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春风多几度 > 第1章 他们面试的椅子都是一样一个颜色

第1章 他们面试的椅子都是一样一个颜色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春风多几度》

作者:艾小图

文案一:

和杜霄分手后,许荧一直奉行着“最佳前任”的行为守则:不纠缠,不打扰,不联系。

这天,她一不小心拨通了杜霄的电话,没想到他居然秒接了。

看着屏幕上通话时长逐渐增加。

许荧急中生智,捏着鼻子说:无抵押贷款,有需要吗?

电话那端沉默片刻,杜霄低醇的音色从听筒里传来:回来吧,许荧。

文案二

说起玩具圈的“潮玩猎手”杜霄,大家对他的评价大多是不苟言笑,杀伐果决,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但他却和前女友复合了。

别人问他:这位前女友有什么过人之处,让你打破了自己一贯的原则?

杜霄浅浅一笑:我的原则,是对她以外的人。

时光里山南水北,你我间人山人海。

分手多年后再次重遇的俗气故事。

作者是土狗,爱写爱看。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荧杜霄┃配角:张术叶南希萧露苏一舟┃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给你明目张胆的偏爱

立意:找回最初的自己

第1章春风1

其实许荧最近比较忙,一连投了几份简历,面试不断。但是她想想,还是得把眼下这个麻烦给解决掉。

许荧这个男同学一直在追她,已经有几个月了。

萧露评价此男说道:“这个男的还是很不错的,在市政单位工作,名牌大学毕业,又会考试,手上一把证书,是那种很上进的男的。虽然形象差了一点,个头稍微浓缩一点,但是过日子嘛,还是要找踏实一点,难道还真的期待霸道总裁爱上你的剧情啊?”

此男的工作每天都要跑工地,许荧也是可以理解男人都粗糙些,不注意防晒。但是看着眼前这个黑得好像跨越了人种的男人,许荧还是大为震惊。再多瞅一眼他寸草不生的头顶,许荧忍不住鄙视自己,果然不是个踏实过日子的人。

两人约在商场的连锁餐厅里,菜品也不算很贵,此男精打细算点了两个菜,刚好凑到金额,多送了一个凉拌菜,好像捡到了大便宜。

许荧想了想说:“今天我请。”

此男听许荧这么说,很果断地又加了一盆口味虾。

此男的骚操作也不差这一两个,许荧已经习惯。她也没怎么吃,喝了口水,开始酝酿语言。

“这半年,你一直跟我发微信,虽然聊天不多,但是彼此也有一些了解了。我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

此男听到许荧这么说,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想跟你说这个事情了。”

“嗯?“许荧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说呢,接触了这半年,我发现我也不喜欢你,你现在实在太平凡了,工作、家庭都不突出,个人能力对我也没什么帮助,也就是外貌还能吸引我,但是我还是想找个和我有精神共鸣的女孩。”

男人遗憾地看了许荧一眼:“你学生时代太突出了,我当时死都追不上,后来加了你,也就是想圆个梦。怎么说呢,接触以后,倒也不执着了。你是个好姑娘,你会遇到适合你的男人。”

“……”

也是没想到,许荧好人卡还攥在手里,别人已经直接冲着她的脸甩了一张。

真是离离原上谱。

令人无言以对。

虽然解决麻烦的过程和许荧想的有点不一样,但总算是解决了一桩心事。

许荧背着包在空调开得很足的商圈里走着,正准备坐扶梯下楼,就接到了萧露的电话。

“怎么样?拒绝别人了吗?”

许荧觉得有些丢人,但还是如实告知:“我准备的那些委婉拒绝都没用上,别人把我给拒了。”

“啊哈?他长那么难看,还把你拒了?”

许荧想了想说:“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工作不错会考证很上进的男的没有容貌焦虑,别人的眼光那是相当的高。”

“擦,真无语,还能这样。”萧露问:“那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现在就回来了。”

许荧转了个弯,踏上自动扶梯,不一会儿就下到一楼。

正要离开时,突然听到身后突然传来工作人员一声大喊:“不要挤!箱子要倒了!!”

