罗素.克劳啊,就是脸瘦了点,那个中国人像谁呢?”刘向阳一边解下摇篮顶在头上往渔船边上游,一边暗自琢磨着,不时回头看看跟着自己游的那个外国大胡子。

3个人一个摇篮,经过奋斗,终于安全的回到了渔船的甲板上,4月份的黄海还是很冷的,刘向阳连拖带拽把2个大人一个摇篮弄到了驾驶舱里,已经冻得浑身发硬。

大胡子老外一进屋,就躺倒在地板上不动了,那个清朝辫子男也冻得不善,不过好像还挺jīng神,不时的盯着刘向阳的屁股左看右看。刘向阳开始没留意,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又弄了一壶热茶,喝了几口才发现这个辫子男在看自己的屁股,不由有点奇怪,难道人都快死了,也挡不住基情四shè吗?

“冷不冷,喝口热茶暖暖吧,把衣服脱了,一会我给你找件干的换上。你帮我看看,他没事吧,我是没劲了,缓缓再给你们弄点吃的。”刘向阳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刚才那几十米海泳和攀爬已经超出自身体能了。

“三。。。三少爷,大卫先生好像是昏过去了,他已经1天没吃东西了,他的东西都喂他儿子了。”辫子男蹲在老外身边,摸了摸脉搏,回答着。

“三少爷?”刘向阳有点纳闷这个称呼,不过老外昏过去了,也就没顾上问这个,赶紧强打jīng神,和辫子男一起,连拖带拽的把老外弄到了后面舱房里,脱光了湿衣服给扔到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又解开摇篮上覆盖着的一堆破地毯,发现里面是个婴儿,看模样1岁多吧,正瞪着2个大绿眼珠子看自己呢。

“看个毛啊,老子还得给你弄吃的,累死你爷爷我啦。”刘向阳嘟囔着跑到厨房,找出一罐nǎi粉,浓浓的冲了一大碗,放一边凉着,又弄了几包方便面,连煮都不煮,放锅里泡上热水,盖上盖子,就当午饭吧。

渔船的驾驶舱里,刘向阳坐在椅子上,看着小桌边的辫子男又把第二锅方便面消灭个干干净净,两锅方便面,一共12袋,自己就吃了2袋,剩下的都进了辫子男的肚子。驾驶台上还放着摇篮,里面那个大胡子的儿子也喝完了一大碗牛nǎi,睡着了。

“我说,这位。。。大哥,你们是拍啥片子的,怎么弄成这样了。”刘向阳看着辫子男喝完最后一口汤,才问道。

“三。。。三少爷,我是大贵啊,您不认识我啦?”辫子男听到刘向阳说话,赶紧站了起来,半弯腰的说道。

“三少爷?你是叫我?我真不认识您啊?”刘向阳这才意识到刚才这个辫子男一直是在叫自己三少爷,而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