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商场里还有回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许荧循声回头,一眼就看到扶梯那边一片混乱,好像装满玻璃珠的瓶子倒了,里面五颜六色的玻璃珠倾泻而出,毫无章法。

人群堆积在上扶梯处,都没有再往上走。

一对带着孩子的夫妻,因为一时不察,弄倒了手上的行李箱,滑落了几层阶梯,父母慌张,下意识去追行李箱,导致年纪小的孩子失去支撑,眼看着就要摔倒。

众人惊呼,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好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孩子被人一把抓住了。

扶梯上前后都是人,影影绰绰,视线掠过别人的肩头,许荧一眼就看到那一抹高出周围人半头的身影。

仿佛是光的来处,让人不自觉就将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淡然站定,模样熟悉又陌生,气质出尘,好像不是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人。他穿着得体的西装,头发梳到脑后,看上清贵雅然,精致的五官如同画报上的人,勾动人心。

许荧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朦胧未醒。

扶梯上出现了一片没人的阶梯,孩子太小了,和父母中间隔了好几米,十分不安,眼看着就要哭了。

只见那人缓缓蹲下/身,高挑的个头蹲下后,一双长腿曲着都有小女孩身高的高度。那画面看上去又奇特又温馨。他对于周围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专注凝视着面前的小姑娘,他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瓜,温柔将她护在胸怀的范围里。

商场里的灯光好像一层薄如蝉翼的纱,笼罩在他身上。

他眼眸雾沉沉的,萧疏而藏锋,脸上好像看不出任何情绪和欲望,不疾不徐,沉着又冷静。他没有说话,只是一下一下拍着小姑娘的后背,安抚着她。

扶梯下来,那对夫妻马上拥紧了自己的孩子。

那对夫妻对他道谢,他只是抬起眼皮,淡淡“嗯”了一声。

他刚一离开人群,几个男的立刻将他围了起来。

“杜总!马上就要开始了,这边请。”

杜霄和那群人迈着步子,从许荧身边匆匆而过,许荧下意识转了个身,将自己藏匿在大柱子之后。

好像电影的慢镜头,分手四年,两人再次重逢,然后擦身而过。

许荧远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呆怔了片刻才离开。

*****

回到家,萧露已经点好了外卖,等着许荧一起吃。

说起那个没有容貌焦虑的男人,萧露也是下头极了:“原来长得丑的也这么自信,那还是找好看的吧。想想张术就不错。”

张术是许荧的发小,萧露只要说张术,就会收获许荧的白眼。

“不要总是拿张术开玩笑,不然我们处起来尴尬。”

“他都守你这么多年了,不是对你有意思,我原地跳楼。”

“他从来就没说过喜欢我!你原地跳楼吧!”

“嘁,他这点确实不好,瞻前顾后,不表白,早晚你得是别人的。”

许荧无语:“他是真的不喜欢我,爱信不信。”

“算了算了,继续做梦吧,万一真有霸道总裁爱上你呢?”

许荧笑笑说:“哪有这种男的。”想到杜霄,许荧开玩笑说:“和我分手了,倒是说不定会成为霸总。“

“那倒也是不错,福女人设了。”

“这福气不要也罢!”

“哈哈哈哈!”

两人正在聊得嗨,许荧接到了一个电话。D.S通知她,星火计划的申请通过,下周一面试。

D.S是一家原创潮流IP孵化公司,除了孵化有力量的潮玩IP,还和各种商圈合作,以潮玩IP为载体,为商圈打造潮流空间和新地标,推动Z世代精神消费。D.S这几年横空出世,很少招人,这次推出的星火计划是培养原创IP设计师的,机会难得,大家都挤破头。

挂断电话,许荧兴奋极了。

“太棒了!星火计划要我去面试。”许荧越想越高兴:“还要什么男人?男人影响我挥刀的速度。搞事业才是最香的!”

……

****

这还是许荧第一次来到D.S,虽然一直有耳闻D.S规模扩张的很快,但是真的看到,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安城新区最大的创意园区内,一栋四层小楼,从外观到内部都和周围的建筑风格不同,彰显著个性。整个公司都充满了现代的设计感,各种玩具和文创IP周边用既冲突又和谐的设计手法组合,审美非常前卫,他们没有为了商务氛围掩饰年轻人的血液。

他们面试的椅子都是一样一个颜色,很有工造设计的美感。这是一个让设计师感到很舒适的地方。

面试官苏一舟是她最喜欢的潮玩阳光天使的IP原著作者和设计师。一场面试还能和偶像见面,许荧觉得实在是太值得了。

面试结束,许荧开始了对D.S的迷之向往。

许荧上了个厕所,被里面到处都是的镜子整懵了,出了厕所的门后,走了一段才发现,这似乎不是方才她进去的方向。

许荧往前走了一段,走到尽头,发现还有一部电梯,许荧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回家了。

公司大了,要是走错地方可真是尴尬。

许荧将电梯按了下来。

“叮——”一声,电梯门开。

这部电梯和许荧来时坐得那一部看着有些不一样,玫瑰金的镜面金属墙看上去高端上档次,走进去,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电梯里的空调温度也很舒适。

就在门要关闭的一刻,许荧听到一阵脚步声,一步一步踏过来。

好像踩在雪地里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格外的清晰,好像就在眼前似的。

来人按住了电梯门。

电梯门再次打开。

许荧下意识抬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

许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杜霄。他一身黑衬衫,也没有戴工牌,许荧吃不准他是D.S的人,还是来合作,还是和她一样,是来面试的。

他站在电梯门外,用一双清冷的黑眸注视着她,表情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四目相投时,两人被一种微妙的氛围包裹。沉默好像冬日的风,凛冽又夹裹着刺骨的寒意,在两人周身蔓延开来。

许荧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一步,靠近电梯墙壁。杜霄淡淡一瞥,提起长腿,从容地进入了电梯,站到了另一边。

许荧不敢看杜霄,只是余光看到他背脊挺直,高挑挺拔。

杜霄的手指随意拨弄着胸前的领带,慵懒的声线低沉,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蕴意。

“好久不见。”

“呵,是挺久了。”

许荧尴尬极了,干笑着往角落里又挪了一步,一时窘迫,手上的书本纸张积压变形,倏然脱手,都掉到了地上,发出噼里啪啦地声音。

“不好意思。”

说着,许荧赶紧低头去捡。

许荧慌忙地收着地上散落的书本和纸张,余光发现杜霄也低下/身来。

他修长而白皙的手指,触到地上那张写着许荧名字和编号的面试牌,手上微顿,片刻后轻轻拾起。

他居高临下,递上许荧的面试牌。

“谢谢。”许荧双手抬起,准备去接。

却不想,杜霄却将面试牌往回收了一下。

杜霄语气淡淡的:“你不知道,这是我的公司?”

杜霄泛着血色的嘴唇上有一丝笑意,给人若有似无的压迫感,眉眼微敛,清冷中的眸子里迸射着几分讽意。

他把玩着手上许荧的面试牌,有一下没一下,不紧不慢地。半晌,他用面试牌撩起许荧披散在肩头的头发。

许荧感觉到微凉的塑料压膜刮过耳廓,有种奇怪的过电之感。

他漫不经心地问:

“许荧,你怎么还敢来招惹我?”

作者有话说:

麻烦我亲爱的读者当一个新文从头开始读了。

所以标题是春风+数字的都是重写完毕的。

感谢大家。

*****

接档文【隔夜玫瑰】怀旧年代文,欢迎收藏点击作者名字进专栏收藏。

文案:

1976年生的沈月君,从小到大读的都是铁路子弟学校,认识的每个人都与铁路有关。

她的人生就像铁轨上的列车,必须遵循着轨道行驶,一旦脱轨,就是事故。

她人生的三次“事故”都和徐行之有关。

第一次是和徐行之相恋,第二次是和徐行之结婚,第三次是和徐行之离婚。

三次“事故”,组成了一个“故事”。

有人说爱是玫瑰,沈月君却觉得,爱是隔夜的玫瑰,不新鲜了,却舍不得扔。

和初恋结婚的人,后来过得好吗?

90年代写起,从18岁写到38岁。

PS:HE。

第2章春风2

杜霄冷冷一笑,将面试牌放回许荧手中。脸上那点笑意慢冷,如刀刃的眼神在许荧身上徘徊,渗着不加掩饰的嘲弄。

“你可真行。”

电梯门开,杜霄冷嗤一声就离开了。

他走后,许荧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出了一身薄汗。捏着他还给她的面试牌,她的心情复杂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许荧都在百度,发现D.S对外的信息虽然不多,但是还是能从一些零星的合作新闻上,看到杜霄的名字。

D.S的发言人一直是苏一舟,许荧这才会忽略了背后还有一个合伙人。

怎么会那么巧呢?

许荧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这该死的运气。

分手四年,许荧一直奉行着“最佳前任”的行为守则:不纠缠、不打扰、不联系。所以两人分手以后,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这也是当初他们分开的约定。

还记得那一年,安城遭遇了五十年难遇的雪灾,连下了十几天的雪,雪彻底改变了人们眼前的城市,雪覆盖了往日喧嚣,让市景变得静谧孤寂。

温度陡降,风吹在脸上都是针扎之感。

热烈的爱情,好像可以对抗冰天雪地的寒冷。路上的雪被踩过一轮又一轮,已经压实了。

两人都走得很慢。

白茫茫的夜晚,只有风在冬寒里喘息。杜霄见许荧忘了戴手套,将自己的手套脱下来,强行给许荧戴上,然后傻兮兮地牵着许荧的手。

爱人的手是暖的,好像可以抵抗所有的寒冷。

许荧忍不住问杜霄:“你对我这么好,万一我们以后分手了,你怎么办?”

杜霄脸上是冷傲又笃定的表情:“我不会跟你分手。”

许荧却是较真了:“那万一是我要分手呢?”

“那就永远别来招惹我。”

……

许荧至今都记得杜霄说这句话的表情,认真又郑重。

杜霄那样骄傲到骨子里的人,怎么会容得下许荧磋磨?

看来星火计划是肯定没戏了。

许荧叹息:果然是不能搞男人,真的会影响挥刀的速度。

****

回到家,萧露本来给许荧准备了庆祝的小酒,见她垂头丧气。

放下酒瓶,走到许荧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面试不顺利?被刷了?”

许荧拖着疲惫的身体坐下,拿水壶到了一杯冷水,一股脑儿喝下。

“说了你都不相信,我前男友居然在D.S。”

“……哈?”萧露用了一点时间去消化这个消息:“你前男友是D.S的HR?”

“再大一点。”

“经理?”

“再大一点。”

萧露皱眉:“总不能是老总吧?”

许荧绝望表示:“就是。”

萧露瞪大了眼睛,片刻后,很认真地说:“乖,听我的话,这么优质的前男友,腿毛舔秃噜了,也得给舔回来。”

许荧摇头:“当初分手得罪得死死的,没了没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看看要不去报名一下创投节目,或者看看第一潮玩和sunshine家还有没有机会。我能等‘趣玩’等不了,每个月两万多的利息,本金一分没还。再找不到路子,‘趣玩’的厂房就要被银行收走了。”许荧叹息:“我妈现在就打着让我卖身张术的主意,就差让我去勾引张术了。”

萧露认真想了想说:“身边有这种优质人口就不错了,我谈来谈去,也就是社畜联盟。什么时候